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十一章 自杀的凶手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一章 自杀的凶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齐玄策一向不太在意别人的恐吓,所以他手一抖,又将晶晶甩回床垫上。

    “你混蛋!”

    谢长鱼几乎咬碎了钢牙,可他越是挣扎,金光锁链就越紧箍,没几下已被勒的只翻白眼。

    不过眼见恐怖的孪生异种尸瞬间变成了痴情种子,一时间倒叫齐玄策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当然可以直接杀掉谢长鱼,那样共存一体的孪生异种尸自然也会死亡。

    可这就牵扯到平匠巷的另外一个准则:如非万不得已,绝不滥杀普通人。

    这并不是圣母或者假慈悲。

    相反,这是猎魔人中都会遵守的一条规则。

    因为它是猎魔人存在的基石。

    猎魔人,本就是猎杀地狱恶魔守护人类的安危。

    在这个前提下,他们才会在人类的漫长进化中获得了超乎常人的力量。

    因此,猎魔人可以不被正义束缚,但是,一定不得介入普通人的范畴。

    谢长鱼弑母有罪,自有法律惩罚,如果齐玄策将其随意灭杀,那么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抵抗地狱亚种就失去了意义。

    因为不被约束的强大猎魔人,对于普通人而言,本身就是另一种恶魔。

    所以,齐玄策只好先试着讲讲道理。

    “老子混蛋?我至少没将自己母亲的头砍的稀烂。”他冷笑一声,无比刻薄的说道。

    果然,打蛇打七寸,嘴炮要揭短。

    这话一出口,谢长鱼愤怒的神情忽地消失,黑瘦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灰。

    他的眼前闪过母亲临死前的哀求。

    那双布满鱼尾纹昔日满是慈祥的眼睛,全是对儿子忽然狰狞疯狂的惊愕。

    直到被剁骨刀一下一下的夺去生命,涣散的眸子里仍是难以置信的不解和哀伤。

    “我……我不知道……当时我可能是精神分裂了……”谢长鱼痛苦的揪住了头发。

    “哈!”

    齐玄策夸张的笑了声,道:“想用精神病为自己洗脱?”

    “不是洗脱。”谢长鱼急急辩解。

    “母亲一直爱我,我更是她的一切,我有什么理由杀她?除非我是双重人格……”

    齐玄策道:“这不还是往精神病上扯么,拜托你看看我身后,将人类尸体当成食物码的整整齐齐,你这精神病人蛮精神的嘛。”

    谢长鱼看了眼废弃指挥部的墙上,见那一具具血淋淋的残尸挂,下一秒,竟被恶心的弯腰哇哇大吐。

    你大爷的,究竟是装的还是真的?齐玄策有些后悔没把大刘带过来。

    猎杀地狱亚种他是专业,但要说辨识人心,恐怕还是和罪犯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大刘更厉害。

    心里琢磨不定,齐玄策嘴上依旧尖刻无比,“嗯,这演技略显稚嫩啊,腰还可以再低些……”

    “咳咳……噗!”

    谢长鱼抹了抹嘴上的污秽,刚想继续分辨,却惊恐发现自己胃里全是碎肉和鲜血。

    “这……这这……”他哆嗦着,身体一软,若不是被金光锁链束缚,恐怕就要晕倒在地。

    齐玄策看的眼角直跳,这要真是装的,可真是影帝级的表演。

    “我究竟是什么,你快告诉我,我究竟是谁?”谢长鱼忽然疯狂叫喊着。

    齐玄策道:“你自己就一点不知道?”

    “求求你告诉我!”泪流满面的谢长鱼看起来已近乎崩溃了。

    “好吧好吧……”

    齐玄策摸了摸鼻子道:“你可能不知道,咱这小小人间并不太平,诱惑满地,地狱里的牛鬼蛇神都惦记着来耍一耍。

    可是人间与地狱是两个世界,那些地狱杂碎并不能直接爬上来。

    因此,低阶的地狱物种,需要以人类为媒介进行附体的方式来到人间。

    至于那些高级点的,由于自身恶力太大,只能选择母婴降临,比如你谢长鱼!”

    齐玄策说的平平淡淡,落在脸色苍白的谢长鱼耳中不亚于晴天霹雳。

    “你……你说我不是人?”

    齐玄策摇了摇头:“地狱恶魔千奇百怪,而通过你降临的恶魔叫作孪生异种尸,你是人,同时,你也是恶魔,你们两种形态共用一个身体。”

    谢长鱼听明白了,脸上渐渐浮现一丝绝望,泪水滑落脸颊,喃喃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齐玄策没说话。

    孪生异种尸为什么选择谢长鱼降临,一定有某种深层次原因,但他不想探究。

    杀掉坏人,并不需要知道坏人是怎么变坏的。

    齐玄策只想做个纯粹的猎魔人,既“我发现,我来到,我搞定。”

    “好吧……”

    谢长鱼忽然抹掉脸上的泪水,消瘦面容上露出一股决绝之意。

    “世人眼中,我本就是犯了死罪的人,弑母之罪天理不容,现在你告诉我,怎么做才能让我身体里的恶魔消失。”

    “在孪生异种尸没有彻底将你同化之前,你死就是它死。”

    齐玄策从皮箱里抽出短刀,远远扔了过去。

    他听出谢长鱼的绝望,或许,放他去自杀是一个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局面。

    短刀被一条金光锁链缠住,平稳的递到谢长鱼面前。

    谢长鱼长长吸了口气,毫不犹豫抓起短刀,看着齐玄策一字一顿道:“如有来生,我绝不再让恶魔掌控我的命运!”

    说罢,反转刀身,狠狠扎向左胸心口处。

    “别啊卧槽!”就在鲜血流出的一刹那,大刘的声音从远处响起,他正深一脚浅一脚的跑过来。

    可是晚了,谢长鱼存必死之志,短刃在左胸齐柄而入,整个人已软软倒下,再无呼吸……

    “玄策你……你咋让他自杀了?”大刘跑的连吁带喘,语气里不住地惋惜。

    “为什么不能自杀?还有,你不是守在上面吗,谁让你下来的?”齐玄策疑惑道。

    大刘摆手道:“没人让我下来,可你一直不回来,哥哥不是担心你么。

    再说了,我活了四十年,还没体验过钻到血洞洞里是啥感觉,实在忍不住……

    别老说我,你难道不知道只有谢长鱼活着,这案子才有可能真相大白,他的作案动机、藏匿路线、有无帮凶……”

    “打住打住。”

    齐玄策道:“这些你可以慢慢编,找到了凶手的尸体,足够让你名声大噪了。”

    大刘愣了愣,道:“你的意思是,谢长鱼算我找到的?”

    “不然呢,我又不需要贪这份功劳。”齐玄策将手一招,平匠巷之花落入手中。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