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86 没好感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86 没好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彭加印点了点头,靠在沙发上打着官腔,向刘震宇介绍起了镇长被打一事的情况:

    “刘震宇同志果然是个工作狂啊,一来就扑在工作上啊,值得所有同志学习。今后安全镇的治安,就要刘震宇同志多多费心了。关于曾令旗镇长被打的情况,是这个样子的。曾令旗同志原来是我的副手,跟曾军是同一个村的。他当上镇长后,膨胀得有点快了,严重脱离了群众。据说他和曾军小时候在同一个村,挨过曾军的打,不知是不是有这个矛盾在里面,他当上镇长后,就想将张村湖养殖的业务,从曾军手上提前解约。这下张家村的农民们不干了。因为每年的捕鱼,为张家村的村民提供了赚钱机会,并且曾军当初承包时,为了拉拢张家村的村民,也让张家村占了一点股份。现在要将曾军解约,间接损害了张家村村民的利益。所以他们有一些村民,就闹到镇长办公室,曾令旗摆出镇长的架子,让这些农民不要妨碍公务,否则就抓起来。这些农民哪管你镇长不镇长啊,就直接在他办公室,把他给打了。这还是安全镇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乡民们打的镇长。”

    武建军插话问道:“这些村民们进到镇长办公室,难道没有派出所的民警陪同吗?”

    彭加印答道:“有啊!村民们一来闹事,派出所的民警就来了,可是有什么用呢?这些人之前连派出所的所长都敢打,还怕你们几个小警察?当时太混乱了,村民们打了人就跑,没逮住一个打人的家伙。所以我说安全镇派出所,是得加强一下警力了。”

    武建军皱了皱眉头,问:“有民警在场,打了镇长,怎么可能一个打人的都没逮住?”

    彭加印冷笑一声,答道:“来了那么多农民,怎么抓?稳定压倒一切,群众的意见大,说明了曾令旗同志的工作没做好。”

    刘震宇问道:“曾镇长据说还住在医院里,伤得严重吗?”

    彭加印说道:“伤得不算严重,鼻子打折了,牙齿掉了两颗。”

    刘震宇点了点头,又询问了一下前任派出所所长被打的情况,与之前掌握的情况一样,仍然是准备收回张村湖的养殖权,曾军根本不搭理,说之前签的是二十年的承包合同,合同没到期,不要来跟他谈。

    然后派出所的所长钱大有,奉命找茬,以养殖场涉嫌殴打偷鱼的农民为由,下到张家村,请张小全到派出所走一趟。

    张小全本来就是无赖一个,玩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把戏,口口声声答应配合派出所调查。

    就在他上了警车后,一些村民们围住了钱大有,警告派出所没有证据,不能随便带走张家村的村民,否则就要打死他。

    钱大有心想自己一个派出所所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当即对村民们发起了飚。

    他先是用手指头作势抠了抠菊花,然后用抠过菊花的手指头,指着村民们骂着很粗鲁的话,激怒了这些农民,一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将钱大有按倒在上,其他围观的村民上前,一顿拳打脚踢,将钱大有打成重伤,肋骨断了几根。

    钱大有颜面扫地,回到派出所就欺骗上级,称有人报警说张家村村民打死了偷鱼的,区领导不清楚情况,以为真发生了命案,立即派了几车特警下来,要进村抓人。

    警车下到乡下后,指挥行动的警察很稳重,先没有进村,把车停在张家村小学,先向老师了解情况,得知根本就没有命案发生,于是没进村就收队了。

    钱大有咽不下这口气,又把派出所民警带了下来,将车开到了离张家村还有两公里远的张家村小学停下,然后派人到张家村,通知所有党员,到张家村小学开会。

    村里的那些党员,知道去了没好事,所以都说农忙,没空参加。

    有两个女同志在小学上班的,心想自己也没有打人,上级说要开会,去就去吧。

    结果这两位女党员,一去张家村小学,就被钱大有带走了。

    被抓的这两个女村民,是一对母女,母亲是张家村小学校长的夫人,跟着母亲一起去开会的,则是她的大女儿。

    目前母女二人仍然关押在看守所。处境很尴尬,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放吧,打了派出所所长和镇长的凶手,一个都没抓到。不放吧,打人的是男人,他们现在抓的是女人,并且还是以哄骗的手段抓的,不太光彩。

    为了解决这个麻烦,钱大有也想玩黄志刚经常玩的那一套,搞威逼利诱,希望能诱供,拿到他想要的口供。

    他劝说这两位女村民承认自己打过人,只要承认,就马上放人。

    他以为乡下人,只要连哄带骗,肯定马上能拿到他想要的口哄。

    他哪里知道,他们抓来的两位女村民里,其中有一个是张家村小学校长的夫人,虽然是乡下人,但是智慧不比他们低,直接质问他们:“我们没打过人,你们凭什么抓我们,还要我们承认打过人?想冤枉我们吗?”

    钱大有恼羞成怒,直接答道:“不承认打过人,那你们就别想出去!”

    事情传出来后,钱大有被停职作深刻检讨。他也受了伤,直接去武警医院住院去了。

    彭加印介绍了前任所长被打一事的梗概后,刘震宇三人与彭加印客套一番后,起身告辞,准备去政府大院隔壁的派出所,正式就职。

    彭加印计划在晚上,让安全镇的行政人员一起聚餐,为刘震宇的上任接风洗尘。

    刘震宇推脱村民失踪案等着他去调查,可能要下乡,婉言谢绝。

    路上杜月月问刘震宇:“你似乎对这个彭书记没好感?”

    刘震宇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看就是一个不干实事,没有一点责任感,到政府机关来混吃等死的贪官污吏。”

    杜月月笑道:“你是领导干部了,要用证据说话。跟我们说说就算了,在安全镇开展工作,千万别乱说话。你跟别人第一次接触,怎么就断定他是贪官?”

    刘震宇说道:“一个人过了四十岁,是什么样的灵魂,就会长成什么样子。彭加印脸上的气质贪婪,眼神闪烁,内心发虚,打的全是圆滑务虚的官腔。挺着大肚子,显示他没有一点克制。这种没有克制力的人,当官后必定腐化。言谈之间,对镇长被打一事,持幸灾乐祸的态度,我看安全镇治安状况这么差,就是他不作为造成的。”

    武建军笑道:“他估计就是混饭吃的,也就这点出息,你何必太认真。”

    一路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派出所门口。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