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72 血衣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72 血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拿着手机凑近照着,在白光照射下,这沙子的颜色呈暗红色,用鼻子闻了闻,隐隐有腥臭的味道。

    暗红的颜色范围约一米多,呈现水流四散状,刘震宇的眼前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血迹流淌在地上的景象。他立即让张铁汉返回张翠松家里,找来几个干净的食品袋,将这些暗红色的沙子装入食品袋中,准备拿回市刑警队化验。

    武建军将暗红色的沙子拍了照后,四人又往钱小燕家中走去。

    刘震宇拿着手机,一直开着手电筒功能,沿路搜索。

    到了离钱小燕家约五米的那个柴垛时,刘震宇也仔细搜索了一番。

    他和武建军搬开柴垛,发现一捆柴垛下面,有一件被人遗弃的绿色迷彩服上衣。

    在手机的灯光照射后,张铁汉和钱小燕俩几乎同声说道:“这是翠松的衣服!”

    武建军捡起柴垛上的衣服,双手将衣服拉开,拿到手电筒下面,和刘震宇一起察看着。

    只见深绿色的迷彩服上,破了几个小孔,在破孔的旁边,隐约有血迹喷溅留下的痕迹。

    从小孔的形状来看,像是被人用利器刺穿形成。

    从位置来看,前面两个,一个小孔在左前胸,一个小孔在胃部。后面小孔多一点,比较杂乱。

    迷彩服的上衣扣子似乎因为拉扯的缘故,掉了两颗,没掉的三颗纽扣,上面的线都被拉长了。

    一旁看着的张铁汉,又无声的哭了起来。钱小燕也是满眼泪水。

    显然,他们看到了这件衣服,感觉张翠松出事了,多半是凶多吉少。

    刘震宇将这件带血的迷彩服拍完照后,放进大一点的食品袋里,装好后,继续搜索。

    一直搜索到钱小燕家门前,再没有新的发现。

    刘震宇和武建军对望了一眼。从那眼神里,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意思,就是张翠松已经遇害了。而遇害的第一现场,极有可能就在那个沙堆旁。

    他们之所以没有说出来,就是顾及到张铁汉的感受,不想亲口说出这种不幸的推测,给老人家还留一丝幻想。

    刘震宇问钱小燕:“这个柴垛离你们家很近,如果有动静,你们家里应该可以听见。那天晚上,张翠松从你家里出来后,你有没有听到异常的动静。”

    钱小燕摇了摇头,表示张翠松从她家里出来后,她就上床睡觉了,在卧室中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刘震宇指了指离沙堆最近的一户人家,让张铁汉带他们过去问一下情况。

    张铁汉领着他们直接进了这户人家的大门,进门后就喊:“张有德,在家吗?”

    一个老汉从屋后厨房里走了出来,来到客厅,见是张铁汉,便问:“铁汉,有事吗?怎么还带着小燕侄女,这两个是?”

    刘震宇亮出警官证,向张有德解释道:“不好意思,有德老伯,打扰您了。我们是市刑警队的,铁汉老伯的儿子翠松不是失踪了嘛,我们已经立案了,来了解一下情况。”

    张有德虽然是农村人,不过听说是刑警来了,很是热情客气,对刘震宇说道:“您想了解什么情况,请尽管问。”

    刘震宇表示感谢后,问:“上个月29号那天晚上,也就是张翠松失踪的前一天晚上,大概是晚上九点半到十点左右的样子,您有没有听到屋子外面,有异常的动静?”

    张有德答道:“有啊!我记得那天晚上,我都已经睡了,听见屋子后面,好象有人在吵架,吵了几声,就没声音了。是不是29号晚上,我不能确定,不过只有这一天晚上,听到有异常的动静。之后的晚上,都没有啥动静。”

    刘震宇问:“您听见有人吵架后,有没有出去看看?”

    张有德摇了摇头,“没有。他们吵了几声,我听见有人叫了一两声后,就没有声音了。所以就没有出去看。”

    刘震宇问武建军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武建军摇头表示没有问题,建议立即去曾军的养殖场看看,询问一下钱小燕的老公张石柱。

    四人谢过张有德,立即步行到村子最西边,靠近湖泊的养殖场办公楼。

    这养殖场应该很赚钱,修的大楼有七层来高,在暮色中看来,是红色的外墙。

    武建军笑了一声,说道:“宇哥,你说曾军这家伙,将承包的养殖场大楼修成红色的,看来这家伙野心不小啊,想做江城的红楼老板。”

    刘震宇冷笑:“老赖搞个红楼,在海外流亡了那么多年,最后不也要被引渡回国,接受法律的制裁。曾军如果识时务,就应该遵纪守法,不然我们到安全镇来后,第一个要办的,就是他!”

    武建军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恐怕不容易。我们到地方来后,只要这家伙能遵纪守法,我们能不得罪这家伙,就不得罪他,不然工作没法开展的。”

    四人说话间,已经来到养殖场大院门前。

    这大院装了一个大铁门,铁门紧闭,门旁保安室里亮着灯,两个打手模样的保安,正在保安室里吃着大鱼大肉,看着电视。

    这两名保安,见到张铁汉等人过来,理都不理他们,自顾吃着饭,看着电视。显然这帮家伙平日嚣张惯了,根本不把村民们放在眼里。

    刘震宇眉头皱了皱,拍了拍铁门,其中一个保安放下饭碗,从保安室出来,恶狠狠地问:“你干嘛?”

    张铁汉虽然想哭的心情都有了,但见到这个凶神恶煞的保安,连忙挤出来笑脸,陪着笑脸说道:“保安大哥,通融一下,我们找个人。”

    刘震宇一脸不爽,对安全镇派出所非常不满。是什么样的凶恶,才能让一个老人,喊一个年轻人大哥?只有公安部门的纵容,才能让这些人欺压百姓,让百姓害怕他们。

    这满脸凶相的保安问道:“你们找谁?”

    钱小燕连忙说道:“找我老公张石柱。麻烦大哥请他出来一下。”

    这凶狠的保安没好气地答道:“你们快滚一边去。张石柱不在场里,他今天去市里进鱼苗去了。”说完就进到保安室,端起饭碗吃着饭,不再理他们。

    刘震宇继续拍了拍门,保安室里的那两个保安不耐烦了,隔着窗户骂道:“狗日的你们怎么还不滚,是不是欠揍?老子都说了张石柱不在场里,你们没听到是吧?快滚!”

    刘震宇亮出警官证,冷冷地盯着这名骂人的保安,说道:“请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是市刑警队的,正在调查一起案子,需要去到张石柱在养殖场的房间看一看。请你们立即开门,配合警方调查!”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