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08 重大发现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08 重大发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来到大黑牛身边,顺着王显贵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大黑牛的肚子上,有很多暗黑色的痕迹,与大黑牛本身的颜色差别很大。

    这些暗黑色的痕迹,乍一看,不仔细观察的话,还以为是泥浆。但细细观察,似乎是血液凝固后的残留。

    在牛背上,也发现了相同的残留物。

    刘震宇立即进行高清拍照,并取出证物袋,提取大黑牛身上的疑似血液残留物,准备拿回市里化验。

    如果不出意外,这些残留物,应该就是张翠松的血液凝固而成。

    毕家志兴奋地说道:“现在运送尸体的工具找到了,找到这头牛的主人,就能找到凶手了。”

    赵康裕泼他冷水道:“你高兴过头了吧?这头牛在这里,晚上大家都睡了,谁把这头牛一牵,都可以用来运尸体。不能说这头牛的主人,就是杀人凶手吧。”

    王显贵赞同赵康裕的说法,毕家志刚才的兴奋之情,瞬间飞走,问道:“这么说来,如果运送尸体的工具,是这头牛的话。那么通过这头牛,来锁定凶手,这条路行不通了。”

    王显贵点了点头,同意毕家志的说法,有点郁闷地说道:“基本上行不通了。”

    “不要气馁,起码我们将运送尸体的工具找到了。先问清楚这头牛是谁家的,但对今天我们的发现,要对这头牛的主人保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刘震宇一边安抚着警员的情绪,一边叮属着。

    王显贵立即去到草场边上张有德的家,将张有德叫过来,问他:“知道这头牛,是谁家的吗?”

    张有德看了一眼大黑牛,告诉王显贵这是钱小燕家的牛。

    王显贵听罢,挥手让张有德离去后,兴奋地对刘震宇说道:“所长,这头牛果然不出所料,是张石柱家的牛啊。您在养殖场张石柱的宿舍里,发现了一把匕首,不知道检验结果出来了没有?”

    刘震宇给杜月月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检验结果。当时他们将两把管制刀具,送到市刑警队检验,一把是张翠花老公以前用的杀猪刀,一把是从张石柱宿舍里搜查到的刀。

    电话那头杜月月说检验结果只出来一半,就是从张石柱宿舍里搜出的那把刀,在刀柄上发现有血液残留。但是否与张翠松的DNA一致,还需要实验室进行DNA检测,目前还在进行检测,出了结果会马上通知他。

    听到这个结果后,几位民警都兴奋起来,尤其是王显贵,感觉这个杀人的案子,已经告破在即了。

    刘震宇告诉杜月月,他们在张家村的一头牛上,发现疑似血液凝固后的痕迹,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运送张翠松尸体的工具。这些疑似血液的凝固体,也会送过来,进行DNA检测。

    杜月月那边让他马上送检,然后结束了通话。

    等刘震宇挂断电话后,王显贵兴奋地对他说道:“张石柱宿舍里的刀柄上,有血液残留。现在他家的牛背上,貌似又有血液残留。如果这两处的血液残留,都是张翠松的话,那么就能够形成一个证据链,证明钱小燕的老公,有重大杀人嫌疑了。”

    刘震宇点了点头,对王显贵说道:“你立即通知郑天民,让他那一组加快调查张翠松的前女友,尽快搞清楚他们分手的原因,通过她了解一下张翠松和钱小燕的关系。然后你去市里一趟,将牛背上的提取物,送到市刑警队检验。另外,你去市里后,去跟曾军碰一下头,摸清楚张石柱的行踪,让他稳住张石柱,等我们这边的鉴定结果出来。”

    王显贵掏出手机,给郑天民打过去电话,询问调查贺春兰的进展。

    郑天民告知他们那一组,已经在安全镇的一个发廊里,找到了做洗头妹的贺春兰,正带回派出所,做着询问笔录。一有消息,马上报告。

    刘震宇等人立即驱车,赶回安全镇派出所,王显贵则带着从大黑牛身上提取下来的疑似血液凝固物,送往市刑警队进行检测。

    回到派出所,刘震宇立即和贺春兰进行了会谈,了解她和张翠松之间的情况。

    贺春兰是在张翠松去她们发廊理发时,和他认识的。贺春兰在发廊里当学徒,给主理师傅打下手,有理发的客人来了,先给他们洗洗头,做做颈椎按摩,然后再交给师傅理发。当然,她的这种按摩是正规的,并没有"se qin"服务。

    有一次,张翠松在街上卖完了鱼后,去她的发廊里洗头。

    她给张翠松按摩闲聊,让张翠松觉得挺舒服的,便产生了其他的想法。

    张翠松问她是否愿意提供特殊服务,他可以给她钱。她说对不起,她不提供这种服务,她们发廊是正规理发店,如果他想特殊服务,可以去隔壁理发店,里面有小姐。张翠松说他对小姐没兴趣,就只想上她,多少钱,只要她愿意,他可以给她钱。

