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79 黑屋子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79 黑屋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肯定最开始的对峙过程中,养殖场养的那帮打手拿出来的三把猎枪,绝对是真枪。

    曾军现在玩这一手,是想偷梁换柱,告诉警察猎枪是假枪,你们就别追究非法持有枪械的罪行了。

    刘震宇敢肯定他们已经将那三把真枪转移了,现在拿出假枪来,给他们来个鱼目混珠,不由冷笑一声:“曾老板玩得一手好把戏。不过你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如果再有下次,我的手枪肯定会不小心走火。”

    曾军嘿嘿干笑了几声,说道:“我向你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我绝对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只是想请你们给个面子,在我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刚刚刘警官提的条件之一,就是上缴三把猎枪,我答应了,现在这三把猎枪已经上缴给刘警官了。剩下一个条件嘛,只要你们在我们这儿休息一个晚上,等你们到任安全镇派出所后,你要的五千万,我马上捐给你们的治安基金,不用还。”

    “休息一个晚上,就能为安全镇的治安基金募捐到五千万,似乎也很值。”刘震宇说道。

    曾军鼓了一下掌,又对刘震宇竖起大拇指,说道:“还是刘所长英明!在曾某人这里住一个晚上,就能让我捐出五千万,刘所长绝对是安全镇历史上的第一个。你的这个行为,必将载入史册。所以希望二位警官,能配合一点,乖乖地去我给你们安排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

    武建军冷哼了一声,问道:“看来我们是非住一晚不可了?”

    曾军点了点头,“住一个晚上,五个小时,我捐五千万。少一个小时,我少捐一千万。不住的话,我最多只捐五百万。二位警官觉得怎么样?”

    刘震宇说道:“住一个晚上,也不是不行。不过怎么我感觉,曾老板强行为我们提供的住所,似乎不简单?”

    曾军对刘震宇的钦佩之情,更加五体投地了,说道:“说老实话,如果今天来的是黄志刚那个胖子,我肯定让他住狗窝了。我会让他和我们养殖场圈养的那些狼狗,住在一起,丢一些狗粮给他,让他还没下到安全镇,就名声尽毁。但刘所长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能让你住狗窝呢,肯定让你住好地方。但你要放我五千万的血,我还是有点肉痛,所以让刘所长住太高级的地方,我也不是很爽。是以让刘所长住的地方,的确有点特别。”

    刘震宇问:“有什么特别之处?”

    曾军没有直接回答刘震宇的问题,慢悠悠地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个烟圈,仿佛沉浸在往事里了,悠悠道:“张村湖是我挖到第一桶金的地方。如果我十五年前,没有在张村湖挖到第一桶金,我曾军就不可能有今天。正是因为在这里积累到了原始资本,我才抓住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黄金十年,成就了今天。但是你知道吗?我到张村湖来时,挖这第一桶金,是多么艰辛吗?那时跟着我曾军的,也就十来个兄弟。我们把原来承包张村湖的老板赶走,接手了张村湖。接手张村湖后,第一年我并没有赚到什么钱。这么大一个湖,竟然一分钱没赚啊!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因为张村湖周边,都是一个一个的村子。那些村民都无法无天,他们经常下水,到湖里来偷我养的鱼。这么大一个湖,湖边有十几个村子,湖里的鱼都让这一个一个村庄的村民偷光了,我还挣个屁的钱呀!所以我就在想,怎么样让这些无法无天的村民,不敢再偷鱼。后来我就想出一个主意。你知道是什么主意吗?”

    曾军感觉自己一个人讲故事,听众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讲起来感觉有点没劲。便望着刘震宇,停顿了一下。

    于是刘震宇就很配合地问了一句:“是什么主意?”

    曾军答道:“我在养殖场,建了一个黑屋子。我把这个黑屋子,建得像一个铁桶一样,里面是绝对的黑暗,绝对的密不透风,绝对的暗无天日。等我把黑屋子建好后,我就派人开始日夜在张村湖上巡逻。只要抓到有人偷鱼,就立即抓过来,丢到黑屋子里关起来,让他的家人拿钱来赎人。就这样,偷鱼的人越来越少了,慢慢地再也没有人敢偷我的鱼了。现在养殖场的人哪怕是不巡逻,也没人敢轻易偷鱼了。”

    刘震宇不由也很佩服曾军,竟然能将张村湖周边十几个村庄的村民,治得没人敢再偷他的鱼。

    就这手段,能成为江城巨富,实属正常。

    但作为警务人员,虽然处在不利形势当中,他也要出言警告曾军:“你私建囚堂,来囚禁偷鱼的人,已经触犯了中国法律。你的罪名又多了一条,私设刑堂可不是小罪。”

    “法律?我的鱼被周边村庄偷光了时,怎么没有派出所的人跟我律了?”

    曾军笑了笑,似乎根本不怕法律,自顾自的说道:“这个黑屋子,现在已经很少关人啦,浪费了有点可惜。”

    “所以你今天想用你的这个黑屋子,给我们来一个下马威?”刘震宇问。

    曾军的笑容更灿烂了,没有再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他的那神态,那笑容,分明就是在指着刘震宇的鼻子说:“我就是要给你们一个下马威,那又怎么样。”

    刘震宇黑着脸坐着,没有动,曾军也没有让人强制押他们进黑屋子,双方僵持了五分钟。

    曾军叹了口气,主动打破了难堪的沉默:“如果刘警官不愿意去黑屋子休息,也行,那五千万就免谈了。你到任安全镇后,我最多捐款五百万。现在当官的那么多,这个来了,要我捐个几百万,那个来了,让我捐几百万。都没有问题。问题是,如果谁放我的血,我不关他进黑屋子至少一个晚上,那今后谁都敢来放我的血,我还要不要活了。当我是你们养的猪吗?养肥了想怎么放血,就怎么放血?我曾军如果这样老实,就活不到今天。”

    刘震宇点了点头,“行,我给曾老板面子,去你的黑屋子住一个晚上。我想你的黑屋子建起来后,还没有关过警务人员吧?能成为你的黑屋子第一个关押的警察,我很荣幸,只是我希望你有一天,不要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刘震宇缓缓站起身,目光镇定,盯得曾军都有点发毛,一度想放弃。但这么多兄弟看着,曾军也不能认怂,咬牙齿坚持着,不说话。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