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24 荒唐的导演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24 荒唐的导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坐在审讯桌后面的另外三名警官,一听刘震宇的问话,暗想原来所长也挺八卦的,当着别人老公的面,问他老婆和别的男人关系怎么样,这不是找骂嘛。

    张德旺和他老婆钱小燕的关系,会跟案情有关吗?即使有关,这么直白的问张石柱,也会被他一顿臭骂吧?这个家伙刚刚还骂派出所里的都是糊涂蛋呢。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坐在被讯问席上的张石柱听了,没有发脾气,很平静的回答道:“张主任跟我老婆关系不错,我们家包的鱼塘,就是他看在我老婆的面子上,作主让村里承包给我们的,一般人想承包还包不到。”

    刘震宇继续问:“张翠松和你老婆关系怎么样?”

    张石柱还是一样语气回答:“他和我老婆关系也很好啊。我们家鱼塘里养的鱼,都是他帮我们卖出去的。”

    “你觉得是张德旺和你老婆的关系更好一点,还是张翠松和你老婆的关系更好一点?”

    张石柱想了想,说道:“差不多吧?我老婆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只要别人对她好,她就会对别人更好。张德旺帮我老婆把村里的鱼塘承包下来了,张翠松又帮我老婆卖鱼,我老婆很感激他们。”

    武建军很想问一句,你老婆感激张翠松,都感激到床上去了,你知道吗?不过他又不好直接问出来,望了一眼郑天民,暗示他去问。

    郑天民知道指导员的意思,当着一个男人的面,问他知道不知道你老婆给你戴了一顶绿帽子,这个问题是一个令人头大的问题。指导员不方便问这个问题,这是暗示他来问呢。他只好硬着头皮,问张石柱:“你知道不知道你老婆和张翠松的关系很不一般?”

    张石柱反问:“他们的关系怎么不一般?”

    刘震宇冷笑:“他们的关系怎么不一般,我想你心里最清楚。”

    张石柱不再说话。

    刘震宇又问:“张德旺和钱小燕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张石柱还是沉默,不说话。

    刘震宇说道:“你有权保持沉默。在你可以说话的时候,你不说话。等你想说话的时候,你可能已经没有听众了。如果我们找不到别人杀人并嫁祸给你的动机,那么我们就不会做进一步的调查。我们会以谋杀的罪名起诉你。因为凶器是从你的宿舍找到的。凶器上有你的指纹,和遇害者的血液,并且死者是从你家出来,在你家的旁边被人杀害的。死者的衣服,也是在你们家旁边的柴垛里找到的。杀死他的刀上有你的指纹,刀也是从你的宿舍搜出来的。运送尸体的工具,也是你们家的那头大水牛。你想想吧,法官会象我们一样,认为你是被冤枉的吗?所以上了法庭,你很难逃脱罪责。在中国,杀了人,就是死罪,要被枪毙的。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些,我相信你懂的。”

    张石柱认真思考了半天,终于鼓起了勇气,说道:“好吧,我说。其实我知道张德旺,还有张翠松和我老婆的关系,都很不一般。因为他们之间发生关系,都是我亲手导演的。”

    “我去医院检查过,得了先天性的少精症,生育机会很小。可是我又想要个孩子,又不想别人知道我没种,也不想要抱养的孩子,我就在想怎么办。我没有生育能力,可是我老婆有生育能力啊,既然她可以生孩子,我干嘛要抱养的孩子呢?抱养一个孩子,孩子长大了,知道自己是抱养的,心理有阴影。我老婆本身可以生孩子,我们却要抱养不是我老婆生出来的孩子,对我老婆也是一种伤害。我想来想去,就只有让我老婆生个孩子了。可是我和我老婆搞了这么多年,也没搞出一个孩子来,怎么办呢?”

    “我是专门养鱼的,我看见养鱼还是很赚钱的,就想将村里的鱼塘包下来,便请我们村的张主任到我家喝酒。在酒桌上,张德旺那双眼睛不断地在我老婆身上瞄来瞄去,望着我老婆的眼神,一付很饥渴的样子。他一边喝酒,一边跟我说找老婆,湖南的女人千万不能找。湖南的女人,为了自己,可以不要孩子的。他老婆就是湖南人,有次为了一点小事,他打了他老婆一顿,他老婆就跑了,再也没有回来过。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他跟我说,你小子找的老婆长得好,性格也好,有福气啊。你们想承包村里鱼塘的事,这个事不太好办,村里就这么一个鱼塘,想承包的人太多了。不过看在你老婆的面子上,这事包在我身上,我想办法承包给你,不过你们怎么感谢我啊。他跟我说这些,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想上我老婆。那天可能是喝得有点多,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主意。”

    “我就在想,我自己没种,可我老婆有种啊,张德旺也有种啊。张德旺不是暗示我,你想包下来鱼塘,让你老婆感谢感谢我嘛。张德旺的儿子混成养殖场的场长了,张德旺的基因应该也不差。答应这老家伙暗示的条件,既可以承包下来鱼塘,还可以借他的种子用一下。等我老婆怀上孩子了,谁也不知道孩子是他的啊。再说了,我只是生育机会很小,也许这个孩子就是我自己搞出来的呢?这个主意不错,一箭双雕!”

    “我当时酒喝得有点多,头脑有点发热,为自己想到这个绝妙的主意,感到兴奋不已!这个事如果直接跟我老婆说,她一定很反感。现在不是喝酒嘛,酒是个好东西,酒可以让人乱性。我就对我老婆说,小燕,张主任已经发话了,承包鱼塘的事,包在他身上。张主任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给咱们办的,所以你也给主任敬个酒。小燕于是举起酒杯,给张德旺敬酒。张德旺这老家伙,推着酒杯,对我老婆说,小燕啊,你是咱们村里一朵花,你敬我的酒,我当然得喝啊。不过今天喝得有点多,实在喝不动了,再喝就要醉了。小燕说你不喝咋行呢,一定得喝。老家伙说要我喝了这杯酒也可以,不过你是村花,你先喝上一口,我再喝,那样喝起来才香嘛。老家伙又问我说,石柱,我让你老婆喝一口后我再喝,你有没有意见啊,有意见就不喝了啊,今天就到这里。我就对老婆说喝喝喝,主任让你喝,这个面子得给。于是小燕就喝了一口,然后这个老色鬼就接过酒杯,一口干了。最后这个老东西把小燕给灌醉了,我也喝醉了。这个老东西经常喝酒的,他的酒量可不小,把我们俩都喝醉了,他都没有喝醉。那天晚上我的确喝得有点多,直接就趴到桌子上,睡着了。他有没有趁着小燕酒醉了,和小燕发生那种关系,我还真不能确定。反正醒来时,我看见小燕躺在床上,身上没穿衣服,眼睛有点呆滞和迷芒。”

    大家听了张石柱的话后,都沉默不语。刘震宇突然一拍桌子,喝问:“张德旺和你老婆究竟有没有发生关系?”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