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5 表面没问题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5 表面没问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微微亮,刘震宇就和武建军起身出发,向市区赶去。

    他们要将张德旺家里搜出来的那块可疑的手表,拿到市刑警鉴定中心去做一个检验,看看表里是否有血液残留。

    这块表是趁张德旺不在家时,偷偷潜入搜查取得的。如果表没有问题,他们要赶在张德旺回来之前,将表还回原地。否则张德旺回家后,发现价值八千块的手表不见了,选择报警,那他们就尴尬了。

    不过这块手表的确值得怀疑。这块手表肯定用水洗过,并且不是一般的清洗,而是反复清洗,不然对于具有防水功能的浪琴表而言,表盖里不可能会有水渍的痕迹。

    现在张翠松遇害一案,虽然人证有了,但是物证不够。必须要在物证充分的情况下,人证才能更令人信服。

    仅凭张有德说他听见遇害人说的那句“张德旺,我草泥马的”这一句话,不足以成为铁证。因为这是一面之词。有可能他听错了,也有可能他故意陷害张德旺。只要有这种可能性,上了法庭,法官都不会单一采信。

    要将张德旺的杀人罪行坐实,除非还有其他人,也在当晚听到了遇害人喊的那句话,与张有德的证词形成佐证。

    但是没有其它人听到,包括最不希望张翠松遇害,并且离案发现场很近的钱小燕,也没有听到。

    所以现在即使知道张德旺杀了人,但没有物证,站在依法办案的角度,也不好抓他。

    除非遇到了黑警察,野蛮执法。

    如果是黑警察,这时要将张德旺的杀人罪行坐实,肯定先将张德旺控制起来,然后通过审讯取得他亲自承认杀人的口供。

    这一点有难度,不进行严刑逼供,张德旺当然不会轻易承认。而严刑逼供首先是违法的,其次严刑逼供可能产生冤案,刘震宇向来不允许自己办的案件中,出现严刑逼供这种行为。

    张德旺在张家村影响很大,没有充分的证据,对他采取刑事措施,尤其是严刑逼供,很容易引起警民冲突。

    那就只剩下取得物证这一条路了。然而他们潜入张德旺家,没有搜到他行凶时穿的衣服,鞋子。只发现了这块手表,有极大的嫌疑。若非手表上沾了血,谁吃饱了撑着用水冲洗手表?

    他们二人赶到刑警队,等候在这里的杜月月就将他们带到鉴定中心,拿出手表送检。

    等候鉴定的物证很多,杜月月若不亲自过来,他们送检的这块手表按常规手续排队的话,起码要等到三天以后了。

    在杜月月将手表递进鉴定室后,鉴定的技术人员只看了这块手表一眼,就说道:“这块手表理论上不需要鉴定,因为表面上没有问题。”

    旁观的刘震宇问:“为什么理论上不需要鉴定?这块手表进过水,我们想看看表里面是否有血液残留。”

    鉴定的技术人员解释道:“这种高级手表,都经过特殊的防水处理。一般情况下,水和血液都无法进入表里面。而现在这块表里面有水渍,只有一种可能性,表的主人拆开清洗过。”

    技术员没有解释太多,武建军还是没听明白为什么这块表理论上不需要鉴定,但刘震宇却在瞬间已经明白了这中间的逻辑。

    手表经过特殊的防水处理,即使凶手在行凶时将手表戴在手上,血液也进不到手表里面去。血液只能停留在表面上。表面上的血液,很容易清洗干净。而现在手表里面都已经有了水渍,说明凶手在洗干净了表面后,还不放心,担心手表里面也渗进了血液,将手表拆开后,把手表里面也彻底清洗了一遍。

    手表里面本来就进不了血液,用水清洗后,就更不会留下什么了。

    凶手如此谨慎,如此心细,想找到他行凶后留下的物证,难如登天。

    他留下来的,估计就是为了给警方看到的。比如张翠松的那件血衣,再比如杀死张翠松的那把刀,这些应该是凶手想让警方看到的,不然的话估计警方根本找不到血衣和凶器。

    刘震宇找到物证的最后希望也破灭了,神情非常沮丧。

    杜月月对鉴定的技术员说道:“小宋,还是拆开看看吧,万一里面真有血液残留呢?”

    小宋笑了笑,说道:“好吧,既然杜大美女发话了,那就碰碰运气。”

    他先从手表上将指纹提取完毕,告诉刘震宇:“只提取到一个人指纹。”

    刘震宇让他与凶器上另一枚指纹进行对比,确认凶器上的第三枚指纹,与手表上的这一枚指纹吻合。

    手表上的指纹,是张德旺的,凶器上的第三枚指纹,也是张德旺的。

    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他们并不感到惊喜。

    然后小宋熟练的将手表拆开,放到显微镜下仔细观看,没有发现。

    最后他又涂抹了一些试剂到手表里面,进行观察,还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小宋将手表清洗干净安装好后,递还给杜月月,说道:“表里如一,没有问题。”

    杜月月接过手表,笑着夸奖了一句:“小宋,行啊,都出口成章了!”

