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三十三章 黑暗,即遮住了光明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三章 黑暗,即遮住了光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齐玄策的声音很平和,手掌异常温暖,刀尖指指点点,仿佛是悉心教授美术的老师。

    在这之前,胖大姐的内心一直被仇恨占据。

    但此时此刻,

    看着身畔的齐玄策,恍惚间,她生出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

    仿佛在这年轻人和善笑容的背后,是一条暂时收起獠牙的冰冷毒蛇,更是将镰刀藏到背后的暗夜死神。

    胖大姐忽然觉得心底泛起一阵寒冷,心头升起有一种与地狱为伴的错觉。

    “我脸上有花吗?”

    齐玄策微微笑着,狭长的眸子里蕴含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胖大姐愣了愣,快速回过神,咽了口唾沫,强迫自己将精神集中在手中的匕首之上。

    好吧,这大胖娘们心说不管是小神仙还是毒舌死神,能帮自己复仇就是好人!

    此时,吊死鬼正脚尖离地,由于下巴被卸掉,只能发出哼哼的怒骂,瘸腿眼镜搭在塌陷的鼻梁上,双眼中凶光摄人。

    齐玄策压根不去看他,拍了拍胖大姐的肩膀,鼓励道:“开始吧,我会在旁边指导。”

    匕首泛着冷冷的光,上面还残留着血渍,齐玄策坐到了属于吊死鬼的空床上,微笑示意胖大姐可以开始了。

    凌迟。

    是一个对技术要求极高的精细活儿,即便在古代,也是刑部大堂里极少数刽子手才能掌握的精妙刑术。

    而胖大姐那双粗短的糙手,杀只鸡都嫌毛躁。

    她双手握着刀,鼻尖上沁出汗珠,复仇的渴望和不知从何下手的无措交织在一起,比划半天,愣是没下去手。

    齐玄策斜着身子,一只手撑在床上,翘起二郎腿,说是指导,此刻却神游外物。

    并不是发呆,在他脑海中,吊死鬼的生平像一本厚厚的连环画,一页页快速翻动着。

    ……

    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冬季,荒芜贫瘠,三十岁的吊死鬼住在村东头,一处四面露风的破房子里,缩手缩脚的看着书。

    许多孩童从门前蹦蹦跳跳而过,不知谁发了声喊,孩童们四下捡了土块大笑着丢向了吊死鬼。

    三十岁的男人狼狈躲避着,又不舍得用借来的书遮挡,只好边无力呵斥边躲。

    孩童们哈哈大笑,一起叫起了男人的外号:“孔乙己,孔乙己……”

    其中,最大声,最欢乐的要数一个胖墩墩的小丫头。

    ……

    春暖花开了,遍地烂漫季节。

    男人的眼镜不知怎么破了,只剩下半边,他穿着不怎么合身的布褂,抱着一叠书,扛着从山地里挖来的野菜,独自行走在小道上。

    忽然一个满脸胡茬的糙汉子冲了过来,远远就飞起一脚踹在男人单薄的后腰处。

    书生体格的男人连惨叫还来不及,就被踹飞两米多远,一摞书撇进水坑,野菜撒了一地。

    糙汉子一下子骑到他身上,扬起蒲扇大的巴掌,没头没脸的扇着,一边扇一边骂。

    “敢欺负我闺女,敢欺负我闺女……”

    男人抱头不是遮脸也不是,腰间疼的快要失去知觉,只好告饶道:“小霞烧了我的书,我……我只是说她两句,绝没有喝骂……”

    糙汉子如何听得进去这些,大手又拧向书呆子的耳朵,生生将男人揪了起来,怒道:“去向我闺女鞠躬道歉!”

    说罢,就这么大刺刺的揪着男人耳朵向村庄走去。

    而那三十岁的破落书生,则只能迁就着佝偻身子不停求着饶。

    ……

    春夏秋冬。

    似这样的一幕幕,好像永远不会停止的轮回着。

    仿佛这个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也考不上大学的书呆子成了村里永恒的笑话。

    而这其中,他又是小霞一家最得意的保留节目。

    两家离得不远,小霞一家高不高兴就要对男人呵斥两句,踢一脚擂两拳更是家常便饭,就连家里小孩子,也会嬉笑着啐上两口。

    而这一切,

    直到那一天的早晨,

    全部戛然而止。

    晨曦薄雾之中,

    窝囊一辈子的男人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进考场。

    他这次带了两杆笔,一杆是揣在怀里的精神病诊断书,是他撒泼打滚吃屎喝尿换来的;

    另一杆笔则是一把剁骨砍刀,长一尺三,宽六寸,厚一指,他卖了全部家当才买来。

    考场就在不远处,那个让他承受一辈子委屈的红砖院墙——小霞的家。

    他考了许多年大学,始终不能如愿得中,而这一次,他决定要彻底的考一个高分。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七口之家,满门皆屠!

    ……

    “小神仙……我……我能不能先挖了这个恶魔的眼睛。”

    胖大姐微微颤抖看向齐玄策,吊死鬼的一双充血眼珠子瞪的她有些不自在。

    齐玄策没说话,依旧是斜斜的懒散姿势,但脸上已平静的看不出任何表情。

    他终于明白了地狱塔的意思。

    悲剧与喜剧对立。

    但若放置于人生之上,一种悲剧总是催生出另一种悲剧,追根溯源的话,则又是关于人性是善是恶的主张。

    当然,地狱塔是一定主张人性本恶的,所以,才会展现出以恶报恶的剧情。

    真没意思啊。

    迎着胖大姐潮红的肥脸,齐玄策忽然摇了摇头,实在是没意思……

    幻境执念;邪恶种子;人性本恶;这是地狱塔三部曲,或许后面还有什么第四层第五层,一点点把人心刨开来看。

    可看什么呢?

    人性中的那点黑暗?

    为每一个进入地狱塔的猎魔人种下一颗仇视人类的种子?

    呵呵!

    齐玄策瞬间觉得没意思透了,这就算黑暗么,不,这还差的远!

    人类,微渺个体,高不过两米七,重不过一千斤,上无狮虎之勇猛,下无坚硬之甲覆。

    抛开外物,甚至连土狼鬣狗也敌不过,这样的生灵能有多黑暗?蝇营狗苟?尔虞我诈?易子相食?

    真正的黑暗,从来都直接关乎于力量!

    我有一巴掌的力量,那么对于整个蚊子世界我就是最大的黑暗;

    我有一杆巴雷特反器材狙击枪,那么射程之内我就是最大的黑暗;

    我有一只航空母舰编队,那么在舰载机的起飞半径里我就是最大的黑暗;

    最大的黑暗不是我可以毁了你,而是我可以遮住光明。

    齐玄策缓缓站了起来,

    他决定让地狱塔见识一下真正的黑暗!

    因为,

    他实在有些烦透了这个磨磨唧唧的世界。

    他想杀人了。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