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75 难道这就是凶器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75 难道这就是凶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眉头紧了紧。

    看来这个曾军能量不小,自己要下到安全镇当所长,目前还只是公安系统内部消息,没想到这个曾军已经知道了。

    他说今后大家要共同维护治安,这话就是在暗示,你要调到安全镇当所长,我已经知道了,大家一起吃个饭,商量一下如何维护治安问题。

    刘震宇本来也想和曾军会谈一次,刚刚拒绝只是为了提高身价。现在既然架子摆足了,并且他还要调查张翠松失踪的案子,还要到张石柱在养殖场的宿舍察看一番,当然不能马上离开,于是就答应了曾军共进晚餐的邀请。

    张小全连忙命人打开大门,恭迎刘震宇和武建军二人进到养殖场。

    刘震宇将已经醒过来的海子,铐在了养殖场的铁门上,收起枪,和武建军一起昂首挺胸,步入到红楼大院。

    一旁的张铁汉老头和钱小燕,看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曾军养殖场的门口,打伤了曾军的人,还能毫发无损地进到养殖场,被奉为上宾的。

    他们二人跟着村主任张德旺,也一起进到了红楼大院里,小心脏仍然忐忑不安。

    来到养殖场的场长办公室,张小全命人上茶,六人分宾主坐定。

    刘震宇开门见山地问张小全:“张翠松失踪了,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张小全很老实地回答道:“知道。”

    刘震宇问:“他在失踪前的三天,遭到你们养殖场的人殴打,是怎么一回事?”

    张小全是养殖场的负责人,在这件事情中,负有领导责任。听刘震宇问到这件事情,有点惴惴不安,小心翼翼地介绍起了情况。

    原来村里有个叫张必成的青年,平日里游手好闲,种田之余,没事时就下到湖里,偷一点养殖场的鱼,卖给张翠松。

    他作为养殖场的负责人,对这件事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有一天这件事传到曾军耳朵里,曾军很是恼火,命人将张必成打了一顿,鼻梁都打折了。

    曾军又说张翠松收别人偷养殖场里的鱼,也应该教训一顿。

    张小全只好安排人,也将张翠松修理了一顿,还让他写下保证书,只后不许再收别人从张村湖里偷出来的鱼。

    一旁做笔录的武建军,插话问道:“你们养殖场里,养了这么多打手,他们都是哪里来的人?”

    张小全回答道:“呵呵,他们不是打手,是养殖场的员工,都是按国家相关规定,正规招聘,交五险一金的。他们大部分都是外乡来的无业青年,到这里打工混饭吃的。其中有几个是村里的青年,不过村里的青年不多,只有三个人吧。你们也知道,我们管理着这么大一个湖泊,不养一些看场子的,湖泊周边那么多村子,哪个村民都敢偷我们的鱼,那我们还怎么经营?招这些人,纯粹是为了震住湖边的村民,维护养殖场的利益。还请二位警官理解。”

    武建军对此表示理解,但警告张小全不许乱用私刑。

    刘震宇让钱小燕送张铁汉回村里,张德旺留下来陪同。

    等张铁汉走远了后,刘震宇对张小全说道:“我实话跟你们说吧,我们在钱小燕家旁的柴垛里,找到了张翠松的上衣。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张翠松应该是在夜晚回家的路上,被人袭击了。加上他已经失联有五天时间了,我们怀疑张翠松可能已经遇害了。这件事情目前还只是我们的推断,具体是否属实,需要我们法医进行相关鉴定,并且找到张翠松后,才能确定。目前你们要保密,不要声张,以免引起村民的恐慌。我看你们养殖场里这些打手,一个个都很凶恶,他们其中有没有人与张翠松结了仇的?只有你们养殖场里的这些打手,才有这个胆子杀人。”

    刘震宇把怀疑对象圈定在养殖场里,张小全被吓得连忙否认:“张翠松失踪的事,跟养殖场里的人,绝对无关。你想想,养殖场里的人,要打张翠松,就直接打了。他张翠松再会做生意,又能怎么样?还敢花钱请人打我们养殖场里的人?养殖场里的人,要教训任何人,都不会暗地里下刀子的。既然明着能打他出气,干嘛要暗地里捅伤他呢?这不符合常理。”

