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14 虚心请教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14 虚心请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坐好后,打开手机上的录音软件,对坐在桌前的黄勇说道:“小兄弟,我是新来的,不清楚你和钱大有所长之间的关系,怠慢了你,不要见怪。”

    黄勇连忙说道:“小事,一点误会而已。对了,钱所长去哪里了?”

    刘震宇含糊地回答:“他在休假。”

    黄勇“哦”了一声,问刘震宇:“刘所长,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怎么样?”

    刘震宇装作一付很爱钱,但又担心被上级调查的神情,说道:“你的提议很好,我正有此意。不过我是新来的,还没有操作过这样的事,如果以前没有先例的话,恐怕上面调查。”

    黄勇说道:“怕什么,以前钱所长都是这样操作的,也没见有人来查他。”

    刘震宇继续套他的话,问:“钱大有是怎么操作的,能具体说来听听吗?我也好照葫芦画瓢,照着他定下来的规矩办事。”

    “钱所长就是按我刚刚说的那样操作的呀。”

    “究竟是怎样操作的,你举个具体的例子,教教我。”刘震宇装出一付我很笨,你说清楚点的样子,继续虚心请教。

    “具体的例子?这多了去了。就举一个最有影响的例子吧!之前有一个拆迁户吧,嫌拆迁费太低了,一直不愿搬。开发商找到我们,给了六千块钱,我领着几个小兄弟,去将这户人家打了一顿。这户人家告到派出所,钱大有对这户人家说,你们阻扰工程进展,已经违法了。不过考虑到你们被打了,所以就不追究了。打你们的人,已经抓起来了。他把拆迁户唬弄走,我们给了他三千块钱,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你们打了人,钱所长没有拘留你们?”

    “没有,我们也是帮政府办事,钱所长怎么会拘留我们呢。”

    “帮政府办事?你小子,挺会措词啊,把自己打拆迁户的事,还说得这么高大上。佩服,佩服!”

    “呵呵,拆迁是政府为了政绩,定好了的事。这些刁民为了钱,拒绝搬迁,政府又不能用强,只能让开发商自己想办法。开发商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靠我们出动了。那一片不老实的拆迁户,都是我们搞定的。你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帮政府办事?”

    刘震宇明确指出这样的行为不是替政府办事后,继续问:“这户人家挨了打后,搬了没有?”

    “没有搬。那一对死鬼,是死脑筋,顽固不化,硬是不搬,最后自己把自己埋进去了,真是活该。”黄勇骂起了人。

    刘震宇瞳孔收缩了一下,追问道:“死鬼?埋进去了?他们死了吗?”

    黄勇点了点头,证实了刘震宇的敏感是对的,“他们死了。”

    “怎么死的?”刘震宇压抑住内心的愤怒,询问他们的死因。他判断他们的死,肯定跟拆迁有关,但又不是自己任内的事,只好先了解情况,再作决定。

    “他们守着自己的房子,死都不愿意搬啊,哭着说他们的子女出国留学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有很久电话打不通,如果突然搬了,他们回来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怎么办,所以死都不愿意搬,要等他们的子女回来后再说。但工程的工期在那里,开发商向安全镇的领导请示,经过彭加印同意,才强拆的。强拆时,这一对夫妻挡在推土机前面,用身体护住自己的房子,但房子后面强拆的人不知道,直接开推土机将他们的房子推了。房子一倒,就把他们砸死了。”

    “人命关天的事,彭加印怎么会同意强拆呢?”刘震宇按下内心的愤怒,继续摸情况。

    “人命再大,也大不过彭书记的前途啊。这一片城区搞开发,是彭书记的政绩工程,他在安全镇呆了这么多年,也想升官啊。心太急了,此前安全镇都是书记镇长都由他兼任,出了这个事后,镇长的职务就没让他兼了,由他的副手干镇长。结果副手没干多久,被人打了。”

    黄勇觉得这一通谈话,和刘震宇拉近了距离,加深了感情,话有点收不住。

    刘震宇说道:“扯远了。我们继续说说钱大有的事。还有没有其它的案例?你刚刚说的拆迁案例,就像你说的,钱大有可能也错误地认为你们是在帮政府办事,所以才没有拘留你们。这个不能作为案例。你再举几个例子,让我研究研究,学习学习。”

    “案例太多了!有次我爷爷走在大街上,有辆外地经过的车,撞到了我爷爷。我爷爷要司机赔钱,司机报警,反过来诬告我爷爷碰瓷。钱所长把司机带到派出所,说要进行调查,你的车必须在派出所暂时扣押。另外,老头子被撞倒了,也要先送医院,做一个全面的体验。那个司机一听,吓坏了,怕麻烦,最后接受派出所的调解,赔了五千块钱给我爷爷。我爷爷拿了钱后,给钱所长交了三千块。”

    刘震宇根据黄勇的供述,可以判定他爷爷绝对就是碰瓷,不知道是哪个外地司机倒霉,遇见了他爷爷。

    看来这一家人成为老赖,在安全镇是出了名的。

    出了事,还敢到派出所来胡闹,原来是有历史背景的,背后有人撑腰,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碰一笔瓷,钱大有抽走大头,这个来钱生意,真是无本买卖,空手套白狼。

    刘震宇继续问:“还有其它案例吗?多说几个。”

    这黄勇再傻,此时也感觉到不对了,说道:“喂,我说大哥,我举的钱所长的例子,已经够多了吧?他是怎么操作的,你应该清楚怎么做了吧?怎么你还不去抓唐小年,反而在这里问钱所长的事?”

    刘震宇见这家伙警觉了,不再说钱大有的肮脏交易,就没必要跟他装下去了,立即翻脸,站起来一拍桌子,呵斥道:“黄勇,谁是你大哥了?你给我老实点,赶快给我交待清楚,你之前和钱大有之间,还有哪些违法交易。”

    黄勇此时才知道,自己掉到了这个新所长的坑里,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以前的靠山钱大有给出卖了。

    枉他自认为精明,没想到现在被这个年轻的所长卖了,还帮他数了一回钱。

    他一时间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刘震宇也懒得再跟他废话,直接拿起办公电话,打了郑天民的分机,将他叫到办公室,指着黄勇说道:“刚刚他交待了两起钱大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你将他铐起来,带到审讯室,再深挖一下。看看他和钱大有之间,还有什么违法的勾当。要让他一五一十都交待清楚。一定要做好笔录,完了让他签字画押。”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