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02 家里失踪的刀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02 家里失踪的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警察询问张翠花时,她非常紧张,局促不安。这更加重警方对她的怀疑。

    她也知道警察怀疑她了,就更加不安,连连说道:“我怎么可能害我弟弟?我真没有,我如果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害了我弟弟,我肯定会跟他拼命。”

    其他民警对张翠花的话根本就不信,几乎都在想:如果跟你没有关系,你能够精准带警察找到你弟弟的尸体?鬼魂托梦?别跟我鬼扯了吧。不过大家都这样想,却没有民警说出来。

    张翠花虽然是乡下女人,但也不是傻子,看见民警们的这种神情,哪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又没法证明自己准确找到尸体,的确是因为弟弟托梦,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刘震宇安抚着她,说道:“别紧张,我们不是怀疑你,而是想了解一下你老公的情况。听说你老公经常打你,然后你弟弟带人教训了你老公,然后你老公对你弟弟怀恨在心?”

    张翠花点了点头,垂泪不语,显然这个女人也知道家丑不外扬,不太想说家庭暴力的事。

    “你老公为什么经常打你?”武建军却并不想放过她。

    张翠花犹豫着不想说。

    武建军加重了语气,说道:“张翠花,我们现在是为了抓到杀害你弟弟的杀人凶手。现在包括你,还有你的丈夫,都属于我们的调查对象。我希望你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让我们搞清楚你弟弟和你老公之间的仇恨根源,让我们确定你老公是否有杀人动机。这有利于我们破案。”

    张翠花想了半天,终于道出了实情。原来她跟她的老公曾祥友结婚时,他老公发现她不是处女了,心里不爽,就经常喝酒,喝醉了就会打她一顿。

    这个回答令一众民警都摇头叹息,不知道说什么好。

    经济开放后,性也跟着开放了,城里人结婚时,基本上都没有处女了,所以不怎么在乎。但是农村人的观念不一样,他们还是很在乎的。他们都希望自己的老婆,一生中只有自己一个男人。

    一旁负责笔录的郑天民,非常八卦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不是处女的?是跟谁?你老公知道吗?”

    张翠花反问:“这个跟案子有关吗?”

    郑天民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有关。”

    “读初中的时候吧,跟我们村里的张石柱。那个时候小,不懂事,就觉得很新鲜,有次和他一起去放牛,就在我们村里的玉米地里,尝试了一下。我们是同一个村的,都姓张,血缘关系也比较近,不可能结婚的。后来就嫁到外村了。我老公问过我,是谁和我发生过关系,我没跟他说,他不知道我跟我们村里的张石柱发生过关系。他只知道我在跟他结婚之前,跟别人做过,但不知道是谁。如果知道,他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刘震宇点了点头,追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老公敢杀人?”

    张翠花有点紧张地回答:“他经常打我,就是为了让我说出他是谁,他说他要杀了他。他说他不想让我曾经的男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希望你们能保密,不要让我老公知道。”

    “放心,凡是涉及到个人,只要与案件没有必然性,我们都会为相关人员保密。”刘震宇答应了张翠花的请求,这才令这个女人松了一口气。

    “再说说你老公打了你后,你弟弟为你报仇,也带人去你家打了你老公。你老公挨打后,有什么反应?”刘震宇继续询问着。

    张翠花说道:“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没听他说过要报复翠松。他也知道打我不对,我弟弟为我出气,也是应该的。所以他没有特别怨恨翠松吧。”

    武建军对她说:“你再好好想想。你老公经常对你说要杀了你婚前的"qing ren",不可能你弟弟打了他,他连报复的心都没有吧?”

    张翠花想了想,说道:“翠松不见了后,我家里的一把尖刀突然不见了。可是这些天来,我老公一直都在家,哪里也没去呀,不可能会跑到我们村,去杀翠松。所以我相信翠松的遇害,跟我老公应该没有关系。”

    武建军听说她家里的一把刀不见了,眼睛一亮,说道:“跟你老公有没有关系,我们调查清楚情况后,会作出客观公正的判断。你大可以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说你弟弟失踪后,你家里的一把尖刀不见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是一把什么样的尖刀?”

