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01 运输工具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01 运输工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有了第一个正式的怀疑对象,刘震宇又问:“你们对装尸体的麻袋有什么看法?”

    王显贵说道:“这麻袋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可能?”刘震宇问。

    “第一种可能,是这麻袋本身不是凶手的,而是哪位村民不要了,扔掉的。然后村民们捡回家中,凶手也是其中一员。第二种可能,是这麻袋本来就是凶手的,凶手故意将麻袋扔掉,让村民们捡回家中,然后他杀了人,用麻袋装尸体,给警方制造众多的嫌疑人,好干扰警方破案。”王显贵的回答,让大家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刘震宇同意这种判断,补充说道:“现在不管是哪种可能,这七个有麻袋的村民,都要列入嫌疑人名单,筛查一遍,逐一排除嫌疑。”

    众民警都点了点头,大家商量后,这项工作交给孙民华这一组去完成。

    刘震宇又问王显贵运送尸体的运输工具,在下午的排查中,有没有什么发现。

    王显贵摇了摇头,说道:“农村可以用的运输工具不多,也就拖拉机、摩托车、自行车、独轮车。从张家村到牛头山脚下的悬崖上,走不了拖拉机了。所以拖拉机作为运输工具,首先排除。摩托车可以开到山脚下,但开不上山崖,这个也基本可以排除。自行车和独轮车倒是可以推上去,所以我们重点排查了摩托车、自行车、独轮车这三个运输工具。村里凡是有这三个运输工具的,我们都盘查了一下,都没有在相关工具上发现血迹残留。”

    刘震宇若有所思地问:“有没有可能没有用运输工具,而是杀人凶手把尸体装到麻袋里后,直接扛到肩膀上,扛过去的?”

    王显贵回答道:“根据张翠松的身高,体形,初步判断他有一百四十斤。一个人扛一百四十斤的麻袋,走那么远的路,还是很吃力的。除非这个人长得非常壮。”

    武建军插话道:“即使这个人长得非常壮,他一个人扛一百四十斤,那也要走一走,停一停,歇半天才能继续扛着走。在杀了人的情况下,他有没有胆量走走停停?所以我感觉他用工具运送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刘震宇命令王显贵:“那就继续在运送工具上下点功夫,看看农村还有哪些运送工具,都认真勘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血迹残留。”

    他又转头问孙民华:“你负责排查仇杀这条线,在下午的排查中,除了郑天民发现张翠花的老公曾祥友仇恨张翠松,你有没有查到还有什么其他人,与张翠松发生过矛盾?”

    孙民华说道:“目前暂时没有很多的发现。只是从村民中了解到,张翠松盖他的新房子时,跟他的邻居发生过纠纷,当时双方差点动刀子。”

    刘震宇听后,眼睛一亮,问道:“什么情况?他的邻居?就是挨近草场边上的那个邻居,叫张有德的吗?”

    孙民华回答道:“是的,就是和张有德发生了冲突。当时是张翠松盖新楼房,因为是新房子,修得肯定要比张有德的老房子高一点。但农村人比较迷信,认为你房梁修得比我的高,就是要压住我们家,挡了我们家的风水,所以张有德不让张翠松的房梁高过自家房梁。张翠松说我盖房子,我想怎么盖就怎么盖,关你什么事,有本事你等我盖好了,你也盖啊,你那个时候房梁超过我们家,我也没意见。双方争执不下,为了这事,张翠松拔刀要捅张有德。后来是张翠松的老父亲出面,压着张翠松,让他不要盖那么高,张翠松才答应将房梁降了一点,但还是盖得比张有德家的房梁要高。因为这事,张翠松的父亲张铁汉特地买了很多东西,到张有德家里赔礼道歉,说孩子大了,他管不住,请张有德多担待,别跟小一辈的一般见识。”

    武建军听罢,分析起张有德的心理,说道:“农村人信这个。张有德不让张翠松房梁的高度超过自己家,但张翠松偏偏超过了,那么张有德心里会一直有一个疙瘩,估计看见张翠松就不爽。日积月累,会不会产生极端的想法,也说不定。”

    王显贵赞同武建军的这种推测:“我赞同武指导员的推测。张有德家离草场最近,张翠松就是在草场上被人偷袭的。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张有德行凶很方便,他就住在那里,对张翠松的活动规律也清楚。我看这个张有德,应该列入嫌疑人名单。”

    于是在座的民警们,又将张有德的名字圈了起来,成为了接下来的重点调查对象。

    轮到郑天民汇报情杀这条线时,郑天民向村民们打听到张翠松死前,谈了一个名叫贺春兰的女朋友,据说是安全镇上的,是他在做买卖时认识的,然后就好了上了,都准备结婚了。

    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又分手了。

    那个贺春兰还在张翠松的新房子里住过半年。

    不过在张翠松死前一个月,那个贺春兰就再也没有在村里出现过。

    贺春兰在村里消失的时间,令在座的民警高度怀疑。在时间上也太巧了。这个女人离开一个月,张翠松就被人杀了,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重点调查对象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个贺春兰。调查贺春兰的工作,交给郑天民一组去开展。

    这个重点嫌疑人名单上的人,如果能够提出张翠松死亡当晚,不在现场的证明,就从名单中勾去。否则就将成为重点嫌疑人。

    侦查工作安排结束后,刘震宇又特地说了要在明天,将张家村两位被警方扣留的妇女,释放回家。这一项工作比侦查工作更紧迫,明天黄昏之前,必须让两个无辜的妇女回到家中。

    这件事关系到警方的声誉,必须要办好,由指导员武建军亲自办理。

    工作安排妥当后,已经是夜里十点。

    一众民警谁也不愿意在凶宅家里住,于是又开着警车,回到安全镇派出所,各自回家。

    刘震宇和武建军还没来得及分房子,就在政府招待所住了一个晚上。

    次日早上,刘震宇又率领众民警,下到张家村,继续查案。

    刘震宇接上张校长和张清芳,让他们坐上武建军的警车,去看守所接人。

    刘震宇还特地交待武建军,接到二位妇女后,要带着他们去服装市场,买几件她们喜欢的衣服,让她们穿着新衣服回来。

    等安全基金办好后,会从基金里拿出四万块钱,给二位妇女每人补偿二万块,以平息她们心里的怨气。

    到了中午时,这两位农村妇女,就穿着非常时尚的新衣服,高高兴兴地回张家村了。

    她们回到家中时,张家村的村民们纷纷到她们家中,问候她们,了解她们在号子里的情况,并对新来的派出所所长极力称赞。

    这边刘震宇可不知道村民们对他大有好感,而是在张翠松家里询问张翠花,了解相关情况。毕竟张翠花也被列为重点调查对象,对她进行必要的问询,是对案件负责。

    “张翠花,我们相信你爱你弟弟,是发自天性,绝对不会害你的弟弟。可是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的老公曾祥友有杀人动机。能跟我们说说相关的情况吗?”

    当刘震宇说出这段话后,张翠花眼睛里明显闪出出恐慌的神情,既有恐惧,又有不安。

    这紧张的神情,被在坐的民警们看在眼里,都心照不宣地互相望了一眼,仿佛都在说:“看来这个女人果然值得怀疑!不然怎么可能带领警察精准地找到尸体?”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