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89 第一次开会就迟到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89 第一次开会就迟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看了看手表,召集辖下警员来开会,用时十六分钟时间。

    一共来了十一个民警,这其中还包括刚才被打的派出所副所长童伟。

    刘震宇坐在会议桌的主席位上,翻看着从包里取出来的资料,不说话,把大家晾在会议桌前。

    坐在他下首的武建军,见刘震宇长时间不说话,各位民警也不敢说话,气氛很压抑,就先打起了圆场,率先打破了寂静,说道:“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武建军,受上级委派,来安全镇派出所担任指导员。这一位想必大家都知道,是我们的新任所长,刘震宇同志。这是我们的工作调令,和任命文件,有想看一下的,可以传阅一下。今天我们这个会,议题不多,现在先请刘震宇所长发言。”

    刘震宇不再看资料,抬起头,阴沉着脸,扫视了一圈到会的民警,说道:“叫你们来开个会,你们来会议室,一共花了十六分钟。你们效率如此低下,如果是打仗,你们就都被消灭了。你们每位到会的时间,我都记录下来了。现在各位先说说,你们都有什么事,来得这么晚。”

    在座的十位民警,都不说话,看着童伟,似乎等他这个级别高的先解释。

    他们还不知道这个级别最高的,已经挨了打,不再是级别最高的了。

    刘震宇对童伟说道:“既然大家都看着你,就从你开始吧,你先说。”

    童伟病怏怏地坐在刘震宇下首,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我刚刚去镇卫生院了,接到通知就过来了,中间没有耽误一点时间。”

    刘震宇点了点头,说道:“挨了打,是应该去医院看看。”

    说完这一句话后,他提高了声音,批评起在坐的民警:“就在刚才,你们的副所长童伟同志,在他的办公室被人打了。可是我们作为一个公安机关,竟然没有一位民警到他的办公室。我想问一下各位,这里还是派出所吗?你们的副所长被人教训,你们没有一个人过来阻止,你们还配当警察吗?”

    说到后面,刘震宇的声音几近严厉了。

    一旁的武建军感到非常无语,真想提醒刘震宇一下:“大哥,你是不是忘了,这位副所长是你打的啊!”

    与会的民警,都很惊讶。

    不久前所长被人打了,现在副所长又被人打了。

    只听说公安打人的,为什么在安全镇,所长副所长都挨了打。看来现在老百姓很暴戾啊,这么多人敢打公安。

    他们惊讶归惊讶,但仍然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

    “为什么副所长被打了,却没有一个警员过来?十一点十五分的时候,你们都在干什么?你们在说明开会迟到的同时,也要说清楚这个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刘震宇见没有人主动说话,就看了看资料,开始点名:“孙民华,你先说!”

    孙民华是治安科的一位老民警了,年龄大约四十余岁,根据资料,他在安全镇派出所当民警,已经有十年了,家也安在了安全镇。

    他被新任所长点了名,语气小心谨慎地说道:“不好意思,刘所长,十一点十五分的时候,我去接我闺女放学回家吃午饭,不在派出所。小学中午十一点半放学,我闺女读小学三年级,我走路过去,大概十五分钟左右,所以提前过去了。一接到开会的电话,就赶过来了,所以迟到了。”

    刘震宇点了点头,问孙民华道:“你女儿接回家了没有?”

    孙民华摇了摇头:“还没有,我一接到开会通知,就马上回来了,还没到学校。”

    刘震宇问:“会开车吗?”

    孙民华点了点头,表示会开车。

    刘震宇掏出车钥匙,递给他,说道:“开我的警车去接你女儿放学,送回家中后,马上赶回来开会!”他从市刑警队开下来的警车,就停在派出所大院中。

    孙民华感到有点意外,连忙说不用了,如果他不去接的话,他女儿会自己回家吃午饭的。

    刘震宇脸一板,当即发飚:“叫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现在这社会,人贩子很猖狂,是需要接孩子回家。你接了孩子马上赶回来开会!”

    孙民华连声道谢,接过车钥匙飞速离去。

    接下来刘震宇又点到郑天民的名字,让郑天民解释为什么来晚了。

    根据拿到的资料,这个外警比较年轻,只有三十岁,身材壮实,平日工作还算是认真负责。

    有次在街上执勤,遇到小偷,上前抓捕,徒手与小偷团伙搏斗,负伤抓住一名小偷。

    郑天民解释道:“十一点前后,我在街上处理一起民事纠纷,不在派出所,不知道童副所长被打的事。”

    刘震宇问:“民事纠纷处理好了没有?”

    郑天民点头回答:“已经处理好了。”

    刘震宇点了点头,示意郑天民的回答通过了。

    问到管户籍的民警徐军时,他回答说在给一个小孩上户口。

    刘震宇听了,面无表情,不置可否,继续点名,让管刑侦口的王显贵回答。

    王显贵也是一个年轻的警员,二十八岁,警校毕业,本来毕业后因为没有关系,是当不了警察的,在江城市做医药OTC销售。

    有一次江城下暴雨,一个小女孩开的车上坡途中突然熄火,这个开车的可能是个新手,慌乱之下不知如何处理,暴雨中车子滑入了河中。

    当时没有人敢下去救人,只有打110让他们赶快来救人。如果真等到警察过来救人,这个女孩铁定被淹死。

    大家都在惊呼着看着车子下沉,王显贵正好路过,看见这危急情况,把手机递给一位路人,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跳入河中,砸碎车窗玻璃,将落水女孩救了出来。

    巧的是,那个接过王显贵手机的路人,正是流氓大亨曾军。

    他那天正好驱车经过河边,看见女孩汽车熄火溜坡落水这一幕。

    其实曾军水性很好,不过因为下大雨,河水急,他也不敢下水救人。

    王显贵干了他想干却没有勇气干的事,他很佩服王显贵见义勇为的精神,得知王显贵警校毕业却因为没有关系,当不了警察的情况后,一个电话,打给安全镇彭加印,安排王显贵到安全镇派出所当了警察。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