    刘震宇同意张小全的推断,不过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养殖场,“你的推断有一定道理。不过目前来看,只有你们养殖场里养的这帮打手,才有这个胆量行凶。为了洗清你们养殖场的嫌疑,我希望在接下来的调查中,你们要充分配合我们警方,展开调查。命案不是儿戏。如果养殖场里再有人敢阻挠警方办案,我看你们这个养殖场里养的这些打手,就该解散了。”

    张小全连忙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全力配合警方,查清楚张翠松失踪的原因。

    刘震宇又问:“张石柱在不在?”

    张小全的回答,跟之前保安的回答一致,说他去市里采购鱼苗了,没有回来。

    “能带我们去你们这儿到处参观一下吗?”刘震宇说道。

    “当然可以!”张小全回答得很干脆。

    于是张德旺父子带着刘震宇和武建军,来到了养殖场的宿舍。

    红楼的一楼为办公场所,设有场长办公室,技术员办公室,医务室,保安室等。

    二楼为健身场所,里面有乒乓球馆,拳击馆,健身房等。

    三楼以上为员工宿舍,有单间,也有套房,根据不同的人员进行分配。

    刘震宇等人重点参观了张石柱的宿舍。

    张石柱是养殖场的技术人员,待遇不错,分到的是一个套房。

    套房里显得有点凌乱,客厅的桌面上,摆放的都是养殖专业书籍,抽屉里放了一台养殖场配备的笔记本电脑。

    在沙发前的一个鱼缸里,养了一些小鱼苗,在水里游来游去。

    为了保证“参观”养殖场员工宿舍的行为没有超出法律允许的范围,刘震宇特地拿出手机,对参观的过程进行录相。

    他们认真“参观”了客厅后,在客厅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于是又在张小全父子的带领下,到里屋参观卧室。

    进到卧室里,就更凌乱了。

    床上衣服随便乱放,床上被子也没有叠,典型的一个男人的宿舍。

    他摇了摇头,继续用手机录相。

    床头的枕头上面还扔着一本书,显然是张石柱看了后,往枕头上随便一扔的。

    刘震宇扫了一眼,书正好是正面对着他,封面上是金鱼在水中游来游去的图案,书名为《实用养金鱼大全》。

    再去看桌子上,放着的也多是养鱼的专业书籍。

    武建军已经开始搜查桌子了。

    刘震宇便跟上去,来到窗户边上的书桌前,用手机摄录武建军的检查过程。

    书桌上摆满了书,除了养鱼的书籍,就是鬼谷子,三十六计,奇门遁甲,孙子兵法,三国演义之类的书。

    武建军打开抽屉看了看,里面除了一些零钱,什么也没有。

    武建军说:“桌子里什么也没有。再看看床上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他一转眼,也看见枕头上放着的那本书,笑道:“哟,看来这张石柱还挺爱看书的啊,看了书随便往枕头上乱扔。刚刚书桌上的大部分是养鱼的书籍,这本书放在床上,该不会是黄书吧?这是什么书?我瞧瞧!”

    武建军弯下腰,低头抄起书本,翻过来一看,“哟,书的封面上的金鱼好漂亮。实用养金鱼大全。看来这个张石柱,挺爱学习专业知识的啊!”

    武建军的这些行为和话语,也全部被刘震宇摄录在手机中。

    武建军检查完毕后,将书像刚才一样,反面放回到枕头上,又去翻开枕头下面的被褥,竟然发现了一把匕首,在灯光下闪着寒光。

    跟在一旁参观的张家村村主任张德旺,看见匕首,大吃了一惊:“难道这就是凶器?张石柱这个龟儿子的,平时看着很老实啊,怎么还藏着刀?难道翠松真是这小子害的啊?”

    张小全看见枕头下搜出的匕首后,也是大吃一惊,骂道:“这个龟儿子的,一个村子的,他怎么下得去手杀人!等他从市里采购完鱼苗,看我怎么收拾他!”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