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五章 孪生异种尸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孪生异种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卷宗和钥匙给我,你就呆在这儿。”

    齐玄策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黑色窗户,忽然对大刘道。

    “啊?”

    大刘不知道齐玄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事是他挑的头,他怎么还不能上去了?

    大刘满心想着齐玄策能给他一个解释,可齐玄策只是向他伸出了手。

    没办法,大刘只好交出卷宗钥匙,然后只见齐玄策一把拽掉楼道栅栏门锁,刺耳吱呀声中,齐玄策闪身进去。

    大刘还在外面叫道:“那我就在这儿等你,回头一起去吃火锅……”

    楼道里布满一层细灰,

    上面转角处有一方不大的窗户,铁丝网将透进来的阳光撕的粉碎,斑斑点点撒在石灰台阶上,破败中透着一股凉意。

    齐玄策边上楼边打开卷宗,大体经过来时他已听大刘讲过。

    被害人是二中教师,独自将学霸儿子谢长鱼抚养长大,可谓是含辛茹苦。

    谢长鱼也很争气,以高分考入市重点高中,并提前被国内顶级学府京大经济系录取,一时光宗耀祖,被传为孟母佳话。

    凶案发生在上大学后的第二年,

    一切都那么毫无预兆。

    以优异成绩获得奖学金的谢长鱼从网上购买了诸多作案工具,经过精心准备,将母亲杀死在家中,又用保鲜膜裹了百层活性炭吸收腐烂臭味。

    然后群发消息给亲朋好友,以母子二人去国外大学做交换生的名义,借款共计一百五十万。

    此后半年多的时间里,他来往三省之地,出入社交一切正常。

    直到第二年二月某日,他致电舅舅说回国,请舅舅去接机,赶到机场的舅舅并未见到人,因此起了疑心,选择报警。

    警察破门而入,最后在床下发现谢母尸体,而此时,谢长鱼本人已是人间蒸发,渺无音讯了。

    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起典型的高智商犯罪,谢长鱼在弑母之前,已花费几天时间,陆续购买防水布,塑料布,隔离服,医生护士服以及刀具。

    其中仅刀具就买了菜刀,手术刀,剔骨刀,雕刻刀,锯条等多种,不难看出,他是做好了分尸准备的,而实际上,谢母被发现时整个头颅已近乎被剁掉……

    残忍,

    冷血,

    不留痕迹,

    从主动联系舅舅导致案发来看,似乎还带有一丝向世人宣战的恶趣味!

    可这一切又都显得毫无理由。

    为什么要弑母?除了谢长鱼本人之外,没有人知道答案。

    齐玄策合上卷宗。

    他根本不关心这些所谓的案件经过杀人动力调查始末等等……

    他只是在做最后的确认。

    确认这个每个月十五号,

    双眼变出赤白色瞳孔的家伙是不是他心中所想的物种。

    401室,

    门外摆放着早已腐烂的祭品和香炉。

    齐玄策将钥匙插进孔洞,轻轻转动,在一阵细微的机括声中,房门弹开一条细缝。

    房门一打开,一阵冷风便掠过,房间很黑,卷宗上说这是一套不足百平的两居室。

    齐玄策没有开灯,而是走进去,并将房门关上,随着光亮被关在外面,房间里彻底陷入了黑暗。

    但对于齐玄策来说,在他那双狭长双眸下,房间里的一切都纤毫毕现。

    迎门是客厅,地上铺着棕色地毯,老旧的沙发围着一方小小茶几,对面墙上挂着一台电视。

    与客厅相连的是餐厅,一张圆桌,四把高背椅子,厨房的门口立着一台双开门冰箱,一切显得井井有条,局促中透着安宁。

    齐玄策脱去鞋袜,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在房间里缓缓走了一圈。

    与外面楼道不同,房间里一尘不染,洁净的仿佛每天都有人擦拭一般。

    主卧的门微微打开,齐玄策轻轻推开,一眼就看到了黑色窗帘,不过此时窗帘静静垂着,空气里也没有丝毫的流动。

    卧室的陈设很简单,一个白色壁柜,旁边是一台空无一物的电脑桌,中间是一张红色双人大床,两边床头柜上摆着相框和台灯。

    齐玄策走进去,相框里是一家三口的照片,夫妻二人中间站着面容稚嫩身材瘦高的儿子,三人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

    照片显然不是十五号拍摄,因为谢长鱼双眼中并无异样,只透着少年人应有的朝气蓬勃。

    根据卷宗记载,谢母的尸体当时正是藏于床下,而电脑桌上应该还有一个远程监控的摄像头,这也是人们对于谢长鱼高智商犯罪的认定之一。

    显然,他一直在监视母亲的尸体。

    或许,警察破门而入的那一刻,远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弑母凶手谢长鱼正冷冷的看着一切。

    齐玄策蹲下撩开床单,床下仍有拖拽过的痕迹。

    他看了眼房门,脑海里浮现出一群人冲进来,最后在床下发现了被保鲜膜裹了近百层的谢母时的情形。

    当时在场众人的脸上一定写满了惊讶,人们会张大嘴巴,看着地上被裹成茧的可怜女人。

    而那一层层的活性炭以及快被生生剁掉的女人头颅,会第一时间向他们诉说背后令人毛骨悚然的精心与冷血……

    “真是可怜的女人……”

    齐玄策叹息一声,随后坐到了地上,

    然后平躺,

    侧身,

    轻轻挪进床底,

    卷宗上有那个被害人当时的照片,女人被裹的像一具木乃伊。

    齐玄策想着她的样子,将双手放在身体两侧,静静躺着,然后闭上了眼睛。

    突然,

    他被一股大力扯出了床底,可他无法动弹,甚至无法看清眼前!

    模糊中,似乎有一个身影蹲了下来,为他解开束缚,一层层的,并伴随着不停掉落的黑色细碳渣。

    然后齐玄策听到了两种声音;

    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啜泣,仿佛是在求饶告罪,

    另一个声音,则是得意的诡笑,就像是脱离了束缚,找回自我的得意。

    惊悚的是,

    两种声音出自同一个人之口!

    随着保鲜膜一层层的被揭开,齐玄策眼前的景象越发清晰起来。

    终于,

    他看清了眼镜少年谢长鱼的脸!

    那是一张仿佛由两个半张脸拼接成的一副面孔!

    白色瞳孔的半边脸不停留着忏悔的泪水,眼神里全是不知所措的绝望。

    赤色瞳孔的半边脸则是疯狂,一阵阵的兴奋怪叫声不停从嘴里发出……

    然后,

    少年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连连诡笑的举起了手边的剁骨砍刀,狠狠挥下……

    齐玄策猛地睁开了双眼!

    他依旧躺在床底,俊秀的脸上慢慢浮出一丝冷酷笑意。

    “孪生异种尸,果然是你!”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