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00 嫌疑人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00 嫌疑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承认有这样的麻袋的村民,有七个,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字差不多。

    刘震宇立即命令下乡的民警,分出七位,分别去这七位村民家中,取来麻袋。

    大家把七个麻袋放在一起,只见麻袋一面的正中央,都用黑墨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张”字。这个“张”字一看,就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刘震宇问这七位村民:“怎么你们都有一样的麻袋?”

    这七位村民说大约半年前,有人把这样的麻袋,当作垃圾一样,扔在村里的路上,他们看麻袋完好无损,洗洗还能用,于是就捡回了家中。他们的麻袋都是这样来的。

    村民们反应的这个情况,跟之前刘震宇的推测基本一致,只是时间上有差异。

    此前刘震宇怀疑凶手用麻袋装了尸体后,为了避免警察通过麻袋查到自己,会把家中的麻袋全部扔掉,时间上是案发之后。而现在村民们反应的情况,是半年前凶手就把这样的麻袋扔掉了。

    难道凶手早在半年了,就动了杀人的念头,要蓄意杀死张翠松了?

    是谁跟张翠松有如此深仇大恨,蓄谋杀他已久呢?

    正当刘震宇和武建军二人,一致判断通过麻袋查找凶手,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时,一个矮壮的中年农民,从人群中走出,对刘震宇说道:“刘所长,我有情况要向你反应。”

    刘震宇问:“你有什么情况,请讲。”

    这个矮壮的中年农民说道:“这里人多,不方便讲。我要反应的情况,只能你一个人知道。”

    刘震宇点了点头,请这个矮壮村民跟他到后院,一个单独的房间,问他有什么情况,需要单独讲。

    这个矮壮村民极为神秘地,压低了声音,似怕前面大堂中开会的村民们听到似的,说道:“我要举报张德旺!如果麻袋是装着张翠松的,那么杀死张翠松的人,肯定是张德旺!”

    “张德旺村主任?”刘震宇觉得有点惊讶,“这个话可不能乱讲,在没有证据时,不能胡乱猜疑任何人。这是在破坏别人的声誉。”

    这个矮壮的村民说道:“我没有乱讲,我在他家看到过这个麻袋!”

    刘震宇问:“你在他家见到这个麻袋时,是什么时候?”

    “就是在半年前。”矮壮村民回答道。

    这个时间,跟此前有同样麻袋的村民们说的时间,保持一致。

    “有这个麻袋的村民很多,张德旺村主任也有这个麻袋,你为什么偏偏认为他会是杀人凶手?”刘震宇问。

    矮壮村民说道:“其他村民都老实巴交,谁敢杀人?我看这个村里,有这个胆子敢杀人了,除了他张德旺以外,再也没有其它人了。”

    这是什么逻辑?

    刘震宇摇了摇头,本以为会得到一条有用的线索,没想到村民们仅凭自己猜测,就胡乱怀疑村主任。这显然不是刘震宇想要的结果,他对这位提供线索的村民表示感谢,和他一起走出房间,去到大堂。

    此次动员大会效果已经达到,村民们都表态支持民警们在村里进行调查。

    刘震宇又在会上提醒村民,在牛头山那一带的水域,水底有水猴子,专门拉人脚,让大家一定不要在那一带下水游泳。

    参会的村民立即附和,说父老相传,那一带的水里有水鬼,偏有人不信邪,跑那里去下水,最后被拉在水里淹死了。后来就再也没人敢去那一带游泳了。

    刘震宇又问那里有水鬼的传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乡民们说自从有这个村子,就世代相传下来了。刘震宇若有所思,见时候也不早了,结束了这次会议,让殡仪馆将张翠松的尸体运走冷藏。

    待村民们都走后,他和民警们在张翠松家里,就地召开了案情分析会议。

    武建军问刘震宇那个矮壮村民,反应的是什么线索。

    刘震宇说这个村民举报张家村委会主任张德旺,认为整个村子,只有张德旺有胆量杀人,其他人不敢杀人。

    武建军笑了起来,告诉刘震宇,据他向村里人打听,这个村民名叫张海山,原来搞村委会主任竞选时,他和张德旺一起参加竞选。最后村民投票,他被张德旺击败,落选了村主任。他这样说,估计是对昔日的竞争对手心存怨恨,故意散播不良信息,败坏对手声誉。

    刘震宇也笑了起来,“话是这么说,不过既然有人举报,说在他家里看到过相同的麻袋,那么张德旺主任也要调查一下。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他情况。”

    说完,刘震宇掏出手机,给张德旺打电话,提示对方手机关机。于是又跟张小全打了一个电话,问张小全他老爹手机怎么关机了,如何能联系上他老爹。

    张小全回答说,他老爹每次出外去考察时,怕手机漫游费太贵,都会关掉手机,让别人打不通他的电话。现在就是张小全也联系不上他老爹,除非他给张小全打电话。乡下人嘛,都怕花冤枉钱,张德旺就被漫游费搞怕了。

    刘震宇摇了摇头,便说等张德旺考察完毕,回到村里后,再找他了解一下情况。又问其他民警,在跟村民们交流过程中,有没有掌握到可疑的信息。

    郑天民说道:“我特意询问了村民,关于张翠松的姐姐张翠花的情况。有村民向我反应,张翠花嫁到下河村后,经常被喝醉酒的老公打骂。有一次张翠松知道姐姐又被姐夫打了后,就花钱在村里请了几个人,去到下河村,将张翠花的老公暴打了一顿。并且警告他,如果再欺负他姐姐,就废了他。张翠花的老公挨打之后,是老实了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又故态复萌,有一次喝了酒后,又打了他姐姐一次。这一下把张翠松惹毛了,直接带人去到姐姐家,将他姐夫的小手指都打断了。所以从动机上来看,张翠松的姐夫曾祥友应该有杀人动机。”

    刘震宇点了点头,郑天民反馈了这一情况后,一众民警当即将张翠松的姐夫曾祥友,列为了张翠松被杀案的第一怀疑对象。

    刘震宇指示郑天民重点调查一下曾祥友,看是否与张翠松被杀一案,存在关系。

    毕竟张翠花说做梦,梦见弟弟沉尸的地方,这也太邪门了一些。

    说不定真是张翠花的老公杀了张翠松,无意中说漏了嘴,让张翠花知道了沉尸地点,这个乡下女人来派出所,又不想报案说自己老公杀了人,只好找个死人托梦的借口。

    众民警一致同意,将张翠花列入嫌疑名单,重点调查她身边的人,哪些与张翠松有仇恨。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