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96 麻袋藏尸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96 麻袋藏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子弹在水底下射击的表现,实在是令所有人失望。

    子弹虽然没有射入怪物体内,但是那怪物也吃痛了一下,松开了抓住刘震宇双脚的手,一闪便消失在水底。

    刘震宇双脚重获自由,立即向上划水,来到麻袋下方。他一只手抓住麻袋,另外一只手取下氧气罩,递给武建军。

    武建军接过氧气罩,吸了几口氧后,递给王显贵,王显贵吸过后再递给郑天民。

    刘震宇解开武建军腰间的绳索,重新系到麻袋上,系好后拉了三下。

    岸上心急如焚的杜月月见状,大喜过望,立即命令孙民华等人用力开始拉绳索,麻袋迅速上升。

    刘震宇等人则向上划水,过了一会儿,四人先后浮出水面。

    岸上的众人见他们平安游出水面,都松了口气。

    孙民华问王显贵:“你们在水底下真看见了水鬼吗?”

    王显贵望了望刘震宇,刘震宇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遇到了水鬼,等一下要及时通知附近村庄的农民,不能到这一片水域游泳。你们谁身上带得有军用匕首?借我用一下。”一众民警都摇头。他们平时只携带警棍,不允许携带管制刀具,警察也不例外。

    杜月月问刘震宇:“你要匕首干什么?”

    刘震宇答道:“水底下有一只水鬼,专拉人的腿,谁如果掉到水里了,那生命就有危险了。为了附近老百姓的安全,我要把这只水鬼干掉。手枪在水底打不远,没有威力,不如匕首有杀伤力。我想拿着匕首再下去一次,等这水鬼拉我脚时,我反手把它拉住,然后用匕首刺死它。”

    杜月月很害怕,不同意他再下水,说道:“人怎么斗得过鬼?”

    刘震宇笑道:“你别害怕,又不是真的鬼。名字叫水鬼,其实不是鬼,是一种水獭,也叫水猴子。外形长得像人,在水里力大无比,专门拉人的腿。传说中,很多人被水鬼拉住脚,淹死在水里,就是被这种怪物缠住了。今天如果我没带氧气瓶,估计也要被这怪物害死了。为了附近老百姓的安全,必须把这怪物杀死。”

    杜月月听了脸色发白,武建军劝说道:“大家都没有带匕首,要不改天再来吧。”

    刘震宇摇了摇头,对王显贵说道:“我们都先上岸吧。你给曾军打个电话,让他安排养殖场里的人,马上给我们送几把匕首过来。养殖场里养了那么多打手,肯定私藏得有匕首。”

    王显贵点头应允,让吴昊然拉他上岸,从孙民华手中接过自己的手机,给曾军打了一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让曾军派人送三把匕首过来。

    曾军在电话中让他们等着,他安排张小全送过来。

    曾军已经得到张小全的汇报,知道刘震宇等人下乡了,说他正在市里和市刑警队的领导们吃饭,下午会赶到养殖场,会见刘震宇等人。

    刘震宇上岸后,和武建军等人把大麻袋拖到空旷的地方,准备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这麻袋很结实,很大,袋口被一根绳子捆住。平日农村里抓凶猛的动物时,只需要用这个大麻袋把牲畜一罩住,往麻袋里一装,任它怎么踢腾,都逃不出来了。

    大伙解开系住袋口的麻绳,袋口一张开,便看见一个死人头从里面露了出来,面目都已经浮肿了,看不清是谁。

    孙民华等人吃了一惊,恶心得立即后退。

    一旁观看的张翠花哇的一声,扑上去捧住这露在麻袋外面的死人头,大哭起来:“翠松,哪个天杀的,这么黑心,将你害死了!我咒他全家不得好死!翠松,你醒醒,你别吓姐姐!”

