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6 两种推理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6 两种推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二人带着浪琴手表,回到安全镇派出所,准备晚上再去一次张家村,将这块手表放回原地。

    一想到那个屋子里阴森的感觉,二人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他们将张石柱是杀人凶手的消息,已经在张家村放出去了,张德旺如果真是杀人真凶,听到这个好消息,估计会认为警方根本没有怀疑到他,随时都有可能返回张家村。

    所以必须尽快将手表放回去。

    回到派出所时,已经是下午两点。

    武建军召集警员开会,传达市局副局长郭开喜的指示,为刘震宇接下来要办的案子制造舆论,提前动员。

    刘震宇心情不佳,没有出席这一次动员大会,而是去到张石柱的留置室,想跟张石柱聊一聊,看看能否从他这里得到暗示。

    他总感觉这个张石柱不简单。

    在审讯他的过程中,他很多情况似不想说,又似无意中透露出来,又似被逼无奈才交待。

    总之在审讯这家伙时,这家伙虽表面紧张,但其实内心很淡定,似根本不担心警方会认定他是真凶,让审讯的民警摸不透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也许他还有更多的情况没有向警方透露,需像逼偷他老婆内裤的张有德一样,再逼一逼这个张石柱。

    他在监控中观察了一会张石柱,这家伙席地盘坐在留置室里,闭目端坐,有如老僧入定一般,看不出他脸上有紧张担心的表情。

    刘震宇来到留置室,告诉他:“我们昨晚去过张德旺家,搜查过了,没有任何发现。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物证可以证明是张德旺杀了张翠松。”

    他当然不会将张有德的口供告诉张石柱,否则怎能起到逼他开口的目的。

    张石柱睁开眼睛,瞟了一眼刘震宇,没说话,重新闭上了眼睛,等了片刻,正当刘震宇以为他不想说什么时,他又小声来了一句:“废物!”

    刘震宇装作被激怒了,厉声喝道:“放肆!”

    张石柱受到惊吓,张开了双眼,眼睛里明显带着害怕的神情,仿佛很害怕刘震宇发火。

    刘震宇低头与张石柱的眼睛对视,观察着张石柱,说道:“其实你根本就不怕我,甚至在你的内心里,你有点蔑视我。对不对?”

    张石柱:“不,我很怕你。”

    刘震宇:“你怕我什么?”

    张石柱:“我怕你打我。”

    刘震宇:“你少给我装蒜!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情况隐瞒起来了,没有向警方交待?”

    张石柱:“我又不是杀人凶手,你让我交待什么?交待人是我杀的?我没做过的事,怎么向你们交待?”

    刘震宇拿出张德旺的那一块手表,对张石柱说道:“我们在张德旺家搜查时,发现唯一可疑的是这块手表,表不走了,里面也进过水。我们最初怀疑是他行凶时,手上戴着这块表,染上了血,所以清洗时进了水。不过我们进行鉴定时,没有找到血液残留。所以在张德旺家里,没有找到他行凶杀人的物证。这对你非常不利啊!”

    张石柱问:“那么他老婆的事呢?也一无所获?”

    刘震宇告诉他:“我们的人已经去了他老婆的湖南老家,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传来。”

    正说着,刘震宇的手机响了,是王显贵的来电。

    刘震宇对张石柱亮了亮手机,告诉他有消息了,然后当着张石柱的面接听了电话。

    王显贵在电话中向刘震宇汇报,他们已经从唐影乐老家出来了,准备启程返回。

    根据他们的了解,唐影乐已经有五年没有回老家了。五年前张德旺还到唐影乐的老家去闹过一次,告诉唐影乐的父母他老婆跑了,再也没有回家,让唐影乐的父母将他们的女儿交出来。

    唐影乐根本就没有回过湖南老家,她的父母怎么能将女儿交出来?只能安抚张德旺说,如果他们的女儿回来了,会让她回张家村的。张德旺这才气冲冲的离开。

    此后唐影乐的父母偶尔会收到一两次唐影乐的汇款,汇款的金额都不多,只有几百块。不过汇款单上留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

    唐影乐的父母虽很想女儿,但是想起张德旺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又不希望女儿再回张家村,也不希望女儿回湖南老家,免得被张德旺过来找到,领回张家村继续对她家暴。

    他们的女儿给他们汇款,虽然没有通过电话,但是只要女儿在外面没事就好。

    刘震宇询问有没有查一下唐影乐的汇款地址?

    王显贵告诉他,唐影乐的汇款地址没有固定的,有时是在江城邮局汇的,有时是在深圳,有时在南宁,基本上是下一次汇款的地点,与上一次汇款的所在地都不一样。

    刘震宇问王显贵:“你们有没有问她父母,汇款单上的字,笔迹是唐影乐的吗?”

