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15 背诵着刑法来泡妞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15 背诵着刑法来泡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才郑天民见刘震宇和黄勇单独密谈,还以为刘震宇是准备像他的前任所长钱大有一样,要利用手中的职权暗中捞钱,对刘震宇的好感立时消失不见。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刘震宇,连忙上前给黄勇上了手铐,向刘震宇道歉道:“所长,不好意思啊,刚才误会你了。”

    刘震宇装傻,反问道:“你误会我什么了?”

    郑天民连忙说:“哦,没有,没有什么。”

    “那就去做好审问吧!”刘震宇挥了挥手,让郑天民将黄勇押出他的办公室,自己则闭目靠在老板椅上,揉着太阳穴。

    这件事让他感觉有点头痛。

    这件让他头痛的事,当然不是张翠松被杀一案,也不是前任所长钱大有渎职违纪的事,更不是唐小年砍人引起的民事纠纷。这些都不会令他头痛。

    令他头痛的,是黄勇刚刚供述的那一件拆迁命案。这一起拆迁事故,明显是违法强拆引发的命案。

    那一对因强拆枉死的夫妻,肯定死不瞑目。

    但这起案件又不是发生在他任上,在派出所的案件卷宗里,也没有这一起案件的记载。看来这两起人命,应该定性为意外事故,并没有作为案件来处理。

    这一对夫妻死后,也没有人为他们鸣冤,更没有人因此上访,一切都很风平浪静。

    他装作不知道这一起命案,绝对是明智的选择。

    可这一对夫妻死得太冤枉了,他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让他放任不管,这违背了他的良心。

    可是管的话,又怎么管呢?

    强拆肯定是举手表决通过了的,党委会上集体的决策,他有权抓彭加印吗?追究起来,充其量只是彭加印的工作失误。

    抓强拆的人?死者都没有家属来喊冤,民不追,官不究,你凭什么管?你有证据吗?

    刘震宇揉了揉脑袋,暗想还是晚上回市内,听听杜月月的意见吧。

    这时武建军进来了,告诉他唐小年来自首了,正安排在留置室内,等候处理。不过唐小年来自首,不是走着来的,而被他的亲戚用担架抬着来的。据说是唐小年脑伤发作,痛得要命,昏了过去。

    刘震宇连忙起身,和武建军一道去留置室,处理这起民事纠纷。

    唐小年头上缠着纱带,人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担架周围,是他的父母,还有张校长夫妇,以及他的堂哥表妹。是这些人把他抬到派出所,来投案自首的。

    显然是刘震宇去唐小年家里调查情况,让张清芳劝说唐小年投案自首,他们一家人商量后,决定抬着唐小年来自首的。

    张校长对刘震宇说道:“刘所长,我们听从了您的劝说,让唐小年自首。不过唐小年在来的途中,突然脑袋里面痛得厉害,还晕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脑震荡发作。麻烦您尽快办理好他投案自首的手续,好让我们送他去医院治疗。”

    刘震宇仔细观察了唐小年父母,还有张校长夫妇,以及张清芳等人的神色,他们眼中的那种不安的神色,要多于担心的神色,心里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对张校长点了点头,让孙民华将黄勇一家带出来,让他们看着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的唐小年,说道:“你们都看看吧,唐小年打伤了你们家老头子,你们也把唐小年的脑袋砸开了花。现在人家脑震荡发作,在来派出所的路上,昏倒了,是担架抬着来自首的。唐小年行凶伤人,该抓。你们把人家打成这样了,你们是不是也属于行凶伤人?你们是不是也该抓?”

    黄勇这一家人被派出所掌握了违法的证据,现在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只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都不敢再顶嘴,一付全凭官家发落的态度。

    刘震宇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耗费太多精力,张翠松的命案还等着侦破呢,决定快刀斩乱麻,将这起民事纠纷了结。

    他直接对这一起民事纠纷的两家人说道:“黄勇你们一家人打伤了唐小年,他可能是颅内出血,导致了昏迷。按医院的建议,必须马上住院治疗。黄勇他们家老头子被唐小年砍伤,也在住院治疗。你们双方都行凶伤人了。如果你们同意调解,就在民事纠纷调解书上签字,互不追究对方的责任,各自出各自的医药费,然后我放了你们。如果你们不同意调解,那就按照法律程序,来追究刑事责任。按照法律来,就是你们双方先给对方出医药费,医治好对方的伤员,然后凡是动手伤人的,都要抓起来。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你们凡是动手打人的,都犯了故意伤害罪,都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投或管制。你们是同意调解,还是要走法律程序?”

