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三十一章 穿条纹病服的男人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一章 穿条纹病服的男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胖大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愤然且无可奈何,仿佛她嘴里的精神病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法外之地。

    “法官认定那个恶魔遭受过精神创伤,他杀了我一家老小,自己竟只是被强制治疗……”

    两行清泪流下,胖大姐几近泣不成声。

    这话一出口,周围人群纷乱的吵杂渐渐平息下去。

    胖大姐对于命运不公的哭诉,好像是一个引子,教在场众人勾起了各自关于不公的回忆。

    小市场里全底层人士,面对世间不公,倘若不能反抗,似乎只能默默承受,又或沉默以对。

    但有一个人没有沉默,

    齐玄策,

    年轻的平匠巷主人缓缓站了起来。

    以前老头子曾说过一句话:

    当所有人都在发声的时候,你要学会闭上嘴巴;当所有人都闭上嘴巴的时候,你又要勇敢的发出声音。

    这句话,齐玄策记得特别牢。

    因此,

    他才会面对围观群众的指责时选择不去分辨,

    而现在,当所有人都在沉默不语,他却又理所当然的站了出来。

    “还能走路吗?”轻柔的声音一片平和。

    胖大姐点了点头,她流了许多血,但胜在人宽体胖,除了脸色苍白外并无大碍。

    “那就带路。”

    胖大姐迟疑了下,“去……去哪?”然后猛地反应过来,难以置信道:“小神仙,你……你愿意帮我?”

    齐玄策绕过桌子,曲指一下一下的扣敲桌面。

    “精神上的疾病和灵魂的扭曲没有必然关系,恶魔的灵魂装在人类的躯壳一定很委屈,此去,我是帮你,也是帮他。”

    胖大姐没怎么听明白,她也不需要明白。

    在她的思维中,只要能请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俊俏年轻人出手,那么大仇便可必定得报!

    所以她第一时间跪下磕头不止,却又被一双修长的手搀起来。

    “对一个不存在的人磕不存在的头没什么意义,我们还是要加快进程,因为,我已经等不及要狠狠操某个该死的杂碎了!”

    齐玄策这话说的粗鄙至极,眉宇间的杀气更毫不遮掩,以至于围观人群集体恍惚了下,齐刷刷浮出一个后怕念头——自己刚才竟敢骂了他?

    胖大姐赵红霞以为齐玄策说的是精神病院里的那个恶魔。

    但只有齐玄策自己知道,他说的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地狱塔,或者说第七层里的鬼怒川。

    还是那句话,人间事人间了,黑暗也好扭曲也罢,人间再血淋淋的残酷伤疤,也轮不到由一个地狱生物揭开给自己看。

    因为这里面蕴含的绝不是善意且友好的提醒。

    对不起了老头,一向孝顺的齐玄策在心里叹了口气。

    假如这一层层的套路真是鬼怒川有意为之,那你这几十年老朋友就已经变质了,它不只是地狱叛徒,而是一个让地狱和人间都不待见的纯粹邪恶杂种!

    这种祸害,就算是拼了压箱底,也得见一个杀一个才行!

    犹自不敢相信的胖大姐在前,脸色一片冰寒的齐玄策在后,二人一起向外走去。

    围观的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

    终于有人去解决不公了,

    奇怪的是,却没有欢呼,更没有喝彩。

    看着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刚刚还义愤填膺的人们只是在想:

    哦哦,我的皮包还没卖完呢……

    嗯,有鱼也有肉,今晚上是吃红烧鱼还是红烧肉……

    搞什么嘛,两元钱的东西都没人买了,生意真不好做……

    这是底层人的日常。

    对一个模样清秀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他们可以站上制高点,尽情显露出正义的不耻。

    可一旦这个年轻人掏出了刀子,选择在沉默中爆发,要去和不公拼个你死我活。

    还在沉默中的他们便只好不自然笑笑,嘿,算了算了,我们还要过日子呢。

    于是……

    两元一件,两元一件,全场商品,统统两元一件……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不是人,又带着小姨子跑了……

    芹菜怎么卖,怎么又贵了,那你得送我两棵葱……

    小市场又喧闹起来。

    一切熙熙攘攘的麻木,皆为庸庸碌碌的无能。

    ……

    精神病院。

    迎面是一道大铁栅栏门,两边高高的围墙,无人打理的草坪在疯长,草坪中间,孤零零立着一座四层白楼。

    人类建筑就是那么有趣。

    兵营一眼便知肃穆;监狱一眼便知森严;学校一眼便知青葱。

    而所有精神病院,都透着一股怪异的恐怖;

    仿佛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一定有一个秃头枯瘦的病人正在啃食血淋淋的尸体。

    当然,这只是以前。

    现在则大不一样了。

    很多开着跑车招摇过市的公子大少在“砰”地一声巨响之后,也会搬到这里小住一段,在摆平死者家属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又从后门悄悄溜走。

    所以,现在的人们通常会发现,精神病人一般都挺精神。

    齐玄策推开沉重斑驳的大铁门。

    门卫室的保安大爷正打着盹,他与胖大姐踩着细碎的石子,二人向莫名阴森的四层白楼走去。

    时间正值下午,

    宽阔荒凉的院落里没有却一个人,静悄悄的,身畔只有胖大姐越来越粗重的呼吸。

    “紧张?”

    齐玄策侧了她一眼。

    胖大姐摇了摇头,肥硕的颈部不停吞咽,狠厉道:“是期待,我要亲手复仇!”

    齐玄策不意外这答案,因为胖大姐赵红霞记忆里的一副场景实在骇人,而且,她也是个不一般的女人。

    不是谁都可以在目睹亲人惨状后还能叫嚣着报仇的,尤其是女人,即便是胖了点。

    长长的碎石路,地上两道斜斜的影子。

    四层白楼的大厅是两扇稍小些的铁门,同样挂着一把大铁锁。

    “医护人员只有在打针送药的时候才会过来打开铁门,其余时间,这里的病人都是被绑在床上。”

    胖大姐说道,她对精神病院的规律了如指掌,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齐玄策没搭话,而是静静站在铁门前,渐渐的,眉间一滴晶莹血液缓缓渗出。

    平匠巷之血,

    将血液抹在双眼上,淡淡一扫,齐玄策看到楼里总共有二十六人,全部在二楼。

    其中,二十五人被绑在床上,

    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站着,

    那人骨瘦如柴,塌着肩膀,形如吊死鬼,条纹病服袖口下,露出一双青筋毕露的大手。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