    她说多少钱都不行,她不做这个。

    这让张翠松非常钦佩,说他其实不是想侮辱她,而是对她有好感,想和她谈朋友,但是又不知道她是否从事"se qin"生意,所以试探一下。

    他们这样一聊,彼此间产生了好感。此后张翠松只要贩鱼到镇上来卖,都会去贺春兰打工的店里,洗个头,按个摩。

    慢慢地他们就成为了男女朋友,张翠松有时贩鱼到镇上来卖,晚上都不回去,就住在贺春兰租的房子里,和贺春兰翻云覆雨。

    贺春兰有时休息的时候,也坐车下到张家村,住在张翠松家里,给他做饭洗衣,打扫卫生。所以张翠松的家里,一向都很整洁。

    时间久了,二人准备结婚。

    这一天贺春兰上了一天班后,第二天休息,按惯例她会在第二天早上,搭车去张家村找张翠松,给他做饭洗衣,收拾房间。不过因为要结婚了,她想来个突然袭击,给张翠松一个惊喜,因此一下班,就搭了最后一班车,赶往张家村。

    到张家村时,天已经很晚了,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她摸黑来到张翠松的楼房前,往大门走去。经过张翠松的窗子时,突然听见里面有声音,这种声音她很熟悉,就是她以前和张翠松时,她在床上发出的那种"jiao chuang"声。

    现在张翠松的房间窗户里,竟然传出来女人的"jiao chuang"声。

    这分明是张翠松在和哪个女人在激情运动。

    这让她浑身颤抖,直接来到大门前,掏出张翠松此前给她的钥匙,打开了大门,进到屋里,来到房门前,一脚踹在紧锁的房门上,叫道:“张翠松,你个死不要脸的,快给我开门!”

    屋子里正在爽的张翠松,听见贺春兰的声音,连忙给她开了门。她在床上看见一个女人,羞愧地藏在被子里。她上前拉开被子,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被子拉开后,她看见了一张长得比自己好看的脸,正是张翠松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钱小燕。

    贺春兰也没为难钱小燕,只对张翠松丢下一句“我们之间完了”,就扔下赤身的一对偷情男女,跑出了张家村。

    更让贺春兰下定决心分手的是,贺春兰跑了后,钱小燕让张翠松快去追,张翠松也没有追出去,竟然还说:“没事,她爱跑就跑,不用管她,过几天就好了。我们继续!”

    因为最后一班车已经过了,这个晚上,贺春兰是黑夜里走着回到安全镇的。走了这么长一截黑路,让贺春兰对张翠松彻底死了心。此后张翠松上到安全镇找她时,她都不再见他。

    不管张翠松怎么求她,如何发誓不再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她都不再理他。

    她不会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压在一个偷情的男人身上赌博。

    她决定了分手,就不会回头。

    张翠松隔三岔五,还是会去她的理发店洗头,不过只要张翠松来了,她就会走开,由别的小妹给他洗头。

    她和他之间已经是陌路人。

    十几天前,她再也没有见到张翠松到她店里。她有点失落,有点伤心。

    直到有一天,张翠松的姐姐找到她这里,问她有没有看见过张翠松,她才知道张翠松出了事。

    刘震宇听罢她和张翠松之间的事,唏嘘不已,明确告诉她,张翠松已经被人杀害了。

    贺春兰得知确切消息后,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一旁的武建军问她:“你觉得张翠松该死吗?”

    贺春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他和别的女人偷情,严重伤害了我的感情,我很恨他,恨不得一刀杀了他。但是现在听到他死了,我觉得自己很伤心,很难过。我才知道,即使真的给我一把刀,让我可以杀他,我也下不了手。毕竟我和他之间,有过一段感情。即使不在一起了,只要他活着就好。”

    刘震宇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等贺春兰办好笔录手续,离开派出所后,武建军问刘震宇:“这就让她走了?”

    刘震宇反问:“不让她走,你还想留她吃顿饭,安慰一下她?”

    武建军笑着说:“我倒是想安慰安慰她,可是也要人家愿意啊!这个张翠松也是一个混蛋,这么好的一个女孩,辜负了人家。宇哥你就一点不怀疑她?”

    “她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一个女人,手无缚鸡之力,给她一把刀,让她杀只鸡,她都杀不死。”

    旁听的郑天民,也赞同刘震宇对贺春兰的判断:“不是杀不杀得死的问题,而是敢不敢杀的问题。我估计她连只鸡都不敢杀,更别提杀人了。”

    大家讨论后,将贺春兰从嫌疑人名单中剔出。

    不过从贺春兰这里找到了一条重要线索,还是令众民警兴奋的,那就是张翠松和张石柱的老婆钱小燕之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这种关系若是让张石柱知道了,是不是促成他杀人的动机?

    是个男人,都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郑天民很是八卦,说道:“你们说这钱小燕这么性感迷人,她有一个张翠松做"qing ren",就有可能还会有第二个"qing ren"。你们说,她会不会有第二个"qing ren"呢?她这第二个"qing ren",会是什么样的男人呢?”

    武建军调侃他道:“要不给你安排一个任务,你想办法成为她的"qing ren",然后搞清楚她还有没有其它的"qing ren"?”

    郑天民嘻嘻一笑,“她那身材还是不错的,我还真想成为她的"qing ren"啊,可惜人家正眼都没看过我。倒是那一张黑溜溜的眼睛,时不时的向刘所示爱。看来当官就是有好处呀,连女人都青眼有加!”

    一旁的民警都笑了起来,刘震宇笑骂了郑天民一句:“你小子,闭上你的臭嘴,再开我的玩笑,我就把找出她还有没有"qing ren"的任务,交给你!”

    郑天民赶紧闭嘴。

    现在张石柱已经成为了张翠松遇害案的第一嫌疑人。

    大家只等着王显贵从市里带回来DNA检测结果,然后决定下一步行动。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