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9 都是共享惹的祸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9 都是共享惹的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德旺在铁证面前,没有话说了,但是他儿子张小全有话要说。

    张小全从井底爬上来后,抓住张德旺的领口,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质问他:“说,为什么打死我妈?你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即使被警察带走,也要打死你!”

    张德旺流着眼泪说道:“你妈以前给你外公外婆他们汇点钱,我都没有意见。可是有一天,她瞒着我汇了五千块钱,这一下让我愤怒了。那钱是我留着给你娶媳妇用的,她竟然都不跟我商量,就贴补给了她娘家盖房子用。我知道后,跟她吵了起来,又因为喝了一点酒,拿起酒瓶就往她后脑勺猛砸。我不是故意的。”

    张小全松开了手,一屁股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张德旺也蹲到地上,失声痛哭。

    张小全突然挥动巴掌,一个耳光扇到张德旺的脸上,张德旺也不躲闪,任他这一耳光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发出清脆响亮的打脸声。

    张小全还要打,刘震宇伸出铁钳一样的手,制止了他,冷声说道:“张小全,跪下给你父亲磕几个头吧。我们要带走你父亲了。你父亲杀了你妈,又杀了张翠松,这一走,他就不会再回来了。所以你给你父亲磕个头,感谢一下他的养育之恩吧。五年前你没了母亲,我对此表示同情。五年后你又要失去父亲了,我对此也只能表示同情。虽然我不想你失去你父亲,但是很遗憾,我是执法者,让每一个凶手接受法律的制裁,是我的职责所在。你现在可以选择让我们带走你的父亲,然后将你母亲的骸骨埋起来。也可以选择对抗我们警方,阻止我们将你父亲带走。你尽快做一个选择吧。如果你选择让我们带走你父亲,你就跪下,给你老爹磕几个头。”

    张小全痛哭着跪到地上,面向张德旺,脑袋对着水井边的水泥地面,重重地磕起了头,磕得很重,在深夜里都能听见“咚咚”的撞地声。

    张德旺伸出被手铐束缚住的双手,吃力的抱着张小全的脑袋,哭泣着阻止他继续磕头,让他去将他妈的尸骨埋起来。

    张小全又痛哭的跪到那被衣服缠绕着的尸骨面前,磕起了头,撕心裂肺的哭着:“妈!妈!我替我爸向你赔罪了!你就原谅他吧!”

    声音凄厉得让刘震宇都不忍听下去,但奇怪的是,刘震宇有一种感觉,这个院子里阴森的气息在渐渐地散去。

    张德旺不忍看到张小全悲痛欲绝的样子,哭泣着对刘震宇哀求道:“刘所长,求求你,快点带我去派出所吧!”

    曾经杀了人后为逃避罪行,外出躲避警方调查销声匿迹的凶手,现在竟痛哭哀求着警察将他尽快带走。

    这是多么荒唐讽刺的事!

    世间没有后悔药,醒悟时为时已晚。

    刘震宇看着张小全一个七尺男儿,跪地痛哭,心软得都想放了张德旺。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是执法者,只能尽快带走张德旺,尽量减少张小全心如刀割的时间。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他和武建军押解着张德旺,在夜色中离开了张家村。

    警车驶离时,整个村落沉睡在微微的星光里,白槐花的芳香无处不在。美梦中的村民,他们不会知道公安干警为了守护他们的美梦,已经彻夜不眠地工作好多天了。

    回到派出所后,连夜对张德旺进行了审讯。

    张德旺对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交待了所有的犯罪经过。

    他失手打死老婆后,惊慌之下,将老婆扔下水井,想制造跳井自尽的假象,以便在儿子问起时,好敷衍儿子。又怕儿子知道他妈没了后伤心,就一直不说,只说和他妈吵了一架后,就找不到她的人了。

    为了掩盖打死老婆的事实,他还故意到湖南攸县老丈人家闹事,说唐影乐拿了家里五千块钱后跑了,要求他们劝说唐影乐尽快返回张家村。

    他说的那五千块钱是他老丈人拿了,自然不敢怀疑他打死了女儿,还向他保证只要女儿与家里联系,就会让她回去。

    为了不使老丈人怀疑,他每次外出考察项目时,都会以唐影乐的名义,给老丈人汇几百块钱,给他们造成一种错觉,认为他们的女儿还活着,以便让他们不要怀疑女儿已死,免得报警坏事。

    他老婆死后,他就成了单身汉。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女人是越来越饥渴。

    一般的女人他也看不上,不过每次看见张石柱的老婆钱小燕,那不胖不瘦的性感身段,还有那笑起来的样子,都让他想入非非。

    他常常想身为男人,如果能和这样的一个美少妇亲热亲热,就是死了也值。

    钱小燕成了他性幻想的对象。

    张石柱想承包村里的鱼塘,多次来找他,他都没搭理。

    村里就这一个大鱼墉,想承包的人太多了,没有足够的好处,他怎么可能作主承包给张石柱?

