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7 水井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7 水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苦苦思索着,觉得脑袋里一片雾茫茫的,感觉自己就象在黄山看云一般,云山雾海的,没有一丝头绪。

    这时,张石柱的声音,如同从天外云端飘进他的思绪里:“你们在他家后院里搜查时,有没有看一看他家后院子里有没有水井?”

    水井!

    刘震宇昨晚搜索时,忽视了水井。

    几年前,最高领导层担心农村里的老百姓村吃的是不干净的水,启动了惠民工程,村村通了自来水,以前各家各户自己挖的水井基本不用了。是以昨晚他和武建军搜索时,在张德旺家后院里根本就没有留意水井。

    看来今天晚上务必再夜探一次张德旺家。

    张石柱来了一句天外之音后,又闭目在那里打坐了,仿佛他自始自终,并没有说话一样。

    刘震宇对他表示感谢,“要不我叫人来给你把手铐脚链打开吧。不过你还得在派出所呆几天,相信你能理解。”

    张石柱眼睛都没有睁开,说道:“不必了,呆在派出所,戴上手铐脚链体验一下失去自由的感觉,挺好的。”

    看来这个嫌疑人,不是一般的淡定,淡定得让人怀疑他内心有恃无恐。

    他似乎根本就不怕警方无能,找不出凶杀的真相,从而葫芦僧断糊涂案,认定他是杀人凶手。

    他倚恃的究竟是什么呢?

    刘震宇想不出,也不想浪费脑细胞去想,看着张石柱老神老在的闭目盘腿打坐,如老僧入定一般,摇了摇头,走出留置室,不再妨碍这位高人静坐冥想了。

    到了晚上,刘震宇和武建军正准备出发时,王显贵和郑天民两人已经返回派出所。

    他们向刘震宇汇报工作,走访了唐影乐的父母,还有唐影乐以前的好友,最近五年里都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

    而在五年前,唐影乐是经常跟他们打电话联系的。

    他们两人据此判定,唐影乐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这些汇款很有可能是掩人耳目的。

    他们拿出在唐影乐老家汇款单拍照给刘震宇看。

    刘震宇看了所有的汇款单照片,上面的字写得只有小学生水平,笔迹都差不多。

    五年前汇款单上的字自然一点,五年后汇款单上的字给人的感觉是在模仿。

    五年前的汇款次数多一点,之后的汇款次数就少一点,但每次汇的金额都一致,每次汇款五百元。

    只有一次金额异常,五年前有一次汇款金额为五千。

    汇款人地址一栏,通篇一律都是张家村,无论是五年前邮戳是安全镇的,还是近五年来盖的外地的邮戳。

    当刘震宇看见汇款人地址中“张家村”的那个“张”字时,眼睛微微缩了一下,找出装张翠松的那个麻袋的拍照,认真对比了一下,四人都一致认定:“这个张字,跟唐影乐写的张字,出自于同一个人的笔迹。”

    也就是说,那个麻袋上的“张”字,是唐影乐写的。

    那么村里出现的所有麻袋,都是张德旺家里的了。

    刘震宇对武建军说道:“带上武器,带上搜查证和拘捕令,我们准备出发。万一我们搜查时他正好回来,就直接采取强制刑事措施。”

    武建军点了点头,表示该带的都带了。

    王显贵和郑天民听说要去搜查张德旺的家,表示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也要一起跟去,为所长保驾护航。

    刘震宇摇头拒绝:“不行。你们俩昨天和今天,都在赶路,没有睡觉。今晚我给你们安排的任务,就是睡觉。”

    二人不接受睡觉这个任务,强烈要求跟他们一起下乡。

    刘震宇眼睛一瞪:“我命令你们现在就去睡觉。手机要开着,如果有情况需要你们下乡,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赶快去睡觉,这是命令,执行命令吧!”

    王显贵和郑天民这才乖乖到宿舍睡觉去了。

    刘震宇和武建军驱车下到张家村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了。他们还是将车停靠在路边的大槐树下,悄悄漫步进入张家村。

    整个张家村都陷入沉寂的夜色之中。

    夜空有微微的星光,能看见村落里槐树上点点白槐花的花影。花香沁人心脾,让人觉得尘世是如此的美好。

    远处入眼的是湖泊,在夜色中望去,如同玉带一般围绕着整个村落。

    在一片夜虫私语声中,夹杂着偶尔的几声犬鸣,使整个村落显得很是安宁。

    夜间睡在这样一个村落,感觉就如同睡在如诗如画般的仙境。

    可是就是在这么美好的仙境中,竟有人在夜间出来持刀行凶,破坏了这一片安宁,简直是大煞风景。

    一定要找到这个家伙的犯罪证据,将他绳之以法!

    刘震宇握紧了拳头,下定决心一定要抓到凶手。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老百姓如诗如画的田园生活。

    必须要抓到凶手!

