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07 运送尸体的工具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07 运送尸体的工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行人进到菜园子,毕家志和赵康裕分列左右,架着张有德,王显贵蹲身使劲对抗着张有德,把他的一条腿抬出去,将他的脚放到了菜园子里的脚印上。

    张有德的鞋子,和菜地上的脚印,完美的重合在一起,分毫不差。

    王婶看了,指着张有德的脸,气愤地骂道:“老东西,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张有德被一个女人指着脸骂,一张老脸羞得通红,不再抵赖自己偷菜的事,羞愤之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震宇问他:“你现在可以承认王婶家的菜,是你偷了的吗?”

    张有德点头承认:“警察同志,我错了,是我偷的,我承认。”

    刘震宇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偷菜,也属于盗窃,处行政拘留五日。你服不服?”

    张有德一听说要拘留他,吓得浑身都哆嗦起来,一双昏黄的眼睛哀求地望着王婶,再也没有刚才辱骂调戏王婶时的嚣张,“嫂子,我错了,求求你,跟警察说说好话,别拘留我!我求你了!”

    王婶脾气虽火爆,但心地很善良,张有德这副熊样,立即让她心软了,连忙对刘震宇求情道:“刘所长,我只想查出来是谁偷我的菜,没想着追究他的责任。您看能不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刘震宇还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望着张有德,说道:“好吧,看在王婶为你求情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次,一定拘留,决不宽恕!”

    张有德连忙起誓,如果还偷王婶家的菜,就让他下地狱。

    刘震宇这才挥挥手,让他离去。

    王婶非常感激民警帮她揪出了偷菜贼,要在菜园子里摘一些瓜果,犒劳民警。

    刘震宇连忙说:“真的不用了,如果我们接受了,那我们跟偷菜贼有什么区别?王婶,你忙您的。我跟我的同事们讲一下,为什么判断偷菜贼是个左撇子。”

    王婶感谢一番,自己在菜园子里忙起来。

    王显贵则非常兴奋地跟在刘震宇身后,来到黄瓜架子下,站在那一对脚印前。他实在想不通,仅凭脚印,刘震宇就能分辨出这人是左撇子?难道这个新所长是神仙?

    刘震宇摇了摇头,提醒他:“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从脚印上,就能看出一个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

    “那你是根据什么判断的?”王显贵不解地问。

    刘震宇让王显贵站到这一对脚印上,然后指着被摘掉的黄瓜的位置,对王显贵说道:“王婶说这里的几个黄瓜被偷了,对吧?你伸出右手,到这个位置,模拟着摘黄瓜看看。”

    王显贵伸出右手,到刘震宇指定的位置,很是别扭,似乎摘不够,还得凑着身子才行。而他伸出左手,就顺手得多。

    他们又来到丝瓜被偷的地方,同样是王显贵站在脚印上,模拟着摘丝瓜。从这个位置,依然是伸出左手采摘,比用右手顺手得多。

    如果在一个位置,用左手,是一种巧合,或者说偷菜贼图方便的话,那么两个位置,用的都是左手,就不是巧合了。

    原来得出左撇子的判断过程,说穿了以后,是这么的简单。

    王显贵此前一路都还在想,新任的所长,是怎么得出小偷是左撇子的判断的?他都有点惭愧,之前他还在想,这新所长是不是拍脑袋作出的结论。现在看来,一向自视很高的他,与这位跟他一样年青的所长比,差距不小啊。

    “所长真是高啊!我怎么就想不到呢?跟所长一比,我差太远了!”一行人跟王婶道别后,走出菜园子,王显贵由衷地拍了一句马屁。

    刘震宇说道:“你少给我拍马屁。这不是谁高谁低的问题,这是警校和公安大学的区别,不是哪一个人能缩小这种差距的。警校和公安大学都不会讲这个,只会讲根据脚印,判断人体身高和重量这些教科书方程式。但思维逻辑的培养,和观察事物养成的习惯,就不一样了。这些都是要经过专业训练,才会形成的。”

    王显贵想了想,心里平衡了不少。他一个警校毕业的,跟人家公安大学的高材生比,有差距也不丢人。

    他比较爱举一反三,想到之前他负责查找运送尸体的工具,一直没有发现,是不是他的逻辑思维出了问题,或是观察事物不够仔细呢?

    他连忙将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请教刘震宇给予指导。

    刘震宇边走边问:“农村里所有能用到的运输工具,你都查过了吗?”

    “都查过了,单轮车,双轮车,自行车,摩托车,凡是有的,我都挨家挨户地看过了,没有找到可疑的工具。你说会不会凶手运了尸体后,把工具洗得很干净,或者是干脆扔到河里,这样就人不知,鬼不觉了呢?”

