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四十一章 棋局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一章 棋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暗黑双骑尸的话语里带了一丝丝嘲讽意味。

    齐玄策闻言咧开了嘴,掸了掸衣袖,“因为我在考虑,是不是等你们聚齐了再一块杀。”

    这是他的真心话。

    以目前四大血兽的能力,短时间内,压箱底的招数只可能使出一次。

    齐玄策现在的为难之处在于,仅仅杀死一半暗黑双骑尸有些浪费,而真放它去第七层与另一半暗黑双骑尸汇合,又有溢出格杀能力的风险。

    别忘了,第七层还有鬼怒川的本体。

    齐玄策可是存了连这位神神秘秘的中阶地狱亚种一块收拾了的心思。

    “那大人可考虑好了?”

    长长的漆墨枪杆横亘于空中,暗黑双骑尸拙扑的坚硬脸庞又变得刻板起来。

    齐玄策飞快在心中权衡,赤目中血气吞吐不定,忽然展颜一笑,身形消失,再出现时,已至神殿幽暗大门之内。

    这次藏地之行,涉及到的地狱亚种层次之高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但齐玄策亦丝毫不惧,猎魔人本就是刀尖上跳舞的行当,从来没有百分百安全一说。

    既然如此,索性不如放开手脚,让暗黑双骑尸与鬼怒川聚拢在一块,争取毕其功于一役!

    后面的暗黑双骑尸看不到齐玄策脸上的狰狞,这位新晋平匠巷主人俊秀的脸庞上自有一股疯狂。

    齐玄策这样做,面对未知的地狱塔第七层,很大概率上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他收拾了别人;

    第二别人收拾了他;

    但是——湿婆圣地舍得死人,平匠巷圣地难道就惜命?

    齐玄策敢肆无忌惮的蹂躏鬼怒川分身,那是他同样做好了被别人蹂躏甚至虐杀的准备。

    正如以前向老头笑言的那样,他喜欢这样的生活,刺激,而真正的刺激,从来都不是碾压,而是在生死中砥砺前行!

    巨大的神殿内宽广无比,却破败不堪,遍布灰尘不说,连几尊不知名的高大神像亦完全倾塌。

    穹顶之下,

    白骨骷髅长梯散发着惨白的荧光,青石铺就的地面,胡乱倒着两具镣铐救赎者死尸。

    “大人何必驻足。”

    暗黑双骑尸缓缓进入神殿,话里那意思,好像是请齐玄策先行。

    齐玄策偏头揶了它一眼,嘀咕一声话唠,身形忽然直拔,如一抹流星,直入穹顶白骨长梯尽头!

    合体之后,当是连爬也懒得爬了。

    不过很快,

    齐玄策就无比庆幸这个决定。

    因为这通往第七层的白骨长梯竟异常的长,掠出穹顶,却见白骨长梯依旧高高延直淡紫色夜空。

    “呵!”

    轻笑一声,齐玄策双臂一震,快似流星的身影又陡然增速,身后拖曳出一道赤芒。

    一直飚射半柱香左右,

    此时,

    满天星河已如清梦一般,点缀淡紫夜空,不像是身在地狱之物中,反而令人生出一种逸仙之感。

    然后毫无预兆!

    仿佛是穿透一种无形的膜,无边压力陡然从四面八方袭来。

    高高虚空中,齐玄策身形一滞,下一秒,浑身血气缭绕成巨兽模样,仰天巨吼,一股震荡远远将压力迫开!

    “轰~~~”

    星河清梦皆不见,白骨长梯亦无踪。

    一紧一松之间,齐玄策惊讶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平匠巷!

    一幢破烂两层小楼歪歪斜斜立着,

    熟悉的街道空无一人,

    台阶下也没有那个喜好晒太阳的熟悉身影,

    但这里,的确是平匠巷。

    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包括空气里那股熟悉的味道,都在证明一个诡异的事实。

    所谓的地狱塔第七层,竟然是平匠巷。

    “搞什么鬼东西?”

    齐玄策皱起了眉头,他当然不相信眼前这幢二层小楼真的是自己的家,但是,邪恶的地狱塔竟将第七层设置成平匠巷模样,这是示威还是有其他深意?

    冷笑一声,齐玄策直接踏上熟悉至极的台阶,迈入了大门。

    若是其他深意他就冷眼静观,若是示威……那就直接打出狗脑子来!

    而在齐玄策踏入的瞬间,浑身死气的暗黑双骑尸亦突然降临。

    一层依旧是根根老朽圆木支撑着楼梯,仔细瞧了瞧,连圆木上的裂痕都一模一样。

    左侧的楼梯还是那么破旧,踩上去吱呀作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一级级拾阶而上,齐玄策血红的狭长眸子一直盯着二楼转角处。

    无人出现,

    但他却听到了颗颗棋盘落子声。

    有人在下棋?

    老头子没有这个爱好,实际上,除了去发廊会会阿红之外,他没有任何爱好,他像极了那些落叶归根的老人,整日整日坐在门前晒太阳。

    十余阶楼梯很快,快到齐玄策还没从关于老头的回忆中醒过来,便已站上二楼拐角,自然也看到了下棋之人。

    巧!

    棋盘左右这俩人,他认识一对。

    对弈的是鬼怒川和没有坐骑的暗黑双骑尸。

    鬼怒川占据了老头的藤椅,暗黑双骑尸则坐着齐玄策的单人沙发。

    棋盘一旁香茗袅袅,二人看起来正杀的难分难解,齐玄策一路吱吱呀呀上来,却是谁也没抬头看上一眼。

    “你俩这逼,装的真是清新脱俗。”

    在熟悉的家里遭遇冷落,自然不用指望齐玄策会有多么友好的语气,他也从来不是一个素质青年。

    正二指夹黑子的鬼怒川闻言,往藤椅上靠了靠,终于看向了齐玄策。

    依旧是一张帅气成熟面容,半长的灰发犹显沧桑,一指四方竹凳,温和道:“来了,坐。”

    只一眼,齐玄策就能确定眼前此人必定是鬼怒川本人无疑。

    因为虽面容相同,这位鬼怒川身上却流露出一种独特气息。

    不是实力多么强横,也非人形地狱亚种的邪魅。

    而是一种孤寂,

    发自骨子里的,历经沧海桑田的孤寂。

    就好像这个人,已经历经无数年的人世变迁,目睹了太多世态炎凉,最后,只剩下烟花过后的一地寂寥。

    齐玄策没动地方,狭长眸子仔细审视了鬼怒川,又转向认真思考棋局的暗黑双骑尸。

    两个暗黑双骑尸一模一样,同样是坚硬的脸庞,区别则在于,下棋的这位身上丝毫不见地狱亚种气息。

    没错,

    中阶地狱亚种排名第一的暗黑双骑尸,身上流露的反而是普通人气质。

    仿佛,

    他才是真正的藏地酒馆老板。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