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26 钱小燕的内裤不见了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26 钱小燕的内裤不见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目前来看,张德旺是比较可疑的。

    本来抓到张石柱后,派出所里的民警都以为杀人凶手抓到了,这个案子破了。不过大家看了刘震宇的杀人动画模拟后,折服在了先进的科学技术面前。

    凶杀模拟动画里,模拟了张石柱的身高臂长等数据,拿刀刺杀张翠松的相同部位,刺入的角度不一样。张石柱的身高只有一米七,要刺中身高一米七八的张翠松那些部位,首先角度跟张翠松身上的伤口角度不一致,另外他的手使不上劲,刺入的深度也会有差别。

    而张德旺的身高,跟模拟出来的凶手身高非常接近。

    张德旺在刑警下到张家村,调查张翠松的命案后,就以外出考察项目为名,从张家村消失了,电话也关机,一直联系不上。这本身就值得警方怀疑。只是刘震宇下到小镇担任派出所所长后,考虑问题的立场不一样了,任何事都要考虑影响及阻力,所以才将对张德旺的怀疑深深隐藏起来。

    张德旺是张家村的主任,很多村民都听他的。如果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怀疑他,只要他煽动村民们对抗派出所,以派出所十来个人的警力,想进到张家村都困难,更别想到张家村查案了。

    再麻烦市刑警队的同志下来镇压?刘震宇已经是地方派出所所长了,如果因为工作处理不当,借调其它单位的警力,那上级领导派你到地方担任所长干嘛?个人能力就会受到质疑。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借调其它单位警力。

    另外张德旺的儿子在养殖场聚集了一帮势力,如果知道自己的老子被警方列为杀人嫌疑对象,假如他一怒之下,直接纠集手下势力,与派出所发生正面冲突,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更是不小。这帮人来自全国各地,打了警察跑路,再去抓人,难度非常大,并且会令警方颜面扫地。

    无论是引发警民冲突,还是没有控制好黑恶势力,只要负面影响一出来,他这个派出所所长就干到头了,将面临刚上任就下课的尴尬局面。

    钱大有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他虽然一开始就怀疑张德旺,不过他很好的将这种怀疑隐藏起来了,连武建军都不清楚他心中所想。

    要调查张德旺,必须要讲究策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只能将对他的怀疑隐藏起来。这就是刘震宇一直没有调查张德旺的原因。

    不过现在凶器是张德旺赠给钱小燕的,如果不出意料,凶器上的第三枚指纹应该就是张德旺的。只要确定指纹是张德旺的,就可以作为怀疑的证据,对张德旺进行公开调查了。所以有必要暗中探访一下张德旺的家,找到其它的证据,配合目前掌握的证据,证明张德旺有可能是杀手,这样才对警方有利。起码要采集到张德旺的指纹样本,然后与凶器上的样本进行对比,证明他的刀上的第三枚指纹是张德旺的指纹的推断是正确的。

    现在命案的两个嫌疑人,张石柱已经到案,不过从身高体形上对不上。那就要重点排查张德旺了。但是又不能公开调查,只能下到张家村,看看他家里有没有人。趁他家里没有人时,潜入到他家里搜查一下,看看能否找到相关证据。

    杀了人,身上不可能不溅上血。

    农村人爱惜钱财,衣物肯定舍不得扔掉,清洗几遍把血迹洗掉就行了,还能继续穿。但只要溅到血,衣物上总会留下痕迹。不管是张石柱杀的人,还是张德旺杀的人,他们都难逃这种爱惜钱财的本性。仔细搜查,一定可以找到蛛丝蚂迹。

    王显贵和郑天民已经驱车出发,前往湖南攸县,调查张德旺的老婆唐影乐是否仍然活着。刘震宇和武建军也准备下乡,就在他们开好搜查证,去办公室拿车钥匙时,看护钱小燕的李秀玲来汇报,钱小燕在留置室里,发生了剧烈呕吐,请示该怎么办。

    刘震宇过去观察了一下,询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自己是怀孕了,这是怀孕的正常生理反应。

    刘震宇说道:“那就恭喜你们了。我和武指导员下乡去你们家搜查,你身体不舒服,我让民警李秀玲送你去镇卫生院吧。你在镇卫生院开一个床位,疗养一天,等我们回来,继续配合我们调查。费用由派出所承担。”

    钱小燕摇头说不必了,她最近经常恶心想吐,已经习以为常了,不需要去医院。她想和他们一起返回张家村,回家休息一会,如果需要继续配合警方调查,她再跟他们一起到派出所。

    刘震宇想了想,钱小燕回家看着他们搜查,执法过程中有当事人监督,搜查结果会更令人信服,便同意了钱小燕的要求。

    开好两张搜查令后,三人驱车下到张家村,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他们直奔钱小燕家,在院门边上将车停好。

    钱小燕打开院门,进到院子里。因为天气很好,丽阳高照,一眼便看见院子里晾着的衣服,其中还有小孩子的衣服。看来这一对夫妇应该早就知道钱小燕怀孕了,已经开始准备小孩衣服了。

    刘震宇问钱小燕:“你们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怀孕的?”

    钱小燕回答:“半个月以前吧,当时用早孕试纸测了,显示怀孕了。”

    刘震宇问:“是在张翠松失踪前,还是在失踪后?”

    钱小燕一边去整理晾晒的小孩衣服,一边回答:“是在翠松失踪前一个礼拜吧。”

    刘震宇暗想,你怀孕一个礼拜,张翠松就遇害了,这也太巧合了,便问:“你老公知道你怀孕了吗?”

    “知道,检测结果一出来,我就跟他说了。”

    刘震宇又问了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按照你刚刚说的检测时间,你和张翠松最后一次亲热,是在知道自己怀孕之后的事了?”

    钱小燕也有点尴尬地回答:“是的。”

    武建军斥道:“胡闹!知道自己怀孕了还干那事,不怕把孩子弄掉吗?”

    钱小燕眼睛红了,说道:“他当时比较想干,我怀孕了,以后就不能再干那事了,他想就让他再干最后一次吧。当时就是这想法,想让他再干最后一次,今后在孩子生下来之前,就不再跟他干了。没想到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刘震宇善意提醒她:“你今后在小孩生出生之前,一定不要再干那种事了。你怀上孩子不容易。知道你怀的这个孩子是谁的吗?”

    钱小燕说道:“是翠松的。这中间我就和他有过关系。和其他男人早就断了。”

    刘震宇和武建军唏嘘不已。

    张翠松人虽然死了,不过却播下了种子,九泉之下得知,应该可以含笑于九泉了。不过他遇害的时间,也太巧合了,把人家老婆肚子搞大后,他就从人间消失了。难道他是上辈子欠钱小燕的,来世间走一趟,就是为了让她怀孕。使命完成了,他也就该离开人间了。

    二人正自感慨着,忽听钱小燕骂道:“哪个死变态,又偷了我的内裤?”原来她整理完晾晒的小宝宝穿的衣服后,发现自己晒着的内裤不见了。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