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0 手表有问题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0 手表有问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人情不自禁地回身察看,只见黑暗中的后院里,藤架子上蔬菜的黑影偶尔晃动,还真像是人影一般,让二人浑身一紧,连忙将后门关上,上好木栓。

    二人栓好门后,仍然不敢开灯。他们要先确定屋里没人,再拉上窗帘,然后才敢开灯。

    二人在黑屋子里摸索了一圈,将楼下的屋子探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人。又摸黑找到楼梯的位置,上到二楼,将二楼的房间也转了一圈,也没有人。

    二人这才敢拉上房间窗帘,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总算松了一口气。

    屋子里一片凌乱,衣服乱放,鞋子也不整齐,卫生也没有做,充斥着一股异味。

    整个屋子里,唯一让人觉得顺眼一点的是,书柜里摆了几本*****选集,*****理论,和*****谈治国理政。

    刘震宇看到这些著作,内心涌起一股力量,背后那种被一双眼睛盯着的感觉退去,来到书柜前肃立,双掌合十,对着这些经典之作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戴上手套,开始搜查。

    书桌上放着一只机械手表,听不到走动的声音,应该是坏了,还没有拿去修理。

    在笔筒的旁边,一个皮本子随意放在桌面,上面记载着一些杂乱的村务。

    武建军瞄了整个房间一圈,说道:“怎么老感觉这个屋子里,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息,总觉得像有什么人盯着我们一样。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张德旺的老婆真的被他杀死在这个屋子里,所以才让我们有这种阴森的感觉?”

    “有可能吧?一进到这个屋子里来,是有一种阴冷的感觉。我们尽快搜查吧,搜完了好离开这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

    他们在张德旺的卧室,拉上窗帘,借着手电筒的微弱灯光,开始认真检查张德旺的衣服,希望从中找到有血印子的衣服。不过很遗憾,他们将张德旺的每一件衣服都用放大镜看过了,都没有发现。

    在张德旺的衣柜里,还发现了女人穿过的旧衣服,应该是张德旺他老婆以前穿的衣服。

    拿出来检查时,刘震宇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似感觉有人走到身后,带起了凉风。

    难道是张德旺突然回来了?

    刘震宇猛然回头,一双锐利的眼神盯出去,身后竟然没有人,入目的是黑暗的室内物品。

    武建军明显也感觉到了,还小声叫了一声:“真特么邪门了!”

    明明感觉有人到了身后,回头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刘震宇没想到有一天这种奇怪的事,会发生到自己身上,感觉到非常不舒服,一脸阴沉盯着室内良久,决定不再理会这种感觉,继续搜查。

    衣服上没有发现,他就去搜查鞋子。他拿起张德旺家中的鞋子,每一双都用放大镜仔细检查,闻了半天臭脚的味道,也是一无所获,没有任何发现。

    如果找不到物证,抓捕到张德旺又能怎么样?

    只要他咬紧牙关,不要让警方撬开他的口,仅凭一把刀上有张德旺的指纹,以及张有德的一面之词,是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坐实张德旺杀人罪名的。张德旺只需请一个好一点律师,完全可以打赢官司。

    可是搜遍了张德旺的屋子,都没有找到预想中的血衣,鞋子。

    刘震宇沉思片刻,问武建军:“除了衣服和鞋子外,还有没有什么随身佩带的物品,容易在杀人时沾上血液的?”

    武建军想了想,回答了刘震宇的疑问:“还有手表,手链之类的吧。”

    刘震宇被武建军提醒,豁然开朗,怎么就忘了这个。

    他自己不戴手表,也不喜欢戴手链之类的,所以就忽略了这一类物品。如果没有武建军的提醒,他可能不会再去检查那一块已经不走了的手表。

    现在武建军提醒了他,他又重新回到书桌前,再次对着毛选等书籍道了一声“罪过罪过,不当之处,还请领袖们多多包涵”。然后打开书桌上的台灯,抄起手表,认真察看起来。

    这是一只浪琴手表,市面上的价格大概在七到八千块左右。想不到农村的一个小小村主任,竟然这么有钱,买的手表是浪琴的。

    细看手表的表面,时针分针秒针都已经不走了。刘震宇扭了一下手表的发条,空转了几下,手表仍然不走。

    表壳里面,似乎有发黄的痕迹。

    刘震宇掏出放大镜,仔细观看,表面上留有指纹,表壳里面似乎进过水,可能正是因为进过水的原因,所以手表不走了。

    刘震宇将手表递给武建军,说道:“这块手表被人用水清洗过,有重大嫌疑。”武建军接过手表,也用放大镜仔细察看了一遍,认同刘震宇的判断,兴奋地说道:“他有可能是杀人时,正好戴着这块手表,沾上了鲜血,又舍不得扔掉,就用水冲洗了几遍。而衣服鞋子之类的,不值什么钱,扔了就扔了。可是手表贵啊,舍不得扔,认为多洗几次,就能把血液洗干净。”

    刘震宇笑了笑,“如果手表内真渗进了血,多洗几次,就想洗掉血液,未免就有点天真了。进到表盖里面的血液,如果不把表盖拆开,是没有那么容易洗干净的。”

    武建军问道:“这块手表,有重大可疑之处。我们如果拿走,张德旺突然回来了,肯定会发现。我们这次搜查,在程序上不太合规,被他抓到把柄了,会对警方的形象造成负面的影响。现在怎么办?”

    刘震宇想了想,说道:“只要能破案,我管它程序合规不合规。一切责任,由我承担。这块手表,连夜拿到市里鉴定,争取赶在张德旺回来之前,能有一个鉴定结果。如果手表上没有发现,我们马上拿回来放到原处。如果有发现,手表就可以作为物证,与杀人凶器一起形成证据链了。”

    现在既然有了发现,二人马上就走,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屋子里呆了。

    他们从后门出去,将门关好,刘震宇故伎重施,用小刀拨动门栓,将后门栓好,再来到菜园子边上的围墙处,准备翻院墙出去。

    在翻院墙时,刘震宇突然停下来,站在院墙下的暗影里,问武建军:“你说假如人真是他杀的,他杀人时穿的衣服,还有鞋子,会怎么处理呢?”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