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94 麻袋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94 麻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下水半天后,都不见他起来。刚刚还水波荡漾的湖面,都已经恢复了平静,但还是不见他露出水面。

    突然空山里传来一声古怪的鸟鸣,叫声凄凄切切,有点像鬼哭,在这遍布荒坟的山水之间响起,让岸上的人都有点紧张,神经无形中越绷越紧。

    刘震宇潜水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张翠花的预期,这个乡下女人都有点颤抖了,直说要不她不找她弟弟了,千万别让刘所长出事才好。

    杜月月听了,几乎都沉不住气了,要让武建军拉绳子,将刘震宇直接拉上来。

    武建军摇头拒绝,说道:“月月姐,我手上的绳子还在放,这说明宇哥没事,还在湖水下面游动。我们没有他的指令,就拉绳子,万一他在湖底有发现呢,那岂不误了他的事?”

    大家又都不说话了,眼睛都紧紧盯着湖面,都恨不能看透这一湖碧水。

    今天这个新所长来上任,大家虽然表面对他很恭敬,但其实对他并没有好感,认为他太年轻,看不出哪里比自己强。凭什么他就能当所长,自己只能当小警察,心里对他不服气。

    此刻大家聚在一起,都是为了一个案子,寻找一个乡下青年的尸体。

    大家干的都是同样一件事,这位新所长在水下如此拼命,他们却在岸上观看,甚至还有民警明明会游泳,却因为水冷,不想下水,不承认自己会游泳。

    这两相一对比,人和人的差距就出来了,大家在心里面渐渐认可了这位新所长。

    又过了约十来分钟,突然武建军感觉手上的绳子动了三下,他大喜,叫道:“宇哥发信号了,我们快拉绳子,拉他起来!”

    杜月月也是大喜,连忙和武建军一起向上拉绳子。

    大家感觉手上绳子有点沉,都没有多想。拉着拉着,渐渐能透过碧水,看见一个人从水底被拉起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拉着绳子的杜月月一颗芳心却是惊了一下。

    因为她看见那个从水下慢慢升起的人影,是黑衣服的。而刘震宇下水时,明明穿的是一套红色的游泳服。

    刘震宇下水这么一会,不可能连身上衣服的颜色都变了吧?

    大家看见了人影,手上拉绳子的力气更大了,很快将绳子上的人拉出来了水面,拉上岸来。

    看清楚了绳子上的人,严格来说是一具尸体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绳子上系着的的确不是他们的新任所长,而是一具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尸体。

    这具尸体本来很瘦小,可能是因为在水下泡太久的缘故,全身都已经膨胀,那黑色的衣服显得很紧,裹着尸体,看上去跟紧身衣一般。

    那些刚刚拉着尸体上岸的民警,看着这么一具恶心的尸体,一个个都有了一种想呕吐的感觉。想到他们的所长刚刚在水下,找到这尸体后,还能把绳子套在尸体腰间,他们又都在想:“如果当所长要干这些活,给我所长当,我也不当。”

    武建军连忙问张翠花:“看清楚了没有,这个是你弟弟吗?”

    张翠花摇了摇头,很肯定地说这个人不是他弟弟。

    武建军问:“这人都被水泡肿了,你是怎么确定,他不是你弟弟的?”

    张翠花说道:“首先,我没见过我弟弟有这件衣服。再一个,这人的身高跟我弟弟也对不上。我弟弟要比这个人高一些,壮一些。”

    杜月月不关心这个人是谁,她只关心地盯着水下。刘震宇还没上来,不清楚刘震宇的情况怎么样,她有点急。

    过了一会儿,杜月月才看见水下有个红色的身影渐渐上游,背上还有一个红色的氧气瓶子,这个应该是刘震宇了,她才松了口气。

    待刘震宇浮出水面,她迫不及待地说道:“你没事吧,快点上来!”

    刘震宇在水中将氧气罩取下,说道:“刚刚拉上来的这个人,应该不是张翠松,我感觉水下面还有东西,你们把绳子扔下来,我套在腰上再下去看看。”

    绳子还系在那浮肿的尸体上,众位民警都感觉恶心,不敢上前解开绳子。

    武建军把录像设备递给杜月月,上前在尸体的腰间将绳子解开,对水中的刘震宇喊道:“宇哥,要不你上来休息休息,我下去?”

    刘震宇摇了摇头,说道:“我潜到水底下一次了,情况比你熟,你把绳子扔给我。”

    武建军便在岸上将绳子扔到水中。刘震宇接过绳子后,在腰间系好,戴好氧气罩后,继续沉入到水下。

    岸上的民警都不再说话,杜月月、武建军、王显贵三人围着拉上去的尸体,戴上口罩和手套,开始研究尸体。

    从尸体的衣物上看,比较完整,身上也找不到伤口,应该不是死于他杀。不过在死者的两只小腿脚踝处,有隐约可见的青痕,似乎死前被人勒住过小腿。

    武建军问王显贵:“看出什么了没有?”

    王显贵摇了摇头,“看不出什么来,只能判定不是死于他杀,应该是被水淹死的。”

    武建军又问:“你是怎么判定他是被水淹死的?”

    王显贵说道:“看他的嘴巴。人如果先死了,再扔下水,嘴巴是闭着的,嘴里不会进沙子。人如果是在水里被淹死的,嘴巴会有沙子。你看这具尸体,嘴里有沙子,所以我判定他是在水里淹死的。”

    武建军点了点头,问王显贵:“最近安全镇还有没有人失踪?”

    王显贵摇了摇头,“除了张铁汉报案他儿子张翠松失踪外,没听说过还有谁失踪。孙民华和郑天民平时主管治安,看看他们有没有听说谁失踪过。”

    一旁的孙民华立即摇头,表示没有听说过谁失踪。郑天民也摇了摇头,他被这尸体恶心到了,连话都不想说。

    武建军让郑天民立即给殡仪馆打电话,让他们派车过来,将尸体运走冷藏,等待法医确定死因,并发布尸体认领启事。

    又等了半天,杜月月看见岸上的绳子又扯了三下,连忙把绳子往上拉,大伙立即上来帮忙。

    这次大家感觉拉着比刚才吃力多了,绳子上传来的重量,上手很沉,拉着很费力。

    人多力量大,很快大家就从水中,拉一个大麻袋上来了。

    麻袋是那个黄色细麻绳纺织而成,很大,密封性很好,不知道藏着什么物事。

    大家将麻袋放在岸边,都很兴奋,他们没想到所长根据一个女人的凶梦来寻找尸体,还真有所发现。

    就是不知道麻袋里藏的究竟是不是尸体,都准备等所长上来后,再打开麻袋一探究竟。

    大家原本以为刘震宇马上也会浮出水面,可是麻袋上来后,水面呈现剧烈的波动,就是不见刘震宇上来。

    等了很长时间,水面还是不断波动,似水下有什么生物在将水不断搅动一般。

    难道是刘震宇遇到危险了?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