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4 流氓给警察上课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4 流氓给警察上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人将孙民华叫了过来,让他将此次打砸行为中领头的那个青年,带到审讯室,开始了审讯。孙民华做笔录。

    据孙民华介绍,这名带头青年名叫向阳,是安全镇东风街上的居民,读高中时便在学校里拉帮结派,欺压学生,派出所都有他的案底。

    向阳高考没有考上大学,又没有工作,整天在安全镇厮混,聚集了一帮以他为首的青年,搞了一个俱乐部形式的健身馆,取名叫安全健身会。

    凡是到他安全健身会办理会员卡的居民,既可以在健身馆健身,又可以享受他提供的保护。

    他自任会长,将手下这些青年组织起来,承接当地的各种工程业务,开保安公司,放高利贷,总之只要能赚钱的业务,他们都会插上一手,这其中就包括拆迁。

    富星挥雨公司在安全镇的房地产项目,拆迁工作便是委托安全健身会全权负责。

    向阳在高中毕业短短几年时间,便混成了安全镇地下势力的老大,整个安全镇,除了曾军的势力,无人敢与安全健身会争抢生意。

    向阳近几年膨胀的很快,安全镇上的任何势力都要让他三分。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取代了曾军,成为了安全镇的地下老大,将从安全镇起家的曾军也不放在眼里了。

    有一次政府修高速公路,他和曾军为竞标安全镇境内这一段的工程,私底下进行谈判,希望曾军放弃竞标。

    曾军早已发展成大鳄,安全镇内的一些小生意,看不上眼,让给向阳就让了。

    可是高速公路这种大工程,曾军当然不会放弃,双方没有谈拢,手下势力发生冲突。

    曾军一怒之下,派出手下,将向阳的安全健身会包围,在安全健身会的健身馆里,将向阳和他的心腹手下控制起来,一顿围殴。

    向阳这才认清自己的实力,跟曾军训练有素的属下相比,他们这一帮人简直是乌合之众,曾军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摁死他。

    从此向阳老实下来,非常低调,也开始注重对手下势力进行组织和训练。

    向阳虽然在曾军面前老实下来,但是对于其它竞争对手,他更像恶梦一般的存在了。因为他的手下经过组织训练后,尤如一支小型地下武装,与这些人争锋,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富星挥雨为拆迁工程进行招标时,整个安全镇境内,只有向阳的这一家公司参与竞标,没有其它势力敢竞争。

    富星挥雨公司见向阳在安全镇是地下霸主,也很乐意将非常棘手的拆迁工程交由安全健身会负责。

    听了孙民华的介绍,刘震宇想象着向阳的嚣张样子,又想象着曾军派手下教训向阳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对孙民华的介绍表示满意。

    三人进到审讯室,对向阳展开了审讯。

    武建军问:“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向阳冷笑着反问:“我犯了什么罪?”

    武建军告诉他:“你犯了故意毁坏财物罪。”

    向阳呵呵一笑,表情轻松自在,继续问武建军:“这位警官,请问故意毁坏财物罪,是刑法中哪一条的规定呀?我没上过大学,你别给我乱安罪名,请把法律的规定讲给我听听。”

    这家伙没有丝毫悔罪的觉悟,被抓了还让警察背诵刑法,当自己是老师拷问学生啊?武建军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但这家伙又是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让他找不到对付这家伙的借口。

    坐在中间的刘震宇敲了敲桌子,微笑道:“黑社会也开始学法律了啊?好,既然你这么好学,我就免费给你当一回法律课的老师。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纠集三人以上公然毁坏公私财物的,就犯了故意毁坏财物罪。你纠集了多少人你心里清楚吧?”

    向阳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然在深夜的大街上,他碰见刘震宇下车盘问时,就不会妥协了。现在他仍然表现出了他的聪明,听了刘震宇的普法知识教育后,表现得像一个好好学生,很是虚心的问:“尊敬的法律课老师,请问犯了故意毁坏财物罪,法律规定应该怎么处罚?”

    刘震宇笑了笑,说道:“你刚刚开始打砸,就被我们制止,毁坏的公私财物数额较小,情节较轻,属一般违法行为,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但你纠集的人数远远超过了三人,并且打砸的目的是为了恐吓老百姓。所以你属情节较重的,要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罚款一千元。你对我的处理有意见吗?”