    刘震宇的民事解调意见,大大超出了唐小年父母的预期。

    本来他们以为,即使黄勇同意民事调解,他们也要赔黄勇的爷爷医药费。他们在来的路上,已经作好了赔偿的心理准备。这一赔偿,估计他们家就要欠一屁股债了。没想到现在刘震宇的解调意见,竟是各自出各自的医药费,这实在是太出乎他们意料了。

    他们当然没有意见,同意按刘震宇的调解意见处理。

    黄勇一家人违法犯罪的证据被刘震宇捏着,有苦说不出,明知刘震宇这是赤祼祼地偏袒,也只能接受这一调解意见,在民事调解书上签字。他们干过违法的勾当,怕事情闹大了坐牢,所以不敢再闹下去。

    签完字后,将黄勇一家人手中的手铐打开,除了黄勇外,其他人都可以回家了。

    黄勇的父母问黄勇什么时候能回家,刘震宇当着黄勇的面告诉他们,黄勇犯了其它的事,什么时候黄勇把问题交待清楚,就什么时候放他回家。

    这是在警告黄勇,要想回家,就把他和钱大朋之间发生过的交易,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在释放黄勇父母时,刘震宇还不忘了警告他们:“碰瓷是违法的。这次考虑到你们碰瓷的成本很高,老头子都见血了,就不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了。如果你们还有下次,一定从重处罚,严惩不贷!”

    黄勇的家人被修理得哑口无言,灰溜溜地离去,只留下黄勇继续被关在留置室,由郑天民审问他和钱大有之间发生过的灰色交易。

    刘震宇看了看还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的唐小年,气得一脚踢了上去,呵斥道:“你没事别给我在派出所装死了!这次不是看在张校长的面子上,轻饶不了你。”

    唐小年不好意思地张开了眼睛,眼神有点畏惧的望着刘震宇,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

    刘震宇不答他的话,而是严厉地警告他:“下次如果再敢持刀行凶,绝不轻饶!这次你是遇到了我,并且运气好,人家老头子没事。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这里当所长,你父母都要赔偿人家医药费,还要交罚款。你父亲在小学当老师,很有钱吗?你妈妈失业在家,摆摊卖一些小学生的零食,赚钱很容易吗?你动不动拿刀伤人,你除了能吓到你的父母,你还能吓倒谁吧?你这么大个人了,做事情有点脑子行不行?”

    唐小年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被同样是年轻人的刘震宇训斥,不敢说一句话,反而产生一种感恩之心。

    张校长上前,对刘震宇说道:“晚上请你和武指导员,还有派出所里的同志们,一起吃个饭?”

    刘震宇眼带笑意地望着张校长,说道:“吃饭就免了,我晚上还要赶回市内。你们还是抬着唐小年,去医院作一个详细的检查,免得真有事,耽误了治疗。张校长不愧是读书人啊,抬着担架来自首,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吧?省了我很多麻烦。”

    张校长连说冤枉,指着张清芳说道:“是这个小丫头想出来的点子,我只是觉得不错,照做而已。”

    刘震宇扫了张清芳一眼,张清芳美目和他对视一下,立即躲开,低下头时,雪白的脸庞一下子又红了,如同漫天的霞光,将昏暗的派出所照亮。

    等张校长他们将唐小年抬走后,武建军悄悄开起了刘震宇的玩笑:“宇哥,你这一手泡妞绝活,实在是高啊,令我佩服!背诵着刑法来泡妞,这在警界历史上,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看人家小姑娘瞧你时,那羞涩甜蜜的目光,估计爱情的种子,已经在小姑娘心里萌芽了!这个绝佳的泡妞机会,本来应该是我的呀,怎么被你抢去了?”

    刘震宇骂了起来:“你给我滚一边去!治安工作你分管,我替你排忧解难,你倒反咬我一口,说我是为了泡妞。我不治治黄勇这一家老赖,难道还让唐老师这样的老实人出钱,来贴补这一家老赖不成?你怎么能把我如此高尚的警格,说成了泡妞的逼格呢?”

    武建军听后哈哈大笑,刘震宇也被他逗笑了,戴上警帽,说要去市里一趟,跳上警车,发动引擎,径奔市区,找杜月月商议惩治钱大有严重违纪的事去了。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