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8 铁证如山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8 铁证如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驶到门前的小汽车熄火后,下车关闭车门的声音传进屋内。

    很快人声来到门口,张小全说道:“你带钥匙了没有?我钥匙忘场里了。”张德旺回答:“带了,我来开门。”

    接着是钥匙串响动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了,张德旺率先进屋,在门旁边按下电灯的开关,屋子里顿时一片雪亮。

    张德旺轻叹一声:“终于回来了!”

    他似意尤未尽,还准备说点什么,却突然说不出来了,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看到了大堂中坐着的刘震宇和武建军。

    二位警官穿着一身英气逼人的警服,正襟危坐在大堂中,仿佛二尊神像一般。

    他还以为遇见了鬼,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侧过头,问张小全:“全伢,你看到了什么?”

    张小全目露凶光,盯着刘震宇和武建军,冷声问道:“你们为什么在我家里?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刘震宇冷笑回道:“我们为什么在你家里,你老爹心里最清楚。”

    张德旺把脸一沉,一股凶悍的气息无形中流露出来,这是一种生物与生俱来的气场。

    在自然界里,很多动物身上都带有这种凶悍的气息,然后拥有这种凶悍气息的动物,会成为一群动物里的领头者。

    看来张德旺这家伙能当选张家村的村主任,有一种天然的优势,他的凶悍气息能镇住这些村民。

    他凶悍地盯着刘震宇,问:“我心里清楚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如果不说清楚,今天这个事就不能善了了。”

    刘震宇起身,冷笑着来到张德旺面前,“你心里清楚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今天应该把话说清楚的是你!”

    刘震宇的突然近身,和严厉的措辞,让张德旺很紧张,本能地掏出一把刀,指着刘震宇,喝道:“别过来!”

    刀在灯光下寒光闪闪,流露出一股杀气,仿佛随时会捅进别人的身体里。

    武建军立即举起手枪,瞄准张德旺,喝令:“立即放下武器!把手举起来,放到头顶!敢动一下,我就开枪了!”

    张德旺这才想起自己惊慌下的反应,有点过度了,再顽抗下去,这不是不打自招嘛?连忙将刀扔到地上,举起了双手,对刘震宇说道:“我不清楚你们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你们未经我允许就进到我家里来,属于擅闯民宅,是知法犯法,违法乱纪的行为。”

    刘震宇鼓了鼓掌,对张德旺的诡辩赞了一声:“精彩!不过很遗憾,你在基层农村选举时竞选用的这一套,拿到司法系统来,行不通。”

    他不慌不忙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搜查令,抖开了亮在张德旺的眼前,“这是搜查令。我们有权力进到你家里来,搜查每一个角落。”

    接着又拿出一张拘捕令,也亮到张德旺的眼前,“这是拘捕令。我们现在有权力拘捕你。你都看清楚了。”

    在给张德旺看清楚文件后,刘震宇郑重地宣布:“张德旺,我现在代表警方正式通知你,你涉嫌谋杀张家村的村民张翠松,并且还涉嫌和一宗妇女失踪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去派出所,协助警方进行调查。从现在开始,你有权利不说话。不过你说的每一句,我们警方都会记录下来,作为你的口供提交给检察机关,成为最终起诉你的证据。”

    张德旺目瞪口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没有寻常人看见警察后的紧张,也没有想象中杀人犯拒捕时的顽抗。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在做梦一般,神情非常复杂。

    刘震宇宣读完毕后,拿出手铐,将张德旺铐了起来。

    整个过程,顺利得让人有点不敢相信。

    连在后面举枪瞄准的武建军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原本已经准备好了发生流血冲突事件,然而张德旺没有拒捕,自己在这里举着手枪,高度集中精神,似乎有点浪费精力!

    张小全还不敢相信,问:“刘所长,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杀张翠松的凶手,不是张石柱吗?已经被你们抓到派出所了啊?”