    有天晚上,张石柱又来他家里,想跟他谈承包鱼塘的事。他正好在喝酒,也拉上张石柱一起喝了几杯。

    张石柱问他要怎样才能承包到村里的鱼塘,他直接了当地对张石柱说,要想承包到鱼塘,你就让你老婆来跟我谈,我没有跟你说话的兴趣。

    张石柱是个聪明人,听明白了张德旺的暗示,还谦卑地笑着问他:“你跟我说话没兴趣,跟我老婆说话就有兴趣了,对吧?”

    张德旺借着酒意,粗鄙地承认了他对钱小燕的垂涎之意:“那是当然的了,哪个男人对你老婆没有兴趣啊?咱们男人之间,不搞那些虚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对不对?你小子有福气啊,找了一个好老婆。小燕是咱村里的村花,你打听打听,村里哪个男人不想上你老婆的?”

    张石柱对村里的那些男人有点不屑:“有什么福气,到现在还没给我生个孩子呢。女人长得怎么样,真的不重要。长得再好看,时间长了,干久了也没兴趣了。”

    张德旺又喝了一杯酒,露骨地表达了他的意思:“你干久了没兴趣了,可是我没干过,我有兴趣啊!怎么样,什么时候把你老婆给我干干,村里的鱼塘就是你的了。你要不行的话,就别再来找我谈承包鱼塘的事了。”

    张德旺之所以如此直接了当地当着张石柱的面,提出来想玩弄一下他的老婆,就是想试探一下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如果没有,也好断了张石柱承包鱼塘的念想,让他今后别再为鱼塘的事来烦自己了。

    换了一个稍微有点血性的男人,估计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头了。不过张石柱打不过他,他吃定了张石柱这个矮瘦的家伙。他身高一米八,张石柱一米七,比他矮小瘦弱太多,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张石柱太没种了,被他如此羞辱,不但没生气,还跟他谈起了马克思的理想,张德旺也就跟他瞎扯起来:“你知道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是什么吗?”

    张石柱回答:“不就是是共-产共-妻吗?”

    张德旺一拍大腿,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你真聪明,答对了!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就是共-产共-妻。现在城里已经有一部分人,率先实现了。据说他们搞了一个什么换-妻俱乐部,知道"huan qi"俱乐部是干啥的吗?就是像共享单车一样,把他们自己的老婆拿出来共享的。我觉得共享单车太out了,共享单车是的最低级阶段,共享老婆、共享"qing ren"才是的最高级阶段。张石柱,什么时候把小燕给我共享共享,我就做主把村里的鱼塘给你共享共享。我们一起向的最高理想迈进一小步。”

    他如此羞辱着张石柱,张石柱这个孬种不但没有照着他的脸来一拳,还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个:“来,咱们为了早日实现的最高理想,干杯!”

    正是张石柱如此没种,促成了他和钱小燕成为"qing ren"关系的事实。

    官僚体系里最底层的干部,就这样利用手中的职权,为自己谋得了垂涎已久的美色。

    他和钱小燕成为"qing ren"关系后,对钱小燕如痴如醉,沉迷在女色之中,不能自拔。

    钱小燕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想承包村里的鱼塘,没问题,直接签了承包合同,一签就是五年。

    想要村里最好的田地,没有问题,把村里旱涝保收的田地分给了她。

    想要财政补贴的困难补助,没问题,每年他们家都是困难户,市里的重点扶贫对象。

    平日生活中,他只要收到了好的礼物,都会转赠给钱小燕,只为了讨她开心。

    在送给钱小燕的礼物当中,自然包含了那把杀人凶器。

    他送刀给钱小燕时,想法比较简单,这是我的"qing ren",送一把刀给她防身自卫。

    他在为钱小燕付出的同时,索取欲也越来越强烈,不但索爱频繁,还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

    他对钱小燕提出了三不要求:不许和村里的男人说话,不许和村里的男人走得太近,不许和村里的男人有亲密接触。

    他只要看见钱小燕和村里哪个男人有说有笑,就会莫名其妙的吃醋,莫名其妙的大发脾气。

    可能是这个原因,后来钱小燕对他越来越冷淡,到最后干脆不理他了。他再想和钱小燕发生关系,钱小燕直接拒绝。

    这让他非常不开心,有一次酒醉之后,直接冲到钱小燕家里,质问她为何不跟自己发生关系了。

    钱小燕说他干涉了自己的自由。

    这条理由让他非常怀疑,他觉得钱小燕和他断绝"qing ren"关系,肯定是有了别的男人。

    于是他开始暗中观察,看看钱小燕都和哪些男人有关系。

    感谢770332.qdcn打赏1000金币,感谢20180414144824371打赏500金币,祝你们赚更多的钱来打赏刘震宇!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