    守护这一片乡土,是他职责所在。

    刘震宇迈出的脚步更加坚定而有力。

    来到张德旺家的后院时,隔壁屋子里的狗仍然象昨夜一样,在黑夜里狂吠了一阵。

    这次刘震宇和武建军没有理会狗叫,在看见张德旺家中没有灯火后,径直来到后院,纵身一跃,攀上院墙,快速爬入院内,跳进菜园中。

    一进入这个有点黑暗阴冷的菜园子里,那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就出来了。总感觉在每一根茂密的菜藤后面,似都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一般。

    刘震宇没有理会这种感觉,径直在这个菜园子里寻找起来。

    武建军问:“宇哥,你在找啥?”“找水井。你也帮着找一找,看看这个菜园子里,是不是有一口水井。”“好的。”

    武建军也打着手电筒,在黑暗的菜园子里搜索起来。

    他来到屋子后面一处瓜藤处,在一块圆形石板处停了下来,说道:“宇哥,你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水井。”

    刘震宇走了过来,只见地面上砌了一圈圆形的水泥砖壁,一块圆形的石板盖在那里,石板上还嵌有钢筋,显然是用来拉开石板用的。

    黑夜中不仔细看,在蔬菜和瓜藤的掩盖下,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有一口水井,这就是昨夜刘震宇搜索时,没有发现水井的原因。

    如果昨夜他能发现水井,也许今天他也不会被张石柱骂为猪脑子了。

    昨夜他判定如果张德旺的老婆是张德旺失手打死的,张德旺惊慌之下,肯定会选择就近掩埋。

    他想到的只是埋在土里,没有想到会直接扔到废弃不用的水井里。

    不知道昨夜他如果能找到这口水井,会不会想到张德旺可能直接将老婆扔下水井,造成事后即使被人发现了,也可以说成是他老婆投井自尽的。

    好一个奸诈凶恶的人!

    武建军一看见这个石井,立即想到了他们昨夜搜遍菜园子,没有发现动土痕迹的原因了:“张德旺杀了他老婆,把尸体往井里一扔,井盖一盖,没有人知道。即使有人知道了,也可以说是投井自尽的。估计他杀张翠松时穿的衣服,也是扔到水井里了。宇哥,我打开井盖,下去搜一搜!”

    刘震宇说道:“不急,我们先将那块手表还回原地,再来打开井盖,下水搜查一番。”

    “好。那你来打开他们家的后门。”

    刘震宇上前,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挑开门栓,二人在黑暗中轻车熟路地来到张德旺的卧室,将手表放回书桌上毛选下面的桌面上。

    刘震宇将手表放回原处的同时,还不忘了对着书桌上那几本***的典籍拜了拜。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窗外汽车引擎“突突”的声音,再一看窗外,一辆吉普小汽车已经驶到门前停下,汽车灯光已经照射到窗户里面了。

    武建军叫了一声:“不好,可能是张德旺回来了。有小汽车,估计是他儿子张小全开养殖场里的汽车,把张德旺接回来的。宇哥,我们赶快撤吧。”

    刘震宇摇了摇头,“撤?为什么要撤?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是来找证据抓人的。既然他回来了,我们就在客厅找一把椅子坐下,等他送上门来。”

    武建军担心张小全叫来养殖场的打手,阻挠他们抓捕张德旺,从而引发血战。因此想先回避一下,继续麻痹张德旺,然后等张小全回到养殖场后,在张德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出其不意将其抓捕。

    刘震宇却不想这么畏缩,既然杀人凶手回来了,就直接向他摊牌,将他带走。

    如果张小全胆敢叫来养殖场里的打手,妨碍警方执行公务,那么他就正好借这个机会,将这些不法之徒一网打尽。

    这次和上次不一样。

    上次他下到张家村,到养殖场和那些人发生冲突,双方只是就进场调查的意见没有达成一致。

    并且他们当时是临时调查,没有搜查证,养殖场的保安不让他们进场,并不违法。

    如果仅仅是因为保安袭警,就贸然开枪,一旦造成大面积伤亡,他们会处在一个非常被动的位置上。

    这次不一样。

    这次他们是抓捕杀人犯。

    如果张小全再次叫来养殖场里的打手,阻挠他们抓捕,那么他们的手枪就派上用场了。今天下来,子弹可是准备得很充分的。

    一枪在手,世界我有。来多少凶徒,刘震宇都有信心将其制服。

    武建军拗不过刘震宇,和他一起来到客厅,在八仙桌前找了椅子上坐了下来,静等张德旺开门进屋。

    他掏出手枪,将子弹上膛。

    在他看来,一场血腥的冲突在所难免了。

    下午两点灵异热门分类推荐罪案谜,老余帮忙推荐一下朋友的书,书荒的朋友可以看看《世子大人驾到》,《永恒的基因》,《转身成名》,《构装高塔》,《彪悍人生走一回》,《我在天庭送快递》。看这些书名是不是都比罪案谜宗高大上啊。那个,罪恶谜宗是长跑冠军。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