    刘震宇面带笑容地回答他:“抓张石柱到派出所,只是演一出戏给你老爹看,好让你老爹知道后,乖乖地回来给我们抓捕。你老爹从我们下到张家村调查命案,他就玩起了失踪,我们不将他要嫁祸的人抓起来,他会回来给我们抓吗?”

    张小全摇了摇头,很坚决地说道:“不行,你们不能就这样把人带走。你们得有证据,要有让人信服的证据。不然我是不会这样让你们将我爸带走的。”

    刘震宇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向张小全出示证据的意思,拿出手机递向张小全:“给你一个打电话的机会。你可以打给养殖场里的那帮打手,让他们到你家里来,协助你对抗警方,帮助你老爹拒捕。”

    张小全被刘震宇的挑衅激怒了,突然露出凶悍的一面,像野兽一样低吼:“你以为我不敢吗?告诉你,那天晚上你下到养殖场,被老大关进黑屋子里,要不是我违抗老大的命令,故意拖延时间,你早就吸进去有毒气体了!你不感谢我,还来抓我爸!如果你们今天拿不出证据出来,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将我爸带走!”

    “我感谢你个屁!”刘震宇竟然也爆了一句粗口,“要不是你这蠢材自作主张,我和武指导员就能早点吸到氧气。我说那瓶子里装的全部是氧气,为什么我和武指导员在黑屋子里,怎么一直吸到的都是污浊气体。原来是你这个蠢货好心办了坏事,害我们吸不到氧。如果那瓶子里装的是毒气,我早就将曾军抓起来了!”

    刘震宇骂完,还狠狠呸了一口,仿佛还在为那黑屋子里的气体感到恶心。

    他晃了晃递到张小全面前的手机,“你爸是杀人凶手,今天我们必须带走他进行调查。如果你不让我们带走你爸,那你就给你的那些兄弟们打电话喽!凭你一个人,是阻止不了我们的。”

    张小全气冲冲地叫道:“电话我有,不用你的!”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正准备拨号,张德旺连忙低吼了一声,制止了他:“全伢,别打了!我是自愿跟刘所长去派出所的。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不许你掺合!”

    张小全不敢相信地望着他老爹,问道:“爸,张翠松不会真的是你杀的吧?”

    张德旺不说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还抱有最后的幻想,就是警方没有找到证据,所以他面对儿子的问话,他不能承认。

    如果承认了,就相当于有了口供。

    但是他也没有否认,这就是在告诉张小全:“不错,人就是我杀的,现在就看警方有没有证据了。如果没有证据,警方不能把我怎么样。你就不要掺合这件事了。”

    张小全目瞪口呆,拿着手机怔在原地,没有给养殖场里的兄弟们拨打电话。

    刘震宇收起自己的手机,冷哼:“打呀,怎么不打了?”

    张德旺向刘震宇哀求道:“刘所长,一切都与我儿子无关,求求你不要激他犯错误了!”

    刘震宇盯着张德旺的眼睛,说道:“你可以认为我是在激张小全犯错误,也可以认为我是在帮助张小全!这一切的选择权,在于你们父子俩。”

    张德旺和张小全都不明所以,不清楚这个派出所所长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刘震宇对张德旺解释了他这话的含义:“不错,你们没有听错,我是激怒张小全,也是在帮助张小全。难道你就让你儿子一个人下去,将他母亲的尸骨打捞起来吗?我不让他找一些帮手来,你就只能看着他一个人下水去打捞他母亲的尸骨了。我告诉你,我们是不会下水帮助他打捞他母亲的尸骨的。”

    张德旺听到刘震宇说的这句话,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浑身有点哆嗦。

    他知道警方已经掌握了一切。

    他最后的幻想破灭了,整个人都苍老了很多,有气无力地问张小全:“全伢,你需要人帮忙吗。”

    张小全还傻愣着问:“帮什么忙?什么我母亲的尸骨?我妈不是被你打跑了吗?”

