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十九章 吓破胆了(求收藏)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 吓破胆了(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机场外,没人应声,

    唯有藏地独有的凛冽寒风似刀一般,呜咽刮过大地。

    糙汉子捧着半张红肿的脸,骇然望着齐玄策,一时忘记了起身。

    齐玄策也懒得理那糙汉,他之所以悍然出手,被人盯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讯息。

    一个‘他来了’的讯息。

    不管是有多少猎魔人在藏地游荡;

    不管是不是和鬼怒川有关;

    既然他来了,

    那么,一切规则就得重新来过。

    这是平匠巷,该有的气魄!

    ……

    悠闲散步离开机场,齐玄策顺着一条碎石子铺就的宽阔大路前行。

    他并没有选择去逼问糙汉背后的人,因为他不在乎——打得过何必在乎?打不过在乎也没用。

    因此,齐玄策宁愿在湛蓝纯净的天空下,慢悠悠的领略高寒山地的壮丽风光。

    反正那一巴掌已经甩出去了,管它是小溪潺潺还是洪水滔天,都尽管来,皱一皱眉头,你家玄策少爷就爬着回平匠巷……

    路上行人寥寥,

    偶有呼啸往来风尘仆仆的越野车,

    悠闲了一会儿,齐玄策的目光大部分时间都落在一个朝圣者身上。

    那人长长的头发擀毡打结,黑红的粗糙脸庞看不出性别,裹一身分不出本来颜色的破不棉袄,手肘和膝盖绑着木板。

    每走几步,他就要双手合十,虔诚跪倒,然后匍匐下去,五体投地。

    朝圣者,

    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跋涉千里,只为匍匐到布达拉宫前,拜见一眼心中的佛。

    这样的人身脏,却心净。

    地狱亚种永远不会找上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那颗心,早已被纯粹信仰占据。

    齐玄策感叹一番,又翻出那张小小墨色卡片,心说这位特立独行的地狱老哥如今猫在哪呢?

    瘦老头说藏地,

    可是藏地幅员辽阔,一百二十万平方公里,足足占据近八分之一的国土面积。

    将墨色卡片放到鼻下嗅了嗅,没有任何信息。

    齐玄策心中明白,鬼怒川不是普通人,也不是孪生异种尸可比拟的。

    身为中阶地狱亚种,按照人类为地狱生物做的排行榜,至少排名前七十,而且能和老头做朋友,鬼怒川的等阶甚至更高。

    这样的地狱亚种若一心想藏匿行径,除非盯了许久,一时还真没有太好办法。

    还真是大海捞针呐……只希望那一巴掌能有些作用才好。

    齐玄策摇摇头,决定不再去想,抬了抬眼,就见到路旁有一处土木结构的酒馆。

    尕吉酒馆,

    四方的房顶上挂着许多条彩带,坑坑洼洼的墙体上晒着奶酪腊肉,空气里弥漫浓郁的青稞酒香。

    想想飞机上的饭菜,齐玄策顿时觉得自己把自己委屈了,抬脚便进了酒馆。

    酒馆内部全是木制,木桌木椅,木制楼梯通向二楼,装修上带着鲜明的藏地风格。

    或许不是饭点,酒馆竟是一个客人也没有。

    柜台后的藏人老板穿着宽大藏袍,见客上门,只操着一口生硬普通话道:“吃什么。”语气并不热情。

    “有什么?”齐玄策随便挑了张桌子坐下。

    “酒、肉。”

    “那就来酒来肉。”齐玄策笑道。

    他喜欢这种粗犷感觉,酒馆与客人正是供给与需求的关系,除此之外,所有的热情和客套都不过是源于那点金钱利益。

    酒是大碗青稞酒,醇,

    肉是大盆牦牛肉,香,

    齐玄策埋头又吃又喝,大快朵颐,胡吃海塞,只吃的鼻尖沁汗,这才发出一声畅快"shen yin"。

    巧在这时,酒馆门前一暗,一高一矮两个游客装扮的人走了进来。

    “吃什么?”

    藏人老板依旧冷冷招呼。

    俩人却不理会,一直走到齐玄策面前,小声道:“敢问这位朋友,可是平匠巷来人?”

    齐玄策笑了,心说那一巴掌终于起效果了,擦了擦嘴巴的油渍,他点了点头。

    站着的俩人得到肯定答复,齐齐松了一口气。

    其中脸颊上一道贯穿疤痕的矮子又道:“平匠巷终于来人了,咱们都被那帮阿三欺负的不行了,妈的。”

    另一位高个中年人则道:“这两年藏地简直乱成了一锅粥,全是被那个什么湿婆圣地搞的,说什么追捕地狱亚种,鬼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

    俩位猎魔人语气愤愤,想必是吃了不少苦头。

    齐玄策笑道:“请问两位是——”

    俩人这才想起还没做自我介绍,尴尬笑笑,高个道:“我叫凌枫,这是高奇,我们是甘凉地区的猎魔人。”

    甘凉地区齐玄策知道,距离藏地不算远,便笑道:“两位不急,吃饭了没,要不要来盆牦牛肉垫垫,味儿不错。”

    凌枫和高奇对视一眼,双双坐下,藏人老板就又端上酒肉吃食。

    俩人恐怕没什么胃口,踌躇了下,高奇忍不住开口问道:“不知平匠巷这次来了多少人?”

    这话倒让齐玄策一愣,心说咋地,找个中阶地狱亚种还得我们爷俩齐上阵?就道:“你们觉得该来多少?”

    “自然是越多越好!”俩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齐玄策觉得好笑,又道:“两位对平匠巷怕是有什么误会,实际上,我是一个人来的。”

    凌枫高奇闻言两脸懵逼,呆了呆,才道:“足下……一个人?可湿婆圣地却是来了六位猎魔师,平匠巷会不会……”

    他们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不过齐玄策还是听出来了,二人是担心平匠巷会不会有些托大。

    齐玄策有些无奈,心说自家老头子真是个人才,连同行都摸不清平匠巷的底细,可问题是咱家也没遮没掩,就一栋破楼矗在那儿,狗都能在门前撒上一泡……

    不过齐玄策也没兴趣为两位猎魔人科普平匠巷,而是将墨色卡片递了过去。

    “两位,托不托大以后再说,卡片上的人可曾见过?”

    凌枫接过墨色卡片看了看,枯瘦的脸忽然变得有些骇然,一旁的高奇瞅了一眼,同样是面露惊惧。

    “怎么,见过?”

    齐玄策有些好奇二人的表情。

    回过神的凌枫一下将墨色卡片扔在桌子上,艰难滑动喉头,瞅那神情,好似普通人白日见鬼一般。

    高奇比他还不堪,咯咯噔噔,竟然吓的牙齿发颤……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