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93 下水捞尸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93 下水捞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沿着张村湖大堤走着,堤边杨柳依依,清风拂面,柳丝撩人。一行人西行大约十来分钟,来到一处大山脚下。

    这座大山远望蔚为壮观,外形颇像一头牛,牛背驮着蔚蓝的天空,牛头正对着张村湖,似低头饮水状。这就是张翠花所说的牛头山了。

    只见这座大山上,树木长得茂盛,绿油油的一片。山谷中鸟鸣不已。山麓下的湖水边,时时可见几只白鹭飞起。

    本来是一处风景不错的地方,但因为农村人迷信风水,在这个山脚下,到处埋着坟墓,把原来心旷神怡的风景破坏了。

    这里人来得少,显得有点空寂。冷风从一片片墓地上方吹过来,有一丝阴森瘆人的感觉。派出所能够出动的警力,今天全部都来了,但在这个地方,依然感觉心里面有点不舒服。

    大家跟着张翠花,一路穿行在树木之间,来到了一处断崖边停下。

    张翠花左看看,右看看,对刘震宇说道:“我弟弟梦里带我来的地方,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

    张翠花指着这个断崖下青碧的湖水说道:“梦里我弟弟就是从这里跳下去,告诉我说他被人杀了,就扔在这里,让我来这里找他。”

    一众民警置身在这个四处都是荒草墓地的山崖前,望着深得有点发绿的湖水,听着张翠花说他弟弟就在这下面,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刘震宇握了握身边杜月月的小手,有点发凉,对她微微一笑,示意她不要害怕。杜月月点了点头,表示没事。

    武建军问道:“你确定梦里面,你弟弟告诉你,他被人杀了,就扔在了这里?”

    张翠花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那之前你在派出所时,怎么说是在梦里面,你弟弟带你到这里,然后跳到水里了,告诉你他睡在这里,让你来这里找他?”武建军皱眉问道。

    张翠花摇了摇头,说道:“梦里的事,我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反正梦里我弟弟给我的感觉,就是他被人杀了,被人扔到湖里了。”

    武建军又问:“你的感觉不代表梦里你弟弟就这样说了呀。你刚刚说是梦里你弟弟对你说的。”

    张翠花说道:“梦里我弟弟浑身是血,我感觉他就是在对我说,他被人杀害了。”

    武建军还想询问什么,刘震宇望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再问了,武建军才停下。

    以他们共事侦破多起案子形成的默契来判断,刘震宇知道武建军在心里面对张翠花产生了怀疑。而不知道为什么,刘震宇亦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他感觉今天在这湖水里,也许真的能有发现。具体会发现什么呢?他没有去深究这种奇怪的感觉,也许是真能找到张翠松的尸体吧。

    刘震宇转身望了一遍身后的警员,问道:“你们谁会游泳?”其实他知道王显贵会游泳,不过他故意多此一问,想看看这些警员们,谁愿意主动承担下水探查尸体的工作。

    虽然江城五月的天气已经不冷了,但是这水的温度绝对是冰凉的,跳到水里游泳绝对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果然,除了王显贵上前一步,站出来说他会游泳外,没有其它警员出来说会游泳。而根据刘震宇掌握的情况,他的这些属下警员,全部是土生土长的安全镇人,大部分都是在河边长大,说他们不会游泳,刘震宇是不相信的。

    他叹了一口气,问道:“只有王显贵一个人会游泳吗?”还是没有人站出来说话。

    刘震宇对武建军说道:“你们先在岸边看着,我先下水去探探情况。”

    武建军连忙拉住他说道:“你是所长,一大堆工作都等着你做。水这么冷,哪能让你下水呢。你在岸上掠阵,我下水。”

    就在刘大所长和武大指导员为谁下水争执时,一旁的王显贵已经脱下警服,一个猛子,扎入崖下的水里了。

    王显贵扎入水中后,溅起一阵水花,人便没入水里。

    水波荡漾,碧水映着青山,只见水面一片清绿,看不见水下的情况。

    等了一会,只见王显贵浮出了水面,一边踩着水,一边向岸上叫道:“所长,水有点深,我沉不到水底。向水底下看,也看不见什么。这水不透明,水下面啥也看不见!”

