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70 乡下有村姑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70 乡下有村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上了警车,不再担心身份暴露的问题,刘震宇直接掏出了警官证,告诉老人家自己是警察,让他将情况详细介绍一下。

    老人家没想到自己随便一碰,还真碰到了警察,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连忙介绍起了情况。

    这个老人家名叫张铁汉,是安全镇张家村人,年纪已经有55岁了。因为一辈子务农,五十多岁的人看着像老头,晒得皮肤黝黑,脸上和手上的皱纹看上去像老树皮一样。

    他生有一子一女,女儿名叫张翠花,有26岁了。儿子比女儿小2岁,现年24岁,名叫张翠松。

    老人家一辈子老实务农,只知道干农活,但他的儿子头脑却很灵光,平日贩卖一些鱼虾、牲畜、粮食等赚钱。有了一些积蓄,就自己盖了一栋楼,与张铁汉分开来住了,在张家村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平日里张翠松总在张村湖一带,收购鱼虾等产品,然后往城市乡镇送货。

    最近几天,张翠松再也没有在张家村出现过。

    张铁汉打他手机,也是关机状态。询问他平日里一些生意伙伴,也说没有见过他。

    这让老头子感觉非常不好,发动村里所有的亲戚朋友帮忙寻找,仍然打听不到儿子的下落。

    这一下张老汉慌了,来到安全镇派出所报案,说儿子失踪了,请求警方寻找。哪知派出所的民警根本不重视,说才几天不见,怎么能说是失踪呢,构不成立案条件。让他再等几个月,如果还没有消息,再来报案。

    张铁汉心急如焚,几乎每天都来派出所,请求警方立案。

    派出所的民警被他纠缠不过,只好做了笔录,让他回去等消息,如果找到张翠松,会通知他的。

    张铁汉回去盼星星,盼月亮,也盼不到派出所的消息。

    他去过几次派出所,都是失望而归。

    今天他到派出所去碰碰运气,结果没有出乎他意料,这帮派出所里的警察,没有人理他。

    很显然,没有人把他儿子失踪的事情,当一回事。

    他正失望地往回走着,看见了一辆警用车牌的越野车,向安全镇的街道驶来。

    他灵机一动,闪身向警车撞了过去。

    幸亏武建军车开得慢,并且反应够快,才避免了一起交通事故。这就让武建军感觉是遇到碰瓷的了。

    刘震宇将张老汉的口述记录下来,让张老汉在他的记录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安抚张铁汉说道:“老伯,现在我以一个警察的身份,正式通知您,您儿子失踪的事情,已经正式立案了。您儿子不见了,您很着急,我能理解。不过现在着急也起不了作用,我将今天您的情况已经记录下来了,回去后就交给市刑警大队,让市里的警察同志帮您找一下您的儿子,您看可好?”

    张老汉连忙感谢不已。

    刘震宇问张老汉家住在哪里,要开车送他回家。张老汉本想谢绝,但刘震宇说送他回家,可以顺便了解一下他儿子失踪的情况,张老汉才点头答应,和刘震宇一起坐在越野车的后排,聊起了他儿子失踪的具体情况。

    刘震宇问:“老伯,您最后一次见到您儿子,是什么时候?”

    “是在五天前。具体记不清楚了,那天早上七点多,张翠松在养殖场收了鱼,到镇上去卖鱼之前,给我送了一条活鱼过来,然后说去镇上卖。晚上回来后还给我打过电话,不过没到我这边来吃饭。第二天早上他没有到我这里来,一般他每天都会给我送一条鱼过来的,我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没有人接听,我也没在意。到晚上再给他打电话,还是没有接电话。我就感觉有点不对了。之后一直打电话,也联系不上他。再之后就没见过他了。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我就赶快到镇上派出所报案,不过派出所的民警说等几个月,要是没回来,再来报失踪。我这着急,天天来求爷爷告奶奶,没有人理我。哎,现在怎么办才好!”

    张老汉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了,可能他心里已经感觉到他的儿子遭遇了不测,这眼泪一流出来,就嚎啕大哭起来。

    刘震宇连忙安抚张铁汉,告诉他在人没有找到之前,一切都没有定论,不要太悲伤。

    张铁汉点了点头,坐在车上,看着车辆行驶在山村的水泥小路上,花草树木向后飞驰,心事沉重。

    刘震宇继续问他:“你儿子平日都有哪些仇人?”

    张铁汉想了想,答道:“要说仇人,还真没有。翠松打小是个热心肠,遇到谁需要帮助,都会伸个手扶一把。所以他在村子里人缘很好。只不过几天前,曾军养殖场里的人,将他打了一顿。我问他原因,他说是收了一个村民的鱼,曾军养殖场里的人说这个村民是偷了张村湖里的鱼,卖给翠松的。翠松敢收这种从养殖场偷来的鱼,就应该被教训一顿。”

    刘震宇问清楚张翠松被打的具体日期,是在失踪前的三天,他将这条线索记录在本子上,又让张老汉继续想一想,张翠松还有些什么仇人。

    张老汉想了半天,神情有点犹豫。

    刘震宇鼓励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为这可能关系到能不能找到他儿子。

    张铁汉于是说了出来:“翠松和村里张石柱的老婆钱小燕的关系非常好。他和钱小燕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经常一起在村里收货,因此村里有一些闲言闲语。张石柱在养殖场打工,给曾军做养鱼方面的顾问。曾军的养殖场实行的是军事化的管理,石柱每个月只能回家一次,平时都住在养殖场里。他回到村里时,应该也能听到这些闲言闲语。估计他心里应该很恨翠松,我也不清楚翠松和他媳妇究竟有没有那种关系。如果有的话,估计石柱想杀翠松的心都有的。”

    钱小燕?

    刘震宇听到这个名字,本能的感到不安。

    他负责侦破的上一起案子,引发命案的那个奇女子,叫郭小燕,被人下药后发生关系,从而沉迷在违禁药品中不能自拔,最后投江自尽。她的老公出狱后报仇雪恨,最后投案自首。

    现在他又听到一个女人叫钱小燕,本能地感觉到不安,问道:“那这个张石柱每次回到村里,有没有和你儿子发生过冲突?”

    “那倒没有,他家鱼塘里的鱼,还需要翠松帮他们卖呢。”张铁汉回答得很肯定。

    刘震宇点了点头,看了看车窗外面,夕阳已经落到山后,在天际洒下一片血红色的余晖,美则美矣,但在刘震宇眼里看来,那红色格外像鲜血的颜色。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