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73 乡村遇险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73 乡村遇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保安听说是市刑警队的,来了精神,接过警官证,看了看,然后扔还给刘震宇。

    这流氓保安明显不是想还给刘震宇警官证,而是想存心侮辱他,故意将警官证往地上扔。

    如果不是刘震宇眼明手快,抄起了警官证,此刻他的警官证就已经被扔到地上了。

    这让刘震宇觉得有点愤怒,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这名保安,那名保安似乎根本不在乎,眼睛盯着饭碗,对付着碗里的饭菜。

    另外一名保安,打量了刘震宇几眼,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一付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吆喝,刑警呀!挺威风的嘛!不好意思,我们养殖场,有一条专门针对你们警察的规定,没有曾总的批准,任何警察都不许进养殖场的大门一步!”

    刘震宇心底怒火熊熊燃烧,被他强行压下,说了声“我们走”,就转身往村子里走去。跟在身后的武建军骂了一句:“我草,两个小小的保安,竟然这么嚣张!”

    武建军才一说完话,便听见保安室里摔碗的声音。

    那个手膀子上纹着青龙的家伙,也就是他把刘震宇的警官证往地上扔的,从保安室里冲了出来,狠狠一拳向武建军打去,边打边骂:“你个狗娘养的骂谁?”

    武建军侧身闪躲之时,刘震宇已经闪电般出手。夜色中一把锃亮的手铐飞出,铐住了打向武建军的拳头。

    武建军趁机猛扑上来,抓住这名保安的另一只手臂,狠狠向后一扭。与此同时,刘震宇猛扯手铐,将这名保安的右手扭到身后,迅速铐住被武建军扭到身后的另外一只手。

    这个手膀上纹着青龙的保安,在嚣张的出了一拳后,就被两位从市里下来,起初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刑警铐住了。

    一旁的钱小燕吓得花容失色。

    张铁汉更是哆嗦起来,显得有点六神无主,嘴里喃喃地说道:“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显然他非常害怕养殖场里的这些人,认为刘震宇他们铐了养殖场的人,这下麻烦大了,很是为他们担心。

    刘震宇很理解他们的心情,对钱小燕和张铁汉挥了挥手,“你们快回村里,去叫你们村主任过来!钱小燕,立即扶铁汉老伯离开!”

    钱小燕连忙拉走了张铁汉。

    这个时候,另外一名保安已经冲了出来,看见同伙被铐住,指着刘震宇他们厉声喝道:“赶快把手铐打开,不然你们走不出张家村!”

    刘震宇冷哼:“你看我们走不走得出张家村?叫你们这里的瓢把子出来说话!”

    瓢把子是一句黑话,意思就是这里能够作主的人。

    这名保安立即吹起了口哨。口哨的声音尖锐刺耳,听上去很是凄厉。

    口哨响起的瞬间,养殖场大楼就沸腾起来,夜色中很多人影从房间中冲出,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高声骂着:“青皮,你MB的,没事瞎吹个**口哨?”

    这绰号叫青皮的家伙大声回应:“全哥,海子被两个条子铐起来了!”

    “什么!TM的哪里来的条子,这么狂,敢到这里来铐人?”

    这绰号“全哥”的人怒气冲冲地下得楼来,在他身后,跟着十几个彪形大汉,一出养殖场大门,就将刘震宇和武建军团团围住。

    那个被铐住的海子,见兄弟们把铐住他的两个刑警围起来了,立即挣扎起来,对刘震宇又踢又骂,状若疯狗。围住他们的人见状,立即要冲上前来,显然是要对他们展开围攻。

    刘震宇将铐住海子的手铐猛地用力一扯,海子发出一声惨叫,一旁的武建军狠狠一拳打在海子的后脑勺上,将这个疯狗一样的家伙打晕了。

    这个时候,全哥带领的十几个青年,已经一拥而上,开始袭击刘震宇和武建军了。

    他们知道这二人是警察,还敢二话不说,就大打出手,显然没有将警察放在眼里。这与之前安全镇派出所所长被打,有很大关系。

    在这些流氓心里,派出所的所长都能打,还有什么警察不能打的。先打了再说。

    但他们显然没有搞清楚刑警和普通警察的区别。

    刘震宇和武建军二人背靠着背,每个人守着180度角的防御范围,与冲过来的流氓搏斗,很快又打倒了两个袭警的流氓。

    全哥此时感觉不对了,立即命人去拿家伙。于是有人就往养殖场内跑去。

    刘震宇听罢心里一沉,果断地掏出手枪,朝天鸣了一枪,厉声喝道:“都给我不许动!”

    其它的人见这两个警察手里有枪,立时老实起来,站在原地不敢再动。但刚才三个往养殖场里跑的流氓哪里会听,一溜烟就闪进了养殖场大楼。

    刘震宇拿枪指着全哥,喝道:“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全哥回答:“是的。你们是哪里的?为什么要在我们养殖场行凶伤人?”

    刘震宇冷笑了一声,“我们行凶伤人?我们是市刑警队的,到你们养殖场调查一起案件,你们的保安竟然敢动手袭警。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来动手打人,你们竟然还敢说是我们行凶伤人?”

    这个时候,那三名跑回养殖场的家伙,每个人手持一把猎枪,出来瞄准了刘震宇和武建军。

    武建军将刚才被打晕的海子拎起来,挡在二人身前,以防对方猎枪开火。

    全哥身后的那些青年,有的已经蠢蠢欲动,想找机会偷袭。刘震宇用枪指着全哥,说道:“我警告你,你们私藏枪械,已经触犯了法律。你最好约束好这些人。如果谁再敢出手袭警,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责任由你承担!”

    全哥做了一个手势,那几个想偷袭的青年,立即停了下来。全哥小心谨慎地说道:“警察同志,能不能把你们的警官证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现在正是双方对峙的紧要关头,如果刘震宇是一般的菜鸟,可能就真的去掏警官证件了。

    这个时候去拿警官证出来,那不是给这群流氓偷袭的机会嘛?

    刘震宇可没有那么傻,冷哼一声,“我们的警官证,刚刚已经向你们的保安出示过了!”说完提神戒备着。

    果然,他看见那三个手持猎枪的家伙,在偷偷向他们身后的一个山包隐藏过去,显然是想摸到他们身后,用猎枪袭击。

    这三个拿猎枪的家伙,有其它手上没有拿武器的青年打掩护,刘震宇也不好贸然开枪。

    若等他们拿着猎枪到达了能够狙击他们的地形上,那形势将对他们万分不利。

    武建军问:“宇哥,现在怎么办?三把猎枪若隐藏起来,找有利的地形狙击我们,我们非常危险。我建议立即开枪,先打倒几个流氓,镇住场面再说。”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