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二十章 湿婆圣地(求收藏)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章 湿婆圣地(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小酒馆里,

    看着对面两个猎魔人不堪的样子,齐玄策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即便鬼怒川是中阶地狱亚种,又何至于如此不堪?

    “当当当。”他敲了敲桌子,“两位,究竟见没见过,能否给个痛快话?”

    凌枫与高奇面面相觑,咽了口唾沫,由凌枫道:“算是见过……就是没见过本人……”

    这话听的齐玄策想掀桌子,什么他妈见过没见过的,一指高奇,道:“你说。”

    高奇竟哆嗦了下,好像回忆起可怖的往事,神色更是惊恐,道:“我……我没见过……但我进去过……”

    你妈x!

    齐玄策真是服气了,心说这尼玛是俩智障么?猎个逑的魔人,话都说不明白。

    深深呼吸一口,强行压下心中揍人的冲动,齐玄策道:“两位,两位!请先喝口酒,定定心神,再慢慢告诉我,你们,到底,见过没见过墨色卡片上的人。”

    凌枫大概也觉得他们哥俩的表现有些跌份,连忙喝了口青稞酒,长出一口酒气,才缓缓道:“卡片上这人……是地狱亚种……”

    “是是是。”齐玄策终于乐了,抚掌笑道:“不错,然后呢。”

    “我的确没见过他本人,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

    一旁的高奇也缓了过来,道:“其实……他现在已经不是地狱亚种了……他……他现在是一座塔。”

    凌枫立刻点头补充着:“嗯,一座吃人也吃地狱亚种的塔。”

    齐玄策眨了眨眼睛,忽然叹了口气,一脸真诚,“不瞒两位,你们俩的话,我要是听懂了我就是孙子。”

    “呃……”

    凌枫高奇互望一眼,高奇道:“枫哥,你初中毕业,你来讲吧。”

    “咳咳……”凌枫清了清喉咙,又灌了口酒,才问道:“这个地狱亚种叫鬼怒川,对吧?”

    齐玄策点点头:“没错。”

    凌枫道:“那就是了,他最后一次以人类型态现身,还要追溯到三十年前的墨脱地区。那一次,他杀了十三位猎魔人。”

    对方好不容易流畅叙述,齐玄策不忍再打断,只是静静听着。

    “也就是在那一战之后,鬼怒川消失了,随之,藏地高原就多了一尊幽灵般的地狱塔……”

    “等等!”齐玄策及时打断道:“你是说,这个叫鬼怒川的地狱亚种变成了一座什么塔?”

    “地狱塔。”高奇纠正道。

    齐玄策喝了口酒,奇道:“怎么变的?会不会他的本体?”

    高奇摇了摇头,很确定的道:“绝对不是本体。”

    齐玄策有些纳闷,心说这倒真是奇怪了,他知道许多中高阶地狱亚种可以幻化人型在人间行走,实际上它们的本体全是千奇百怪。

    可高奇又这么坚定的否认,好好一个地狱亚种变成一座塔是什么野路子?

    “有没有可能是什么技能或者秘术?”

    齐玄策还是有些不能相信。

    “不会。”

    凌枫与高奇完全克服了心中恐惧,异口同声道:“这个鬼怒川真的化身成了一座地狱塔。”

    好吧好吧,眼见二人言之凿凿,齐玄策只得暂时相信。心说这回真是棘手了,家里老头的要求是把鬼怒川带回平匠巷,现在还怎么带,总不能抗一座塔回去,那也太傻x了!

    齐玄策有些头疼,忽然记起高奇之前说的话,问道:“高兄你说你进入过地狱塔,它是什么样子的?”

    “它是——”高奇正要回忆。

    忽听“哐!”一声,酒馆大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四五个身穿大红法袍的印度人闯了进来。

    酒馆里仨人抬头看去,不想第一个跳出来的却是那位藏人老板。

    “嘿,你们那么大力做什么,要吃什么就说嘛!”藏人老板倒是尽心尽责,可惜这些印度人显然不是来吃饭的,其中一人一扬手,藏人老板就软软昏睡在柜台上。

    印度人一共五个,为首一人是一位眼神犀利的半百之人,宽额头深眼窝厚嘴唇,灰白头发一丝不苟,带有印度高种姓人群特有的傲气。

    “出手伤人,你们平匠巷圣地的猎魔人都那么无礼蛮横?”

    一进酒馆,这群印度人的目光就落在齐玄策身上,为首的高种姓之人更是语气不善。

    “他是湿婆圣地的六大猎魔师之一,图鲁汗。”凌枫第一时间小声为齐玄策表明了来者的身份。

    “你说你的。”齐玄策淡淡对高奇说道。

    什么湿婆圣地的车轱辘汗,他才懒得答理,要论身份,他齐玄策还是平匠巷主人呢。

    凌枫和高奇想不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平匠巷来人这么淡定,不由都愣了一愣。

    “继续说,地狱塔什么样子。”齐玄策从肉盆抄起一根骨头啃着,看向了高奇。

    “呃……”高奇回过神,不自然的看了眼来势汹汹的图鲁汗,道:“地狱塔从外表看大概十几米,但是里面却……”

    齐玄策摆了摆手,这就够了,他只需要知道大致模样就行,十几米相当于几层楼那么高,看来硬背一定是行不通了。

    “年轻人!回答本座的问题。”兴师问罪却被无视,酒馆门口的图鲁汗阴恻恻开口说道。

    齐玄策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油腻的手,抬了抬眼皮,看到图鲁汗身旁那个半边脸红肿的藏人,不禁咧嘴笑了笑。

    “回答什么,你们这些货,就是分不清主次,藏地是我们的藏地,你们巴巴跑过来,还用质问的口吻,啧啧,谁给你的勇气和脸?”

    这话一出口,几位印度人马上恼怒起来。

    图鲁汗眼神一凛,沉声道:“你当真是平匠巷的人么,如此粗鄙言辞,就不怕挑起两大圣地之间的纷争,你担得起这个责任?”

    “我担你妈!”

    齐玄策将抹布一甩,丝毫都不客气。

    这气势把凌枫高奇看的一愣一愣,心说平匠巷怎么派了个愣头青过来,没点圣地风范不说,脾气还那么大。

    不止他们俩,就是湿婆圣地的人也不适应的呆了一呆。

    在印度人看来,两大圣地的第一次交锋必然是不露声色的暗流涌动,即便动武,也应是凝重的高人手段,可如今这走向,似乎有点不按套路……

    只有齐玄策狭长的眸子满是藐视,仰着脸,侧着眼,不过,与张狂外表不同,他的心里很冷静甚至有些惊讶,

    因为自打印度人闯进来的那一刻,他手上的墨色卡片就在隐隐发烫,

    这群湿婆圣地的猎魔人身上竟然沾染了鬼怒川的气息,

    真是得来不负费功夫!

    如此说来,看来这一架不打也要打。

    既然是打定了的架。

    咱平匠巷爷们又正逢年轻气盛。

    言辞横一些,谁又能怎么地?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