    刘震宇思索了一会后,答道:“农村里赚点钱不容易,凶手杀了人后,如果能清洗运输工具,就绝对舍不得将运输工具扔到河里。而如果清洗的话,不管怎么清洗,总会留下一点点血渍。所有能用的工具,你都查过了,没有发现。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哪种可能?是不是凶手根本就不是张家村的,杀了人,运了尸体后,把运输工具一起带走了?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看来张翠松的姐姐张翠花,果然是最可疑的。我说她怎么能做梦那么准,说自己的弟弟遇害了,尸体在那里,就真的在那里!一定是她的老公曾祥友杀了人,然后不小心露了口风,让她听到了!”

    王显贵恍然大悟。

    刘震宇笑了起来,说道:“你想象力真丰富!”

    “难道不是吗?”王显贵摸了摸脑袋,颇为尴尬地问。

    “我说的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可能漏掉了某种运输工具。”刘震宇说道。

    “那曾祥友夜晚骑着自行车,到张家村杀人,然后用自行车运走尸体,这种可能存在吗?”王显贵继续问道。

    刘震宇摇了摇头,“你思维不要老拘限在曾祥友身上。你想啊,张翠花是张翠松的亲姐姐,如果曾祥友真的晚上骑着自行车,从下河村跑到张家村杀人,他不在家,张翠花能不知道吗?如果他当晚真不在家,张翠花不可能替他作伪证。这个农村妇女对她弟弟的感情,是作不得假的。所以这种可能基本可以排除。”

    “那她带着我们,精确找到藏尸地点,这又怎么说?你不会告诉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人托梦的事存在吧?”王显贵还有点不服气。

    刘震宇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不能理解的,未必就不存在。她能带着我们找到她弟弟,我相信这是一种巧合。起码在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她说了假话之前,我认为这种巧合,是完全存在的。也许是她们姐弟情深,相互之间存在一种感应吧。”

    “农村能够用的工具,我都勘查过了。那我究竟漏掉了哪种工具呢?”王显贵百思不得其解。

    刘震宇没有再把王显贵勘查过的工具,重新勘查一遍的想法。他从王显贵一大早就赶到张家村,要继续查找运尸工具的态度上,就相信他工作认真负责。所以他不认为是王显贵勘查工具有问题。那么一直没有找到运送尸体的工具,问题出在哪里呢?

    刘震宇见王显贵一副苦恼的样子,便说道:“不要着急,刑侦的经验,需要慢慢积累。当你在破案的过程中,对自己的疑问找不到答案时,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回到现场,寻找答案。”

    四个民警回到张家村,来到钱小燕家旁边的那个圆场子上,站在那还残留暗红色血迹的沙堆前,四处观察,希望能在杀人第一现场,解开运送尸体工具的疑惑。

    刘震宇命令王显贵将杀人过程,进行模拟还原。

    王显贵让毕家志扮演凶手,赵康裕扮演受害者,模拟着杀人过程。

    王显贵和刘震宇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的模拟过程,在脑海里也想象当晚发生的情形,进行着脑补还原。

    刘震宇在想,凶手是蓄谋已久的杀人。既然是蓄谋已久的杀人,那么在杀人前,凶手应该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麻袋早就准备好了,运输尸体的工具也准备好了。

    凶手杀了人后,立即拿出藏在草场上的麻袋,将尸体往那麻袋中一装,然后放到早已停在现场的运输工具上,马上运到牛头山崖上。

    再往麻袋里装几块石头,系好麻袋,往崖下的湖水中一扔。

    这样张翠松失踪了,去到哪里了,没有人知道。

    凶手以为他这样做了,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也就是说,在凶手杀人时,运输工具应该已经到达现场了。

    刘震宇环视了一下草场,被碾子压得平平的地上,除了一堆沙子,就是几堆柴垛。估计装尸体的麻袋,就事先藏在柴垛里。那运输工具呢?会藏在哪里?

    刘震宇在草场上溜达了一圈,看见草场北边一棵树干上,系着一头牛在吃草。

    刘震宇脑中灵光一现,对于王显贵这样一个城里人,他能够想到的运输工具,只有推车、自行车、拖拉机之类的工具,他没有想到在农村里,还有牛这种最原始方便的运输工具呀!

    在农村里,天一黑,农民就把耕地的牛牵回来,有的牵到牛棚里,有的直接就找一棵树一系。这草场旁边的树上,就系着一头牛。凶手杀了人,装进麻袋,往牛背上一放,然后牵着牛,往牛头山进发。

    这是多么现成的运输工具!

    “走,过去看看那头牛!”

    刘震宇往那头黑黑的大水牛一指,王显贵立即明白过来,他遗漏掉的运输工具是什么。

    他有一种感觉,尸体的运输工具找到了!

    他此时对刘震宇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个新领导果然有能力。他说得对,当你破案有疑惑时,回到现场,是解决疑惑的最佳办法。

    王显贵激动得几乎都失态了,直接撇下领导,向那头牛冲了过去,速度快得像一头发了情的公牛,看见了母牛一般。

    他跑到大黑牛身边观察后,兴奋得叫了起来,对正慢悠悠走过来的刘震宇喊道:“所长,有重大发现!”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