    小宋得到杜月月的夸奖,非常开心,“随时愿意为月月姐效劳啊!”

    小宋开心了,刘震宇和武建军二人就非常不开心了。

    昨天晚上他们二人不辞辛苦,潜入到那个让人感觉有点阴森窒息的房子里,感觉就象有鬼在背后盯着他们一样。好不容易找到这块可疑的手表,现在啥问题都没有。除了沮丧,还是沮丧。

    杜月月只能将他们送到刑警队的门口,安抚他们继续努力,一定会有发现。

    二人闷闷不乐的去到郭开喜的办公室。郭开喜叫来秘书给二人泡好茶,听取了他们对这起杀人案的汇报。

    在听说还没有找到确切的物证后,郭开喜作了指示:“人命关天的案子,必要的时候,可以先将嫌疑人控制起来,采用一定的手段取得口供,也是允许的。如果村民不理解闹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调动防暴大队把闹事的村民抓起来。”

    这就是在暗示刘震宇他们对嫌疑人用刑了。这也是刘震宇对郭副局长没好感的原因之一。

    刘震宇听了郭副局长的指示,表面上感谢,内心却很清醒:“坚决不能再因为破案,从而逾越法律。”

    正汇报着,报社的记者来了。

    郭开喜向记者将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遍,让记者们对刘震宇和武建军作了简单的采访。

    采访完毕后,郭开喜授意记者在报道里这样写,基层公安干部牢记市局郭副局长的教诲,时刻对潜在的犯罪行为保持警惕,在看见一群青年手拿棍棒走在大街上时,身为安全镇派出所领导的刘震宇和武建军二人,想起了郭副局长的教诲,密切监视这一群人的动向,及时制止一起预谋打砸老百姓寓所的恶性治安案件,使得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得到了强有力的保护。

    郭开喜对记者的这一番授意,让武建军佩服得五体投地,能当上市局常务副局长,果然是高明。

    不过再高明,貌似也没有高过他武建军啊,他武建军昨晚已经知道郭开喜的意图了。

    如果郭开喜让一让,把位置让给他武建军,他也可以干好。

    武建军这边正暗自腹腓,刘震宇已经向郭副局汇报起了他上任前安全镇发生强拆命案的事。

    郭开喜听罢,连忙送走报社记者,特地叮嘱他不能乱写,然后一脸疑惑地望着刘震宇:“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之前没听到钱大有汇报呢?”

    “他们可能已经将这个案子摆平了,所以就没有向郭副局长汇报。”

    郭开喜拍案而起,怒骂:“钱大有这个混帐东西,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刘震宇暗喜:有戏!

    一般领导对某个案子拍案震怒后,后面的剧情都是指示要依法严办。

    就在刘震宇期待郭开喜拍案震怒之后,下达彻底调查这一起强拆命案时,郭开喜话风一转:“这个案子他们已经摆平了,再翻出来,有损政府的形象。是否重新调查,你自己决定。这后面应该很复杂。你如果决定一查到底,遇到任何困难和阻力,我都全力支持你。陈宇高到任江城市高官后,全力反腐,到目前为止,江城市还没有办一起像样的反腐大案。”

    刘震宇便将手中掌握的钱大有违法乱纪的情况,也向郭开喜汇报了一遍。

    郭开喜盯着刘震宇,明确告诉他:“我支持你从严查办钱大有。你想查就大胆的查,我全力支持你。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钱大有是赵局长安排到安全镇的。但不管是谁安排的,只要违法乱纪,就要一查到底!”

    刘震宇计划在命案侦结后要查办的两大案子上,现在得到市局常务副局长的明确表态,他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算是手表没有验出血液的一点安慰奖。

    刘震宇又向郭开喜汇报了童伟的事,说自己已经免去他在安全镇派出所内担任的职务,希望能尽快将他调离。

    郭开喜点头同意,说道:“听说你上任第一天,和武建军将这个副所长打了一顿,今后你们不能这样冲动。你既然已经将童伟免职,我就将他调到市内哪个派出所,让他做一个普通警员吧,总不能你免了他,我还让他到其它地方继续担任副所长。让他在待遇上继续享受副科级干部的待遇就行了。”

    郭开喜说完,端起了茶杯。

    刘震宇连忙对郭开喜表示感谢,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下到安全镇派出所指导工作,然后起身告辞。

    出了郭开喜的办公室,武建军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宇哥,你说郭开喜这老狐狸,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又是登报表扬我们,又是全力支持我们查办钱大有,我怎么老感觉这老狐狸没安好心呢?我仿佛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炮灰的味道。”

    刘震宇瞪了武建军一眼:“你怎么能这样想领导呢?领导已经明确表态,让我们全力查办强拆命案和钱大有,我们要牢记领导的教诲,把事情办好。今天领导的指示,回去后你向同志们传达一下,造一下舆论。等张翠松遇害一案侦结后,立即执行领导的指示!”

    刘震宇直接拿鸡毛当令箭,把郭开喜模棱两可的态度,说成了明确指示严查强拆命案,这官场厚黑学,令武建军佩服得直竖大拇指。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