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05 你死定了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05 你死定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校长在楼上空置的一间卧室里,给刘震宇换上新的床单和被罩,刘震宇在此睡了一夜。

    第二天天微亮,便听见窗外清脆的鸟鸣。在一片绿叶中,各种鸟儿欢快地叫着,和谐似乐章,声音格外好听。

    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张清芳就睡在楼上隔壁的房间,被子就是昨晚她帮刘震宇铺好的,还散发着一股清香,刘震宇睡得很是惬意。

    听着窗外鸟声和蛙声一片,刘震宇仿佛置身在一个光明的世界,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农村的生活是如此的美好,有几亩田,便一辈子衣食无忧。没有太大的压力,每天种种菜,养养花,去田地里拔拔草,听听鸟鸣声,下河戏戏水,采采莲,躺在船上睡一觉,这种日子快活得像神仙。

    如果能娶个农村的妹子,还真的不错!休假的时候就下乡,田园的风光比度假外出旅游,要醉人得多。

    可是,谁又分得清,究竟是这田园的风光吸引了人,还是美丽的村姑迷醉了人?

    一想到张清芳昨晚脸透红霞的美丽面庞,刘震宇就暗想不知今后哪个小子,这么有福气,会成为她的丈夫?想想谁今后得到了她的爱,和她一起生活一辈子,可以经常回到这原野,来住一住,看一看,就让刘震宇羡慕嫉妒恨来着。

    正胡思乱想着,忽听楼上的大阳台上,有悦耳的吉他声传来。这曲声似流水,在这清晨听来,婉如仙乐,煞是好听。

    在一段悠扬的吉他声过后,便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清婉地唱起了歌,似乎是在自弹自唱。歌声悠扬动听,歌词大意是:

    “那一日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募然听见是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夜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已飞飞成仙

    不为来世只为有你喜乐平安”

    这首歌刘震宇以前在电视上,听降央卓玛唱过,穿一身绿衣的降央卓玛唱着这首歌,像下凡的仙女一般。降央卓玛唱歌的确是唱得很好听。此后刘震宇也听过很多人唱这首歌,但还没有听见过谁唱得有降央卓玛那么好听的。

    不过今天这首歌被一个女孩子颠覆了。

    这个女孩子以一种不带凡尘的声音,清清婉婉地唱出来,没有降央卓玛的技巧和商业气息,不带一丝人间烟火,像是天上的流水淌下来,清澈纯净,没有相思的忧伤,却有相恋的甜蜜,和乘风飞越云端的快乐,好听极了。

    真没想到,在这个河边的农村,还有如此仙女,能让他听到如此美好的歌声,让他有一种仿佛身在仙界的感觉。

    刘震宇穿衣起床,走出卧室,来到阳台上,想看看是谁在唱歌。

    他来到阳台上,只见是张清芳穿一袭洁白的衣裳,抱着一把明黄吉他,坐在阳台的东首,在晨曦中唱着歌。见到他出来,连忙把吉他收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宇哥,把你吵醒了吗?”

    刘震宇连忙摆摆手,说道:“没有,你唱得实在是太好听了,所以我起来想看看是谁在唱歌,没想到是你。”

    张清芳听别人夸她歌唱得好听,脸又红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都不敢看刘震宇,低下头不说话。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于是又抬起来,偷偷看了刘震宇一眼,见他正看着她微笑,又连忙低下头。这一下连她那雪白的脖子都有点透红了。

    刘震宇竟然有想亲吻一下她脖子的荒唐冲动。但是他不能,并且还得把这种冲动掩饰起来,笑着问道:“妹子,你这是在练歌吗?这首歌我听过,不过你弹的吉他曲,我却没有听过呀。这吉他曲,配上你的歌声,真的是很好听!”

    张清芳微微一笑,说道:“你当然没有听过啊,这吉他曲,是我自己配的。你要是能听过,那才是怪事呢。”

    刘震宇讶然,“你还会编曲子?”

    张清芳点了点头,“会一点吧,我爸以前在农村里,经常唱戏,他教我谱曲的。我每天在农村里呆着,除了看看书,我爸他们也不让我干什么,觉得无聊,总得找点寄托吧。所以没事的时候,就弹弹吉他,每天早上起来,练练歌,自娱自乐一下。”

    刘震宇问:“你歌唱得这么好听,读书的时候,在班上应该是文艺委员吧。像你这么大,现在应该正读高中,怎么没有读书了。”

    张清芳说道:“我在读书啊。”

    刘震宇不解了,“你在读书?那你怎么没去学校,天天呆在家里?这样也能读书?”