    刘震宇面无表情,命杜月月和李秀玲将张翠花拉开,不得妨碍警方办案。他看了看张翠花那腿都站不住了的悲痛之状,又命孙民华带领薛远翔、吴昊然二人,协助杜月月和李秀玲,将张翠花背回张家村张铁汉家。

    杜月月等人将痛哭的张翠花背走后,刘震宇手底下这帮民警,望着这麻袋里露出的死人头,都有点裹足不前。

    刘震宇和武建军戴上口罩和手套,走上前,将麻袋从死人头部往下拉,王显贵犹豫了一下,也忍着恶心上前帮忙。

    三人非常小心,想将麻袋中的死人弄出来,但麻袋很重,刘震宇怀疑麻袋中有石头之类的重物,为了避免给尸体造成二次损伤,三人抱着尸体,把死尸一点一点从麻袋中抽出来。

    三人将尸体抽出麻袋后,由于山崖上碎石较多,怕将尸体硌出痕迹,便让郑天民上前,将麻袋抖了抖,将麻袋里的几块大石头抖出来。然后将麻袋平垫在山崖上一处较平坦的地方,三人将尸体抬了过去,放在麻袋上,进行拍照,勘验尸体。

    尸体下身套了件迷彩裤,上身穿了件薄衬衫。薄衬衫可能因为生前搏斗的原因,扣子扯掉了几个,被利器刺出了很多破洞,显得很凌乱。

    三人将尸体身上的薄衬衫脱下,勘验尸体身上的伤口,只见死者胸前和腹部,各有一个刀口。再翻看背后,腰眼上伤口比较多,比较凌乱。

    刘震宇问王显贵:“伤口已经查验过了,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意见。”

    王显贵整理了一下思路,神情凝重地说道:“这具从湖底捞起来的尸体,基本可以确定是张家村失踪人口张翠松了。刚刚他姐姐张翠花在我们一打开口袋,就能认出她弟弟。从尸体上的伤口来看,死者生前应该是先从正面,受到了利器袭击,然后他转身逃跑,凶手追上去,对着他的后腰猛捅,这才造成后腰上的伤口比较多,比较杂乱的状况。”

    刘震宇点了点头,认可了王显贵对死者生前遇袭经过的还原,环视了一下其它警员,问他们谁还有补充意见的。

    这些警员都比较保守,大都不说话,只有郑天民发表了意见,认定是仇杀。不过郑天民发表的这个意见,让毕家志、赵康裕等人心底一阵鄙视,这样猛刺死者,肯定跟死者生前有深仇大恨啊,还用你来说?

    刘震宇说道:“大家的发言都很有独到的见解。现在听听你们的指导员,是怎么观察分析的。你们的指导员可是经验丰富的刑侦高手,要好好跟你们的武指导员学一学啊。”

    武建军连忙表示不敢当,说道:“从死者身上的刀口来看,背后的刀口虽然多,但不至于致命。死者的致命刀口,是左前胸上的那一刀。可以肯定,能让死者没有提防,一刀捅进死者心脏部位的,应该是死者的熟人。我们可以假想一下,死者从钱小燕家中出来,遇到了一个熟人,这个熟人让他没有防范。死者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突然被这个熟人捅了一刀。他才愣了一下,肚子上又挨了一刀。他醒悟过来,这个熟人要杀他。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他连忙转身逃跑,刚逃到沙堆旁边时,凶手又追了上来,继续对着他的后腰连续补刀,将死者捅倒在地。然后凶手找来麻袋,将死者运到这个地方,在山崖上捡了几块石头,塞到麻袋中,然后从这山崖上,将死者扔了下去,沉尸湖底。所以下一阶段的破案工作,我们还是按照会议安排,按部就班的开展。王显贵这一组,负责查找运送尸体的工具。郑天民这一组,摸查死者生前的感情线。孙民华这一组,负责摸查死者生前的仇人关系。”

    刘震宇点了点头,说道:“对于张翠松遇害一案,大家按武指导员的要求,开展工作。现在将尸体拍照,打电话给殡仪馆,让他们派一辆冷藏车过来,在案子没有侦结前,尸体需要作为证据冷藏。”

    等这些工作搞定后,大家才将目光从张翠松的尸体上,转移到另外一具略显瘦小的尸体上来。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