    张德旺不敢看张小全,低头不语。

    刘震宇替他回答了张小全的问话:“你妈不是被你老爹打跑的,而是被你老爹打死的。你老爹打死你妈后,将她扔到水里了。现在你考虑一下,是否需要人手帮你将你妈的尸骨捞起来,如果需要,你就马上打电话叫人来。当然,你叫来的人也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帮助你阻止我们拘捕你老爹。”

    张小全没有理睬刘震宇,而是跑过来抓住自己父亲的肩膀,怒喝:“爸,我妈呢?我妈究竟去哪里了?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

    张德旺这个冷血残酷的农村大汉,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全伢,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就在五年前,你妈被我喝醉后失手打死了,扔在后院里的那口井里。你下去将她打捞起来吧!”

    张德旺说罢,痛哭失声,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捂起了脸。

    “妈!”张小全撕心裂肺地哭喊了一声,撒腿向后院跑去,来到那口水井边,发了疯似的用力抬起石盖,掀开扔到一边,就要往井里跳下去。

    刘震宇和武建军押着张德旺赶到,及时阻止了他,他象发了疯似的推开刘震宇,骂道:“滚开!我要下去找我妈!今天谁要是敢阻挡我,老子就杀了谁!”

    刘震宇说道:“我如果想阻挡你找你妈,就不会告诉你这件事了。你这样下去,不但捞不起来你妈,你自己也很危险。我们下来时带了工具,你戴上后再下去找你妈。”

    他说完后,从背包里拿出氧气袋和面罩,以及防水手电筒,递给张小全。

    张小全这才明白过来,水井长期废弃不用,井下空气肯定稀薄,并且还要下到井水中寻找尸骨,没有氧气面罩,根本不可能下到水底。

    他伸手要去拿氧气袋和面罩以及防水手电,刘震宇又把手缩回,扬了扬这些工具,说道:“使用我们的氧气袋和氧气面罩可以,不过有个条件,你下去打捞你母亲的尸骨时,将你父亲扔到井下的所有衣物,一起全部捞上来。”

    张小全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神情悲戚地接过刘震宇手中的氧气袋和面罩,戴好后顺着井壁上镶嵌的钢筋楼梯,向井下爬去。

    与此同时,刘震宇在张德旺的指点下,架好辘轳,将井上吊着的一个打水用的大木桶吊了下去,对着井里向张小全大喊:“找到你妈和你父亲的衣物后,装到这个木桶里面,扯三下绳子,我们就拉木桶上来。”

    张小全下到井下几分钟后,拉动了早已放到井底的木桶的绳子,扯动了三下。

    刘震宇开始拉动绳索,不一会儿,桶被拉了上来。

    借着手电的灯光看去,木桶中装着一个衣服缠绕着的人体部分骸骨,因为时间久远的原因,有一些骨头已经散架,但是因为投下水井时身上穿了衣服,所以衣服将散架的骨头包住了。

    这个人体骸骨的后颅骨处,有明显的生前被击打过的痕迹,都塌陷了,显然就是被张德旺失手打死的唐影乐了。

    木桶中除了唐影乐的骸骨和衣服外,在底下还垫了几件男式的外套,裤子,还有衬衣,及一双男式皮鞋。

    显然,这是张德旺的衣服。

    在那件白色的男式衬衣上,还隐约有暗红的血迹,应该是张德旺杀人时,血液喷溅到衬衣上,将部分白色染成了红色,即使将血衣扔到水里,这染红了的颜色也没有褪去。

    刘震宇指着那一具人体骸骨问张德旺:“这是你老婆唐影乐吗?”

    张德旺不敢去看,蹲在地上,点头回答:“是的。”

    刘震宇又指了指打捞上来的那些男式衣物问:“这件外套,还有裤子,以及白衬衣,鞋子,是你杀张翠松时穿的吗?”

    张德旺也点了点头,回答:“是的。”

    武建军拍照取证完毕,将张德旺杀人时穿的衣服鞋子装入证物袋,对张德旺说道:“现在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德旺一付生无可恋的样子,颓废地说道:“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订阅可以扑街,人品一定不能败!为了不败人品,老余会努力写好这第一部小说。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