    向阳点了点头,说道:“非常感谢你给我普法。如果我真的犯了故意毁坏财物罪,你这样处理我,我当然没有意见。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你。”

    刘震宇对向阳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请问。”

    向阳问道:“我刚刚听你律知识,是纠集三人以上毁坏公私财物的,才犯了故意毁坏财物罪。我现在想问的问题是,如果纠集三人以上毁坏的是自己的财物,是否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刘震宇感觉向阳提这个问题,抱有很强烈的目的性,带着某种企图,但是又不清楚他提这个问题,企图是什么。现在嫌犯提了这个问题,他必须予以解答:“如果你纠集三人以上,毁坏的是你自己的财物,那么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向阳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神情愉快地说道:“那你们还铐着我干什么?还不赶快将我放了?难道你们想知法犯法?”

    当向阳说出这一句话后,刘震宇就确定自己掉进了向阳给他挖的坑里了,这个坑具体是怎么挖的,相信不用他问,向阳也会给他解释清楚。

    果然,向阳接着开始反过来给他们上起了课:“那些拆迁户住的临时安置房,全部是我建起来的,我拥有这些临时安置房的临时产权。也就是说,我刚刚去打砸的是我自己的财物。你们刚刚说了,打砸自己的财物,不属于违法。”

    向阳说完以后,还特地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权属证明来。

    武建军拿过向阳掏出的权属证明,与刘震宇一起观看,上面盖有安全镇政府相关部门的公章,证明那些临时安置房确实属于向阳的个人财产。

    看来这家伙行动之前,就将一切准备好了,还装作不懂法律,请刘震宇给他讲课,就是为了反制刘震宇,用法律作武器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辩护。

    刘震宇这才明白,向阳专门负责拆迁工作,这些构建临时安置房的铁皮等,都属于安置方提供的财产,不属于拆迁户的。向阳负责富星挥雨项目的拆迁工作,属于安置方,这些安置房的铁皮、雨篷等,都属于向阳的私人财产,等小区建好后,拆迁户分到房子了,这些安置房就会拆掉。

    刘震宇为向阳的精彩表演鼓起了掌,毫不吝啬地称赞道:“高,实在是高!黑社会并不可怕,就怕黑社会有文化。你是我第一个遇到的有文化的黑社会。”

    向阳立马纠正刘震宇的说法:“刘警官,请注意你的措辞。我们不是黑社会,我们是健身会。我们只是聚集了一帮弱者,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一起抱团取暖而已。我们做的是正当生意。”

    刘震宇讥笑向阳:“你读高中就在学校欺负学生,出了社会又欺压百姓,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弱者?你在做生意的过程中,恐吓老百姓,恐吓竟争对手,还好意思说自己做的是正当生意?”

    向阳被怼得无话可说,转移了话题,问道:“三位警官,请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刘震宇点头说道:“你可以走了。”

    “那我的那个被你们一起抓进来的手下呢?”

    “他也可以和你一起走了。”

    刘震宇命孙民华上前,给向阳打开手铐,立即放人。

    向阳领着他的那名下,一边对刘震宇表示感谢,一边称赞道:“我和很多派出所打过交道,你是我见过的所有警官当中,最有专业素养的警官。我很佩服你,也非常感谢你刚刚给我上的法律课。你的法律课很精彩。如果我高中老师讲的课,能有你一半精彩,我也不至于走今天的这条路。你不去法学院当教授,实在是浪费人才了。希望今后有机会,能继续聆听你的法律课。”

    刘震宇被这黑帮分子当面嘲讽,还不能发作,只能面无表情警告他:“这一回合你赢了,恭喜你获得自由。不过你别得意忘形,希望你今后克己守法,不要再干违法的坏事。如果你不珍惜这次机会趁早改邪归正,我们肯定还会有下一回合的较量。那个时候我会让你知道,老夫子不仅会讲课,还会将坏学生钉在原地猛打。”

    向阳哈哈大笑,回应道:“想不到刘所长也玩王者荣耀。我喜欢用曹操,每次遇见老夫子,我都能把老夫子打死。期待能在王者荣耀里和刘警官相遇,让我体验一回被老夫子钉在原地猛打的感受。期待我们的较量,再见!”

    向阳带着他的那名手下,非常开心地走出派出所的院门。

    武建军气得挥了挥拳头,说道:“宇哥,难道就这样放他走了?”

    刘震宇沉思着说道:“这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不放他走,难道等着他上法庭告我们?政府属于强权组织,黑社会也属于强权组织,区别就在于政府会遵纪守法,黑社会却知法犯法。政府造福于人民,为人民谋福利。黑社会造福于自己,为自己谋福利。当然,我们也可以不放他走,但那样我们和黑社会有什么区别?我们和下到安全镇,和黑社会的第一回合较量输了。我们要输得起,只有输得起,才有资格赢。我们七点钟将手表拿到市内送检,还要去向郭副局长汇报工作,抓紧时间小睡一会儿吧。”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