    刘震宇从背包里取出防水探照灯,对王显贵说道:“你先上来,我下去看看。”

    王显贵连忙说道:“水有点冷,你别下来,把探照灯给我就行。”

    武建军要从刘震宇手里拿过探照灯,自己下水。郑天民说水深危险,把探照灯递给王显贵就行,没必要下水。刘震宇便没有给武建军,而是递给在一旁看王显贵游泳,看得正起劲的郑天民,让他拿着探照灯,递给水中的王显贵。

    郑天民接过探照灯,在崖边抓着杂草和小树枝,探着身子递给了王显贵。

    王显贵接过探照灯,戴在额头上,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再次潜入水中时,便听见郑天民“哎哟”一声,还叫着问了一句:“谁踢我屁股?”紧接着扑通一声,便看见郑天民这小子也掉到了水里。

    郑天民落水后连忙大喊:“help me!help me!”不过王显贵没理郑天民,而是借着刚刚深吸的一口气,继续潜入了水中。水面只剩下郑天民一个人,在水里挣扎。

    王显贵连一个陌生的女子掉到河里,都奋不顾身地去救那女子,从而被曾军赏识,通过这层关系走后门,当上了警察。现在他的同事落入水中,他都不营救同事吗?

    显然不是他见死不救,而是郑天民根本不需要他救。

    郑天民这家伙落水后,一边作出挣扎的样子,一边对岸上大骂:“你们谁踢我屁股,把我踢下来的?把我踢下来了,你自己在岸上看着,有点公德心没有?你快点给我下来,不然我可是要骂人了!哎哟,这水可冷死我了!哪个龟儿子踢的我?”

    刘震宇站在崖上,望着水里冷得直打哆嗦的郑天民,笑咪咪地说道:“我踢的。怎么,你连我也敢骂?”

    郑天民连忙笑了起来,说道:“哪敢呢,你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骂所长啊!”

    “可是你刚刚已经骂过我了?你骂我龟儿子,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好你个龟儿子,你不是不会游泳吗?我把你踢下水了,怎么还没见水把你这个游泳冠军淹死啊?”刘震宇下来之前,可是看过属下所有警员档案的,档案中写得很清楚,郑天民在读高中时,曾经得过一次游泳比赛冠军,所以他才敢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将他踢下水。

    郑天民连忙哭丧着脸说道:“所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我这就潜水下去看看!”

    郑天民说完,赶紧一个猛子扎入水里,逃也似的向水底游了下去。

    他之前觉得刘震宇比他年轻,凭什么位居他之上,心底也不服气,甚至觉得这个新来的所长,英俊得让他有点厌恶。

    不过现在,他觉得他们的这位新所长,不讨厌了,还有那么一点小可爱。

    这样的所长,没有官架子,有亲和力,就像兄弟一般。

    过了大概二十秒,王显贵和郑天民一起露出水面,还是没有发现。

    刘震宇命人将王显贵和郑天民拉上岸,问他们水底是什么情况。

    郑天民只是说水太深,水的浮力又大,他们潜到一定深度后,吸的气就用完了,就游不下去了。

    王显贵取下防水探照灯,说水底因为水质不清澈,即使有探照灯,视线在水下也受阻,最多只能看见两米以内的距离,看不见水底。

    杜月月见刘震宇跃跃欲试的样子,连忙小声劝道:“宇哥,听他们这样一说,这边显然是山谷深沟积蓄起来的湖水,下面是山谷,湖水很深,你还是别下去了。水浮力大,根本就沉不到水底,你下去了,结果估计也是跟他们一样的。还是别下去了。”

    刘震宇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包里带得有氧气瓶,我背着氧气瓶下去。一来氧气瓶可以增加重量,加大我下潜的深度,应该可以到水底。二来有氧气在,可以为我提供氧气,我在水底,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武建军说让他下去,刘震宇没有同意,只是让他在岸边掠阵。

    武建军拗不过刘震宇,为了安全起见,拿出背包里携带的安全绳,系在刘震宇腰间,让他感觉不对时,就拉三下绳子,他们就马上拉他上来。

    刘震宇点了点头,腰间的绳子系好后,刘震宇跳下山崖,跃入冰冷的湖水中。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