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87 你被免职了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87 你被免职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人进得派出所大院,直奔副所长办公室。

    还没进门,便听见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嚷道:“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把你抓起来了!”

    定睛看去,是一个农村妇女,在副所长办公室,似在求人办什么事。

    那个让她快走,再不走就要把她抓起来的,应该就是安全镇派出所副所长童伟了。

    刘震宇最烦的就是这种狐假虎威的官僚,动不动就对老百姓说把你抓起来的话,脸当即就沉了下来。

    杜月月也是俏脸一寒,站在门口不说话,也不进去了。

    三人就停在门口,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只见那个被驱赶的妇女,哀求着对童伟说道:“童所长,求求你,派民警去看看吧,说不定真能找到我弟弟呢!我求求你了!”

    童伟正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张报纸,在漫不经心地浏览着。

    他也看到门口站着的刘震宇三人,不过没有在意,而是一脸厌恶的样子,对那位农村妇女说道:“你不要再来烦我好不好?你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弟弟被人杀了,还梦见自己弟弟告诉你尸体藏在哪里,就来叫我们派出所派人去给你找?你这不是荒唐嘛!你以为你是市长啊?你当派出所是你家开的啊?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做梦梦见自己被人追杀,就要派出所派人保护,那不是乱套了嘛!退一万步说,即使你弟弟真被人害了,这农村那么大,尸体随便一藏,根本找不到。找不到尸体怎么立案?快走快走,不要再来发神经了啊!小李,快把她带出去,让她不要再来烦我了!”

    旁边的一个年轻女民警,应该就是派出所里唯一的女警李秀玲,上前对这妇女轻声细语地说道:“张大姐,您看要不这样,您先回去,如果有您弟弟的消息了,我立即通知您,您看可好?”

    这位农村妇女几乎绝望了,绕过这个年轻的女警,一把跪到了童伟的办公桌前,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哀求道:“童所长,我求求你了!帮我去找找我的弟弟,求求你了!”

    刘震宇在门外,听见李秀玲喊这位农村妇女“张大姐”,此前又听见童伟说她梦见弟弟被杀,心里不由一震,迈步进入童伟的办公室,对那个女警招了招手,说道:“李秀玲,你过来一下。”

    杜月月和武建军见刘震宇走进了办公室,便也跟着走了进来。

    他们三人今天是来任职的,因此没有着便装,穿的是衣着鲜明的警服。

    李秀玲听刘震宇喊她,过来有点纳闷地问:“请问您是哪个单位的?怎么知道我叫李秀玲?您叫我过来有事吗?”

    刘震宇对这位刚刚温柔对待老百姓的女警颇有好感,对她微微一笑,指了指那位跪到童伟办公桌前的村妇,说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叫李秀玲,这个等下再告诉你。你先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李秀玲说道:“这位是下河村的妇女张翠花,前天来派出所,说自己做了一个怪梦,梦见她弟弟告诉她说自己被人害了,尸体被人沉到了河里。于是她就来到派出所报案,前天,昨天,今天,她都来派出所,缠着童所长立案,童所长都拿她没辙了。”

    李秀玲说到这里时,那边办公桌前的童伟,神情倨傲地对这位农村妇女说道:“你快点起来,没见我办公室来了客人吗?你如果爱跪着,你就跪在那里吧!反正你这个荒唐的请求,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派出所不能答应。派出所花着国家的钱,我个人没有权力利用国家的钱,为你办这么荒唐的事情。即使你天天来我办公室跪着,我也不会答应你!”

    他说完也不理张翠花了,自顾自地看着报纸。

    杜月月气得冲上前去,扶起跪在地上的张翠花,对她说道:“大姐,这种垃圾,不值得您对她下跪!您有什么事,跟我说,我替您作主!不要再求这个垃圾,今后也不要轻易跟任何人下跪!”

    坐在办公桌前看报纸的童伟,听见有人居然敢在他办公室,骂他是垃圾,不由怒火冒起,一拍桌子,喝问:“你是哪里来的?警衔比我高,就可以随便骂人吗?你刚刚骂我什么?有种再骂一遍!”