    “我弟弟失踪几天后,我们都急疯了。我爹经常去派出所求立案,我跟我老公说了我们都报了警,家里那把刀就突然不见了。我老公以前是杀猪的,那把刀是他以前用来杀猪的,平时不杀猪时,就放在家里的厨房收着。这些天我没有看见这把刀了。”

    在场的民警互相看了看,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兴奋的眼神。看来大家一致怀疑张翠花的老公曾祥友了。

    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曾祥友。先是他老婆领着警察,找到被害人尸体。然后是被害人死后,他放在家里的杀猪刀,突然不见了。这不是做贼心虚吗?

    曾祥友一下子从普通怀疑对象,升级成为重点嫌疑人了。

    送走张翠花后,刘震宇和武建军商议后决定,由郑天民带李秀玲和李德海,立即去一趟曾祥友家,调查情况。

    郑天民等人立即出发,坐船渡过张村湖,去到下河村,传唤曾祥友。曾祥友的答复和张翠花的回答一致,在上个月二十九号那天晚上,他和老婆都在家中。问他的父母,也是如此回答。

    郑天民讯问道:“你们家里的那把杀猪刀呢?怎么在张翠松被杀后,这把杀猪刀就不见了?”

    “我听我老婆说她弟弟不见了,后来又听说是被人杀了,我怕我老婆怀疑是我干的,所以就把家里的杀猪刀藏起来了。”曾祥友如是回答。

    “把杀猪刀拿出来,交给我们带回去检验。”

    郑天民勒令曾祥友交出杀猪刀,并让他在询问笔录上签字画押,然后带着杀猪刀,渡河返回张家村,向刘震宇汇报了相关情况。

    派出所里的民警们聚在一起,看了询问笔录后,孙民华摇了摇头,说:“他们是一家人,他父母做的证词,可信度不高。包括张翠花的证词,都不能用来作出结论。”

    王显贵点了点头,将那把又长又尖的杀猪刀,拿到眼前反复观看,说道:“我同意孙民华的观点。不过这把杀猪刀拿在手上,似乎砍人更顺手一点。刀身上看不到血迹,洗得很干净啊。”

    郑天民反驳王显贵道:“谁说这把刀拿在手上,只能用来砍人了?你知道怎么杀猪的吗?就是拿着这种刀子,往猪脖子上捅进去,然后猪血放光。整头猪上,就这一个口子。张翠松胸口被人一刀捅进去,这个持刀行凶的人,要有很大的力气才行。我看曾祥友杀猪出身,具备杀人的动机,也有杀人的能力。”

    王显贵摇了摇头,驳斥郑天民是主观推测,没有证据,太过武断。郑天民说你客观,那有什么发现,说来听听?

    武建军摆手终止了他们的争论,说道:“宇哥,要不把杀猪刀送到市刑警队,请鉴定科的同志帮忙检验一下,看看上面是否有血迹残留。”

    刘震宇点了点头,给杜月月打了一个电话,将这边的情况通报了一下,杜月月那边让他派人将刀具连夜送过来,进行检验。

    刘震宇命人将杀猪刀装入证物袋,连同从养殖场张石柱寝室床头搜出来的那把匕首,一起让武建军送去市刑警队,进行检验。

    安排完工作后,天色已经黄昏。

    昨夜民警们没有在张翠松家里住,今天刘震宇自然也不好要求他们为了办案,睡在一个死人家里。时候也不早了,就让他们驱车回安全镇。他自己则留了下来,想跟村民们在一起呆几天,了解一下乡土情况,也算是走上领导岗位的一次调研。

    张家村小学的张校长得知刘震宇没有回家,亲自来请他去家中吃饭,说是感谢新所长让他爱人从牢里回了家。

    刘震宇暗想和张校长他们吃顿饭,多和乡下这些知识份子交流,没有坏处,便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