    王显贵回答:“问过了,她的父亲说字是他女儿写的,所以他们确定自己的女儿虽五年没回攸县老家看父母了,但肯定还活着。每一张汇款单,我都已经拍照留证,等回到所里,所长可以看一看。”

    刘震宇叮嘱他们不要疲劳驾驶,如果累了就找家酒店先休息一下。

    王显贵回答说派出所里经费本来就紧张,能省点就省点。他和郑天民轮换着开车,不开车的人就在车上睡觉,预计天黑时就可以赶回来。

    挂断电话后,刘震宇望着张石柱问道:“你听到了吧,他老婆不定期给她爸妈汇钱呢。看来你说的他老婆可能是被他家暴打死的说法,不太靠谱。”

    张石柱冷笑:“死人给活人汇款,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他老婆死了?你是不是向警方隐瞒了什么?快说!”

    张石柱闭上眼睛,继续盘腿打坐,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丝毫不理会刘震宇的严厉态度。

    刘震宇绕着张石柱转了一圈,将这个家伙全方位打量了一遍,寻找着他的弱点进行攻击。

    “你是杀人凶手的消息,已经在张家村传开了。估计张德旺听到警方认定你是凶手的消息后,很快就会回到张家村。现在你老婆一个人在家里休养,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张德旺回村后,很有可能会给你老婆送送茶叶什么的,帮助你安慰一下你老婆。”

    张石柱双眼猛然张开,眼神如电一般射向刘震宇,显得愤怒又冷酷:“你们真在张德旺家后院子里搜查过了?”

    “搜查过了,不过是天黑搜查的,我不能确保没有遗漏。他家后院子是一个菜园,我当时想如果他老婆是被他家暴打死的,他的第一反应是就近找地方埋掉。那么这个菜园子就是最好的掩埋地点。如果他将他老婆在菜园子里埋掉,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那么他杀张翠松时穿的衣服,鞋子之类的,肯定会按照惯性思维埋在后院子里。因为他认为这样是很安全的,不会有人发现。我们在他家后院的菜园子里,把每一寸土地都仔细看了一遍,没有新挖过的痕迹。”

    张石柱认真的盯着刘震宇,刘震宇感觉这个家伙对他的轻蔑似乎淡了一些,还以为这家伙会表扬几句你很聪明之类的话,没想到这个家伙的表扬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你还有点脑子,不过很可惜,有的只是猪脑子。”

    刘震宇挨了骂,没有发怒,而是对张石柱的话来了兴趣:“哦,此话怎讲?”

    张石柱又闭上了眼睛,端坐在那里,仿佛刚刚的愤怒和冷酷都与他无关,像一个宝相庄严的高人一样,开始了对凡夫俗子的指点:“你的惯性思维的逻辑是对的,这是你有脑子的地方。但是你在运用逻辑思维时,你的起点错了。你的起点是你拍脑袋假想出来的。你假设他家暴打死老婆后,将老婆就近掩埋,就埋在菜园子里。这个是你自己凭空假想的。你用凭空假想出来的东西,来进行推理,当然得不出正确的结果。你本来已经接近真相了,可是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偏离了真相,所以说你是猪脑子。”

    刘震宇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还真的犯了一个推理上的错误。

    他犯的这个错误,自己没有察觉,这个盘腿打坐的人,却一眼就看出来了。没想到高人无处不在啊。

    这家伙爱打坐,是不是打坐真能开启人类通往宇宙的智慧?

    看来他今后也要学习学习,每天再忙也要打坐打坐才行。

    他被这个宝相庄严的人骂是猪脑子,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很开心,虚心请教:“那我该怎么做,才能得到正确的结果呢?”

    张石柱继续扮演他世外高人的角色,进行着闭目打坐中的指点:“你应该以事实为起点,来进行惯性思维的推理。从他老婆被家暴打死为起点,任何假想都只是假设,而不是事实。你正向推理不出来结果,为什么不尝试着反向推理一下?反向的起点,是有事实为依据的。”

    刘震宇也是一个聪明人,听了张石柱的点拨,内心立即雪亮起来。

    是啊,他之前犯了一个推理上的错误,就是以张德旺打死老婆为起点,来推理张德旺杀人后掩埋物证的地方。

    张德旺将他老婆打死后埋在菜园子里,这是刘震宇假想出来的,这个起点本身可能不成立。

    如果他尝试反向推理,从终点开始向起点推理,以张翠松被沉到水底的事实作为终点,来推理起点,那么张德旺杀了他老婆,肯定是认为沉到水底比较安全。

    那么他老婆若真是被他家暴打死了,就极有可能沉到水底了。

    他老婆被他沉到水底了,他认为很安全,那么他刺杀张翠松时穿的血衣,鞋子,回到家后,也沉到水底,人不知,鬼不觉。

    那么这个有水的地方,在哪里呢?

    大家猜猜这个有水的地方是哪里?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