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11 示威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11 示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尽管派出所的民警,现在都将张石柱列为凶杀案的第一嫌疑人,不过在具体的证据出来前,不会对他采取具体行动。只是派出王显贵一组,在暗中盯梢,防止重要嫌疑人脱离警方掌控。

    根据王显贵的汇报,可以确定张石柱没有察觉到警方已经盯上他。

    武建军也很奇怪,为何这个杀人案嫌疑犯,一点也不紧张?

    刀上带有血液残留,这把刀就是在他的枕下搜出来的。如果刀上的血液就是张翠松的,警方就会立即对他采取行动。他竟然每天还有心情四处闲逛,采购鱼苗。

    不过奇怪归奇怪,武建军可没心情去解开心中的好奇。

    他被一起治安案件弄得焦得烂额。就在他和刘震宇带队下乡,去侦查张翠松被杀一案时,安全镇发生一起恶性治安案件。他分管治安,现在这一家人闹到派出所来了。

    这一起治安案件,源起于一桩熟人之间的小生意。

    安全镇上的一个无业青年唐小年,从市里贩了一些皮鞋回来卖,他给平日一起玩的狐朋狗友打招呼,让他们都来买,并且帮着推销。

    有一个跟他认识,但关系一般,名叫黄勇的小混混,在他这里拿了一双皮鞋,说过几天再给钱。唐小年想着认识的,以前一起混饭吃的,钱也不多,一双皮鞋也就一百块,过几天再给钱也行,就让他把皮鞋拿走了。

    过了几天,唐小年在市内打工的一个朋友,和几个小流氓发生了冲突,将对方打伤后,怕遭到报复,潜逃到安全镇,找唐小年借点路费,准备去广东避难。

    唐小年手上也没有钱,想到前几天黄勇拿了一双皮鞋,说过几天给钱,就带着这个朋友,去黄勇家要钱。

    黄勇正好在家,但这个泼皮耍起了无赖,说没钱给他,如果给面子,就不要到他家里来要帐,过几天有钱了,自然会给他。

    唐小年想着朋友现在急需要钱跑路,一百块你都说没有,这不摆明了就是赖账嘛?就对黄勇说,你今天不把买皮鞋的钱给了,那么我今天哪里都不去,就在你家里等着你还钱。

    这一下把黄勇惹烦了,说:“好,我给你。”他假装答应还钱,麻痹唐小年,起身抄起桌子上一个酒瓶,趁其不备,将唐小年的头砸开了。

    唐小年和他的朋友也不好惹,挨了打,当然要还手,就在他们家打了起来。黄勇的爷爷也上前参与殴打,额头被砸起了一个大包。

    黄勇进到厨房,拿出菜刀,唐小年见势不妙,和朋友逃了出去。黄勇这一家人在后面追,并且从地上捡起石头,又一次砸中了唐小年的后脑勺。

    唐小年仓惶逃走,他的朋友见他手头也没钱,为了凑钱给他,还与人发生了冲突,怕事情闹大,他不好脱身,就没有多呆,立即告辞离去了。

    唐小年因为头上被砸破了,去到安全镇卫生所,找医生治疗。包扎好后回到家里,发现黄勇的父亲,还有他爷爷,竟然闹到他家里来了。

    黄勇的爷爷仗着一大把年纪了,弄不好就入土了,以为没人敢再把他怎么样了,纠缠着唐小年的父母,说你儿子将我头打破了,你们得赔钱,不赔钱的话,今天就死在你们家里。

    这泼皮老头子,看见唐小年包扎着头回来,说你这个狗日的可真会装,把老子头打破了,还装模作样的去把自己头包起来。

    唐小年血气方刚,哪容得下这种气,拎起这个老头,将他推了出去。

    老头可能平日是玩碰瓷的,当着众位乡邻的面,就势往地上一倒,躺在地上不起来了。

    唐小年的父亲怕儿子继续将事情闹大,让他去不远处亲戚家呆一会。唐小年一声不吭地去了五百米外的堂哥家里,他的父亲则与黄勇的爷爷交涉着,让他有什么要求,先从地上起来再说。

    但黄勇的爷爷就是不起来,要起来可以,先给医药费。这个态度,摆明了就是讹上他们家了。

    众位乡邻都在旁边看热闹。

    这个时候大家看见唐小年不声不响地回来了。只见他走到这个在地上耍无赖的老头面前,突然从衣服里拿出一把菜刀,照着这老头的额头上就是一下。一声清脆的开瓢声后,老头的额头炸开一条口子,鲜血立即涌了出来。

    老头被砍后,用手摸着脸上流下来的血,吓坏了,不敢继续闹下去,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在黄勇的父亲陪同下,往安全镇医院走去。

    唐小年见这一对闹事的父子走了,他也立即消失了。估计他是知道自己持刀伤人,派出所不会放过自己,逃走避难去了。

    唐小年逃走了,一时也不知道他逃去哪里,可是派出所的麻烦却来了。

    黄勇和他父亲一众人等,天天来到派出所吵闹,让派出所抓人。武建军向他们承诺,会抓到唐小年,希望这一家人给派出所一点时间。但是这一家人蛮不讲理,要看着派出所把人抓到,天天来闹。

    这一家人似乎不逼迫派出所抓到人,就绝不罢休,今天又闹到派出所来了。

    武建军招架不住了,便给刘震宇打电话。

    上午刘震宇和伍淑贞一起,正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安全基金的登记手续。接到武建军的电话,让他尽快赶回来,商议如何处理这起治安事件。

    刘震宇挂断电话后,立即赶回安全镇派出所。

    这一家人正坐在派出所院子里,男女老少都有,一共有五个人。瞧他们席地而坐的架式,就像是在静坐示威一样。

    刘震宇阴沉着脸,瞪了这一家人几眼,对他们一点好感都没有。尤其是那个黄勇,染着一头黄毛,瘦小得像吸毒人员,却满眼奸狡凶狠的光芒,令刘震宇对这一家人更是厌恶。

    刘震宇强压下心头的厌恶之情,望着这一家人,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发问:“我是派出所的所长。你们在这里静坐示威,究竟想干什么?”

    这一家人中,那个猥琐的中年男人,愤怒地开口:“你是新来的所长吗?你问我们想干什么?我老头被人砍伤了,现在躺在医院里,你们派出所没一个说法,也不去抓人。你反倒来问我们想干什么?我倒想问问你,你们派出所想干什么?难道想逼着我们上访吗?”

    看来这是一个老油条。

    政府系统里,各地都对上访格外敏感,都怕任内有人上访。只要一上访,对地方领导的形象和政绩,都会产生负面的影响。今后上级领导要提拔干部了,一想到这人任内有上访者闹事,再晋升就难了。

    现在这个家伙拿上访要挟,是在给他这个派出所所长施加压力,让他尽快抓人呢。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