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20 送刀的人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20 送刀的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大家的期盼中,刘震宇审视着钱小燕,缓缓地说出了他的猜测:“这把刀,我猜是张德旺送给你的。我猜对了没有?”

    钱小燕听后,先是嘴巴做出一个可爱的O型,然后又立即笑了起来,说道:“是张德旺告诉你的吧?你还说是你猜的,骗我们乡下人呢。肯定是他告诉你的,不然你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是他送给我的?”

    刘震宇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来,这把刀真的是张德旺送给你的了?”

    钱小燕点了点头,明确回答道:“是他送给我的,他说送给我防身用。”

    刘震宇再次强调这把刀是杀人凶器,钱小燕现在对警方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会作为证供,如果说假话,就是做伪供,也属于犯罪行为。

    钱小燕再次确认这把刀是张德旺送给她的,千真万确。

    刘震宇立即追问道:“张德旺为什么要送刀给你?”

    钱小燕回答道:“张主任说养殖场里,有很多外地来的小流氓,他说我是村里一朵花,那些小流氓饥渴久了,搞不好就会打我的坏主意。为了防止我被那些流氓非礼,他让我将这把刀拿着防身。不过我一个娘们,要这玩意干嘛。他送给我后,我就放在我家的茶几上,当作水果刀用还觉得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把刀就不见了。问我老公是不是他拿去了,他说他也不知道刀去哪里了,还以为是我收起来了。你们说在他养殖场宿舍里找到的,这不可能吧,他不会杀张翠松的。”

    武建军问道:“你为何这么肯定你老公不会杀张翠松?你跟张翠松有一腿,你老公知道了,会不想杀张翠松?”

    武建军说钱小燕和张翠松有一腿,这话激怒了钱小燕,她的脸色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愤怒,开始有点潮红。

    “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我是和张翠松发生过关系,我喜欢他,我就和他发生关系了,怎么啦?哪条法律规定我和喜欢的男人发生关系,别人就有权力污辱我的?”

    钱小燕发起飚来,凤目圆睁,让人不觉得愤怒,反而更像一种另类的勾引。

    她又继续补充说道:“第一,我老公不知道我跟张翠松的事。第二,我老公知道了我跟张翠松的事,也不会杀张翠松。至于为什么,我不想多说,这属于个人。”

    个人?武建军这才想起来,张石柱和张翠松的姐姐发生过性关系,在那片农村的玉米地里,他姐姐把处女之身的第一次,给了张石柱。

    是不是张石柱看在这一层关系上,即使知道了张翠松上了他老婆,他也不会杀张翠松?

    不过当初他们询问张翠花时,答应过张翠花,为她保守住个人秘密,所以也不方便询问钱小燕,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张石柱才不会对张翠松下手。

    刘震宇朝郑天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他来提问。

    郑天民猥琐地笑了笑,问道:“钱小燕,现在请你告诉我,张翠松遇害那个晚上,他从你家出来之前,你老公不在家,你们两人在屋子干了些什么?当然,如果你确定你老公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我们会尽量替你保守秘密。”

    钱小燕回答道:“那天晚上翠松来我们家,和我结算了当天卖鱼的帐目,我们一般都是日结的。再一个,在一起清点好第二天要拿到镇上卖的鱼。”

    “除了生意上的事,你们就没干点别的?”郑天民似乎很想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干点别的,他对这个很会勾引男人的女人的私生活很感兴趣。

    “我们忙完生意上的事后,是干了点别的事。”钱小燕倒是很干脆,毫不隐瞒。

    “别的什么事?”郑天民紧咬不放。

    “男人和女人之间经常干的那种事,还有哪种事?这位小弟弟,你是不是还没干过那种事啊,是不是很想啊。如果你没干过那种事,什么时候有空了,来找姐姐,姐姐可以给你干一次哦。”钱小燕说完后,放荡的笑了起来。

    换做一般男人,收到这位性感少妇发出的约爱信号,恐怕内心都会一片火热,晚上肯定控制不住自己,屁颠屁颠跑去敲她的房门了。

    瞧郑天民那兴奋的样子,说不定他还真能干出这种事。

    看到她竟然在派出所内,公然勾引起年轻民警,刘震宇脸色一沉,呵斥道:“钱小燕,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否则警方可以告你性骚扰!”

    钱小燕顶了一句嘴:“你们不是对我和别人干没干那种事很感兴趣吗?所以我就说点你们感兴趣的事罗。你们又说我是对你们性骚扰。那你们问我那天晚上有没有和张翠松干过,难道就不是对我性骚扰?”

    刘震宇被问得哑口无言,气得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武建军一拍桌子,喝道:“放肆!我们问你这个问题,是想知道你老公的杀人动机!我明确跟你说吧,我们怀疑可能是你和张翠松在家里偷情,正好你老公回来,在门外听到了你们偷情,所以怀恨在心,偷偷守在屋外,等张翠松从你家里出来后,你老公上去将张翠松疯狂捅死。从杀人凶手捅在张翠松身上的伤口来看,杀人凶手当时情绪很疯狂,对张翠松是痛恨到极点,捅得停不下手,恨不得将张翠松捅成马蜂窝。”

    钱小燕的情绪也变得有点疯狂,嘶声力竭地叫道:“如果我老公真有你们说的那么疯狂,在门外听到我和张翠松偷情,他干嘛还要躲在屋外,等我们干完了后,他再杀人?他直接进到屋里来,将张翠松杀掉不就完事了?我都跟你们说多少遍了,我老公不知道我和张翠松干过,即使知道我们干过,他也不会杀张翠松!我老公是不会杀他的!”

    “你老公为什么不会杀他?”武建军抓住这个机会,追问之前不方便问的话题。

    钱小燕的回答果然跟他猜测的一样:“因为我老公和他的姐姐干过,我老公喜欢的女人是他的姐姐!我老公毁了他姐姐一辈子。”

    刘震宇问:“除了这,还有别的原因吗?”

    钱小燕立即又沉默下来。

    刘震宇观察钱小燕的表情和反应,感觉她有情况没有向警方说明,因此展开了心理攻势,说道:“你要知道,这把刀上警方提取到了张翠松的血液,并且这把刀的尺寸,和张翠松身上的伤口形状,完全吻合。也就是说,这把刀就是杀死张翠松的杀人凶器。而杀人凶器,是从你老公养殖场宿舍里搜出来的。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让警方相信你老公不会杀张翠松,那么你老公杀人的嫌疑就最大。”

    钱小燕反驳道:“从我老公的宿舍里搜出来的,就能证明是我老公杀的人吗?我老公这几天都去市内买鱼苗去了,谁把刀往他宿舍里一放,嫁祸给我老公,这完全是有可能的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为了让你们相信我老公不会杀人,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实话跟你们说了吧,其实我老公巴不得我跟张翠松上床,他都暗示过我好多次了。”

    钱小燕的这个交待,让在场进行盘问的三个警察,都大吃了一惊。

    世界上哪有男人巴不得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上床的?听钱小燕这样说,她老公貌似还不止暗示她一次,而是暗示了她很多次。

    刘震宇等人知道钱小燕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不用他们再问,她都肯定会交待清楚。

    果然,只听钱小燕叹了一口气,说道:“接下来我跟你们说的,涉及到我老公的,你们要替我老公保守。”

    在场的三位警察都点头同意后,钱小燕才开始了讲述。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