    杜月月凤目喷火,扶着张翠花往室外走,扭头又骂了童伟一句:“我骂你是垃圾!垃圾!垃圾!垃圾!”

    一旁的刘震宇听了,都差点笑出来,这真是重要的话,要说三遍啊。

    童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向门外走去的杜月月,喝道:“你给我站住!你是哪个单位的,我要投诉你!”

    还别说,他官威一抖,还真有几分威风,李秀玲被吓得颤了一颤。

    刘震宇上前,面无表情地望着童伟,说道:“童伟是吧?”

    童伟没好气地说道:“我是童伟,你哪个单位的?”

    刘震宇冷笑一声,说道:“我是新来的所长刘震宇。从今天开始,你不再履行派出所副所长的职责,你被免职了。”

    童伟听说是新任所长到了,暗骂自己糊涂,怎么连今天新任所长要上任都忘了,都是张翠花这个蠢女人害的。

    不过这新所长一来,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要将自己就地免职,这让他恼羞成怒。

    不给这新来的所长一点颜色瞧瞧,他还以为他一来,这一亩三分地就成他的了。

    童伟心想既然你要免我的职,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了,因此色厉内荏地叫道:“新来的所长?尼玛的你脑袋进水了吧?你是所长,我是副所长,我们都是分局任命的,你有什么资格免我的职?你的办公室在隔壁,我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敢骂你的上司尼玛的脑袋进水了?”

    刘震宇上前就是一耳光,甩在童伟的脸上,清脆又响亮。

    童伟大怒,要掏腰间的手枪还击,刘震宇闪电般出手,将他的枪支收缴。

    一旁的武建军也没闲着,飞身上前,将童伟的双手扭至腰后,对他喝道:“你给我老实点!下级见了上级,立正不会吗?”

    武建军这话,让刘震宇差点暗笑出来。

    这家伙是个小官迷啊,才来当领导,就有了下级见到上级要立正的要求了。

    看来自己当初带他下来,这个决定非常明智。

    童伟还要反抗,刘震宇拳头如同旋风一般,向他的身上招呼过去。

    在格斗方面,普通民警和刑警的区别,就相当于业余级别和专业级别之间的差距。

    他们打得童伟意志崩溃,连声告饶,刘震宇方才罢手。

    打完后,刘震宇问道:“我有没有资格免你的职?”

    童伟恨恨地说道:“我要投诉你!”

    刘震宇又是一拳,狠狠揍在童伟的肚子上,问道:“你耳朵长毛了吧?没听清楚我问你的话吗?我再问你一遍,我有没有资格免你的职?”

    这个刚刚把农村妇女张翠花搞得快要哭出来的副所长,现在自己几乎要哭出来了,说道:“你有资格免我的职。”

    “很好,刚刚老百姓跪在你面前,你却在看报纸的那一幕,我已经用手机拍下来了。如果你不想脱下警服的话,就自己向分局递交辞职报告,申请调离。你可以申请去其它派出所,继续当你的副所长,但千万别在安全镇派出所呆了。我这里不需要当官的,只需要为人民服务的。如果你不打辞职报告,局里会很快下一份你的处分决定,那时你不仅是要免职,还要脱下警服了。你自己选择吧!”

    刘震宇说完,拍了拍刚刚揍过童伟的手,仿佛嫌童伟脏了他的手一般,对武建军说道:“走,我们去隔壁办公室,问问张翠花是怎么回事。这家伙穿着警服,代表的就是国家。既然老百姓刚刚向他下跪了,就是向国家下跪了。我们要替老百姓作主,不能让老百姓白下跪。”

    武建军将童伟推开,也学刘震宇一样拍了拍手,跟着他走出去,笑道:“新上任的派出所所长,将副所长就地免职,并且还将他暴打一顿,这估计是中国公安史上,最戏剧性的上任仪式了。”

    “身为人民公仆,老百姓都对他下跪了,他却对老百姓的正当诉求无动于衷,还坐在那里喝茶看报纸。这种垃圾,不知道怎么爬上官位的。我不打他,打谁?”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