    张清芳点了点头,告诉刘震宇她虽然没去学校,但在家里学习,高考时还是会去参加的。安全中学的校长,以前是张家村小学的老校长,她爸爸就是老校长栽培起来,他们关系很好。所以她可以不用去学校上学,自己在家里学习,学籍保留了,只等今年高考时参加高考就行了。

    看张清芳这年纪,跟古香莲的年纪差不多大,是应该读高三了。想起了古香莲,刘震宇暗道等安全基金注册办下来了,基金的第一笔钱,应该给这个可怜的高三女生,做为读公安大学的学费。

    刘震宇又对张清芳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不去学校读书呢?自己在家里自学,肯定不如在学校呀。”

    张清芳拨动了一下琴弦,叹了一口气,这叹息声在琴声中听来,也是如此悠扬,如此好听。只听她叹息着说道:“我读高一时吧,班里有一个男生,像个流氓一样,天天一下课,就跑到我的桌子前,跟我说些无聊透顶的话。尤其是上晚自习时,跑到我书桌前,还动不动想摸我的脸。他经常跟校外一些不三不四的男生一起,来学校敲诈学生,班上的男生都怕他,老师也不敢管他。我被他天天烦着,就不想读书了,回来跟我爸说不读了。我爸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跟他说了,他就让我回来在家里自己学习,到时直接参加高考就行了。能考上大学就考,考不上大学,就让我跟我姐一样,都去他的小学,也就是张家村小学教书吧。”

    刘震宇皱了皱眉毛,语气蕴含一丝不易察觉的愠怒,问张清芳:“你那同学叫什么名字?”

    “叫张顺河。”

    “张顺河?也姓张?”

    “他姓张,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是农村的,他是安全镇上的人,他爸是安全镇的副镇长。”

    刘震宇点了点头,对张清芳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去安全中学上学了,我保证你的安全。”

    张清芳摇了摇头,“不去,我就在家里学习。看见张顺河就恶心想吐。听说我没上学后,张顺河把我的同桌给非礼了。我的同桌彭小丽长得也很好看,我不去上学了,他就骚扰她。我让她别去上学了,她不听,偏要上学,最后听说被张顺河糟蹋了。彭小丽被张顺河玩了后,有次到我们家来玩时,跟我说,如果我没有走,还在学校读书,被祸害的肯定就是我。”

    刘震宇问:“你说那个流氓同学祸害了你的同桌,如果你没回家,祸害的可能就是你。这个祸害是什么意思?”

    张清芳脸上露出一丝后怕,回答刘震宇的问话:“就是把我的那个同桌给强暴了。”

    刘震宇吃了一惊:“强暴了?还有这种事?一个高中男生,不太可能有胆子干出强暴女生这种事吧?你说的是真的吗?”

    张清芳点了点头,“我那同桌跟我说的。她说有一天晚上,她下晚自习后,回宿舍时,这个畜生躲在路边,将她拉到学校的足球场上,霸王硬上弓,强暴了她。”

    “你的这个同桌,有没有到派出所报案?”

    “报了案啊,不过有什么用呢?一开始派出所是来人去学校,把那张顺河抓到派出所。不过关了半天没到,就把人放了。”

    “为什么这么快就放了?”

    “听我那同学说,派出所的人,也把她带到派出所里,调查事情的经过。然后有个穿警服的跟她说,他是派出所的所长钱大有,张顺河承认你们之间的确发生了关系,但不是强暴,而是你们两个在玩朋友,你是自愿的。你告张顺河强暴你的事,这个得有证据。他强暴你,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强暴你了吗?如果没有证据,我们没有权力抓人。我那同桌哪有什么证据啊?就说她没有证据。于是钱大有二话没说,直接就把张顺河给放了。”

    刘震宇听罢,怒火上冲,问道:“你那同学难道就没闹吗?可以去上访啊!”

    “她哪里敢闹啊!那个畜生一从派出所出来,就威胁她说不准再告,也不准去上访,不然就杀她全家。她胆小,就忍气吞声,没敢再告了。”

    “这么隐密的事,她怎么告诉你了?”

    “是后来她到我家里来玩,告诉我说这个畜生经常问我的情况,并且还告诉她说,如果我还在读书,那么他要强暴的对象,就是我而不是她了。可惜我没在学校读书了,所以她非常不幸,成了我的替罪羊。”

    刘震宇又问:“你刚刚说你那个被他强暴的同桌叫什么名字来着?她还在读书吗?”

    “在读书。她叫彭小丽。听她说张顺河现在不找她了,可能是已经玩腻了,现在又有了新的猎物了。她现在还算清静。她只想尽快高考,好早点远离这一坨屎。”

    屎这么粗鲁的字眼,从一个白衣似雪的美丽女孩口中说出,可见这个男生是多么垃圾。

    刘震宇一张原来晴朗的脸,现在阴沉得可怕,仿佛随时有可能暴发。

    张清芳看得有点害怕,以为说错了话,低头拂着琴弦,不再说话。

    刘震宇不好再说什么,只让张清芳继续练歌,自己下楼去,准备去农村野外四处走一走。张校长和张秀芳已经去小学了,校长夫人已经煮好了面,邀请他洗漱后用早餐,他说是出去晨练一会,再回来吃,独自出门去。

    他一个人漫步在乡间的小路上,看着路边无名的野花带着晨露,在朝阳下格外灿烂,很是美丽。

    稻田里的嫩苗碧油油的,散发出无限生机。但他却完全没有心情欣赏。

    他慢跑到河边,又慢跑了回来,想着刚才张清芳说的事情,嘴里喃喃地说道:“张顺河,你死定了!”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