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77 酒桌上的交锋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77 酒桌上的交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人商议妥当后,沿着张村湖的柳堤散步,都在想着等曾军到来后,如何狠狠敲他一笔竹杠。

    这个通过暴力手段起家的富商,如果谁都能敲他一笔,那他也不用混了。所以没有那么容易逼曾军就范的。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地盘,搞不好这个饭局就成了鸿门宴。

    曾军能从一个小养殖场发家,然后涉足房地产,发展成江城老大,后台不一般。但不管他的后台是谁,敢纵容手下欺压人民,刘震宇就不会向他低头。

    二人正在长堤上思索之际,一个有点夸张,似故作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刘警官,我来迟了,失礼,失礼!这帮蠢货们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酒菜已经准备好了,快请到养殖场一述。”跟着一个矮壮的人影迎了上来,握住刘震宇的手,寒喧起来,正是此前被留置在市刑警队,协助调查星汇园命案的曾军。

    曾军身后跟着三个壮汉,应该是曾军的保镖。

    从这三人的体形来看,跟养殖场里的那帮乌合之众相比,完全是云泥之别。

    后面是张小全和他的村主任老爹张德旺,跟着曾军一起到湖边长堤上,邀请刘震宇和武建军到养殖场去用膳。

    几人来到养殖场大门。

    海子依然被铐在铁门上,见到曾军到来,连忙立正叫了一声:“老大!”

    曾军停下来,瞪着海子,怒斥着:“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我们不是黑帮,要叫董事长!”海子连忙叫道:“是,董事长!”

    曾军点了点头,“你在这里委屈一下,等一会吃饭的时候,我会向刘警官和武警官赔礼道歉,希望能不追究你鲁莽的行为。”

    被铐在门上的海子对曾军非常感激,不知道说什么好,曾军挥了挥手,让他什么都不要说,领着刘震宇等人迈入铁门,进了养殖场餐厅的包房里,依宾主位置坐定。

    养殖场的餐厅服务员,很快端上来几盘野菜,还有野生的甲鱼、乌龟、鳜鱼等。

    曾军亲自打开一瓶茅台酒,要给刘震宇和武建军满上。

    刘震宇谢绝道:“曾老板的心意领了,酒不能喝,我们虽然只是最基层的民警,但是老大的八项规定,我们还是要严格遵守的。”

    曾军放下茅台,鼓了鼓掌,指着张小全和跟着自己来的几个人,说道:“你们要好好跟刘警官学学!你们看看,刘震官走到哪里,都严格遵守他们老大定的规矩。你们是不是也要时刻把你们老大定的规矩,记在心里?”

    曾军教训完自己的手下,又扭头对刘震宇说道:“那好,今天不喝茅台了,喝点黄酒吧?度数低,喝点黄酒,吃点野生的甲鱼乌龟,对身体有好处。你们办案很辛苦,上次承蒙刘警官抓到星汇园命案的真凶,为我洗脱不白之冤,我还没有感谢您呢!”

    刘震宇并不领情,冷哼一声,“感谢我?你们养殖场的人,围攻我和武警官,这就是曾老板的感谢?也算是别开生面了!”

    曾军连忙赔礼,希望刘震宇能网开一面,放过被铐住的海子。坐在他一旁的张德旺村主任,也附和着请刘震宇大人不计小人过。

    刘震宇点了点头,说道:“门卫袭警,按照法律,本来是应该依法拘留的。不过曾老板和张村主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让我们不追究门卫袭警的罪责,放过海子,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

    刘震宇说到这里,就不往下说了。

    曾军是明白人,知道今天的事情,要想平安了结,就要谈条件了。于是立即说道:“刘所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曾军一定照办!”

    刘震宇说道:“曾老板痛快,那我就提了。第一,你们养殖场所有私藏的猎枪,管制类的刀具,必须上缴。”

    曾军斩钉截铁地说:“没问题,刘所长发话了,我们保证上缴。”

    “第二,等我们到任安全镇派出所后,要对你们私藏猎枪的违法行为开出罚单。听说安全镇派出所的经费很紧张,希望曾老板能为安全镇的公共安全事业,作出一点贡献,捐点款,你看怎么样?”

    刘震宇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亮出了软刀子,要对曾军开宰了。

    武建军没想到刘震宇这么干脆,一点铺垫都没有,直接开门见山,敲起了曾军的竹杠。

    他是知道曾军的后台的,有点紧张,担心双方过早摊牌,对身陷狼窝的自己不利,盯着曾军的脸,观察他的神色变化。

    曾军笑了起来,倒上一杯茅台酒,喝了一口,说道:“刘老弟够痛快。说吧,你准备让我给安全镇派出所捐多少?”

    张小全、张德旺、武建军还有曾军带来的三个保镖,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刘震宇的身上。

    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刘震宇笑了笑,举起了一个巴掌,镇定自若地望着曾军,并不说话。

    曾军笑了一笑,又倒了一杯茅台酒,端到刘震宇的面前,说道:“你这是来募捐的,对吧?募捐总得表示一下吧?你喝下这杯茅台,你要的这五十万,等你一到安全镇,坐进所长办公室,我马上派人送来!”

    曾军这番话,把刘震宇说成一个黑警察了。

    一旁坐着的武建军,见曾军答应了黑警察的条件,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哪知坐在上首的刘震宇,摇了摇头,接都不接曾军递过来的茅台酒,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望着曾军笑道:“五十万?打发要饭的吗。曾老板,你刚刚把我说成黑警察,那我不黑一点,岂不是对不住你。”

    武建军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怕刘震宇胃口太大,曾军要翻脸,暗自后悔刚刚跟刘震宇没有商定募捐的金额。

    在他心里,他觉得能让曾军答应拿五十万出来,捐给安全镇派出所,已经可以了。

    现在刘震宇说五十万是打发要饭的,恐怕有点不妥。

    他小心观察着曾军的神色,担心曾军会翻脸。

    还好曾军没有翻脸,只是皱了皱眉头,表示有点不愉快,说道:“刘所长,五百万,有点多了吧?”

    曾军这些年搞房地产,江城的大项目基本上都是他的。近些年房价飞涨,曾军的财富在江城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现在让他给派出所捐五百万,竟然还说有点多。

    连武建军听了,都恨得牙痒痒了,暗骂你TMD抢老百姓钱的时候,怎么不说多了。

    刘震宇冷笑道:“五百万?曾老板,我想你是搞错了。我说的不是五百万,是五千万。”

    武建军听了刘震宇报出来的数字,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他大吃了一惊,没想到刘震宇的胃口也太大了,竟然开口要五千万。

    在他心里,能让曾军捐五百万,都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现在刘震宇竟然开口就要五千万,这让武建军一颗小心脏,呯呯跳得剧烈起来。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