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69 安全镇不安全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69 安全镇不安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安全镇就是江城市最南边的一个小镇。这个镇的名字虽然叫安全镇,但其实真的很不安全。

    这个小镇虽然小,不过民风凶悍,习武之风很浓,乡民们经常为一些琐事,起了争执,就会进行决斗。

    这里的乡民,法制观念很淡薄。尤其是农民,从来都是种自己的地,吃自己的饭,不给国家添麻烦。但是如果谁敢侵犯自己的利益,他们就敢拿命跟他对着干。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乡民,连派出所所长都敢打的原因。

    甚至有一些农民,为了自己的一点小利益,被人一唆使,就敢冲入乡政府,把当地行政一把手,安全镇的镇长,按在办公室里给打了。

    这个小镇的水资源十分丰富,本来这里的水,清澈干净,用来直接喝的话,味道比农夫山泉、百岁山都好喝。

    可惜后来政府以GDP为导向,作为升官的考核标准,于是大部分水资源都用来作养殖了。

    养殖业一发达,原来干净的水被污染了,经济利益引发的矛盾也多起来了。

    安全镇至少一半的纠纷,都是因为养殖利益冲突,引发的私斗,械斗,群斗。有时冲突爆发起来,都是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出动,规模绝不比香港黑帮电影里火拼的情节弱。

    这些村民从来都不相信公道,他们只相信自己的拳头。

    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很多村庄都到外地,请了武师过来,教村民们习武。

    请的武师有的是去少林寺请来的,有的是请的散打高手,有的请的是跆拳道高手,有的请的是日本空手道黑带。

    有一段时间托贾尼的电影风靡一时,泰拳火了起来,这里还来了一个泰国的拳师,教村民们泰拳。

    于是,安全镇就产生了很多势力,不同派系,利益关系很复杂。

    在这样一个格局复杂,势力交错的地方,不管你是清官,还是贪官,只要你一个地方没小心,马上就会有人来教你怎么做人。

    即使是官场老油子到了这里,也得对老百姓点头哈腰,出任何一项决策,都得广泛征求各方面的意见。

    想不到山姆大叔的民主,不适合炎黄子孙,被人说了几十年了,但在这个地方竟然被颠覆了。

    这在十年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正因为法制力量在这里被弱化到了极点,所以很多不法分子,都溜到这个地方,或避难,或作案。

    走到街上,如果你背着包,很可能下一秒,你的包就被人飞车抢走。

    走在大街上,只要你不是当地人,并且瞧上去还有点钱,说不定就有人让你给他买一包烟,你不买就有可能挨一顿揍。

    当然,如果你是一位外地来的美女,那你就更要小心了。如果你敢独自一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说不定就会冲出来一个土得掉渣的农民,把你拖入高梁地里,来一次激情的野战。

    安全镇的安全状况,是险恶了一点。但这里山清水秀,花团锦簇,来到这里,有点像来到了一个世外小桃源一般。

    在一片艳阳之下,到处都是成片成片的绿树,公路婉延在其中,汽车行驶着,吹进来的空气是格外清新。

    这跟江城比,真是仿佛换了一个天地一般。这里青山如画,碧水蓝天,人来到了这里,精神立马一振。

    刘震宇坐在副驾驶座上,往椅子上舒适的一靠,吸了一口车窗外吹进来的泥草的清香,舒服地叹息了一声:“真是好地方啊!没想到这里灵气这么充足,真是太适合修炼了。你说,把我调到这么一个好地方,我应该怎么感谢郭开喜副局长呢?”

    正在开车的武建军,也是陶醉地深呼吸了几下,然后笑着对刘震宇说道:“你想感谢郭开喜,就好好修炼。娘希匹,等哪天老子修成元神,直接元神出窍,不声不响地把他搞死,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刘震宇瞪了武建军一眼,学着郭开喜,打着官腔,教训起了武建军:“我说你这个小同志,你这思想很危险哪!你身为警务人员,不端正思想,不检讨自己的行为,心里竟然还想着犯罪,还想着搞死你的上司,你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出很远了。你这要在思想上进行改造,不然早晚要出大问题滴!”

    武建军听了刘震宇这模仿郭开喜打官腔的语气,几乎要一口喷出来。

    车快开到安全镇时,人渐渐多起来。

    正要进入街道,突然街边一个人影一晃,从路边跃到车头一撞,武建军连忙本能的刹车。

    车本来开得不快,但二人都因为急刹车,身体向前倾了一下。

    再看那个人影,是个老头,已经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

    武建军说道:“看来我们这次微服私访,遇到碰瓷的了!看来安全镇还真不安全,竟然还有碰瓷敢碰警车的!”

    刘震宇皱眉道:“不管是不是碰瓷,先下车看看老人的情况,有没有受伤。如果受伤了,先送到医院,如果真是碰瓷的,等他到医院确认没事了,再来追究他碰瓷的法律责任。”

    武建军点了点头,和刘震宇一起下车察看老人的情况。

    这个老人年纪约莫五十来岁,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很多,很显苍老。身上衣服破旧,形象看上去很是老实。

    武建军很是纳闷,看上去不像碰瓷的,怎么也能干出这种技术活。还好他刹车快,车速也很慢,不然真碾上去,不死也得受重伤。

    武建军胡思乱想之际,刘震宇已经走上前去,扶起地上的老人,问道:“老人家,你有没有哪里痛?我们送你去医院吧?”

    这老人坐在地上,打量了刘震宇和武建军两眼,有点不确定地问:“你们是警察吗?”

    刘震宇二人本来是下来微服私访的,开的警车,但没有穿警服,着装都是普通的衣服。并且开的警车,只是挂着的警车专用牌,车上并没有警灯等明显标志。所以这老人不能确定他们二人是不是警察,也很正常。

    他们下来的目的,本来是想微服私访,现在还没有开始,当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警察身份了,刘震宇连忙摇头道:“老人家,您不用担心,我们是不是警察,都不影响您的治疗。您要受伤了,我们现在送您去医院。”

    老人摇了摇头,有点失望,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说道:“我没有受伤。你们开着这么牛的警用车,竟然不是警察?不是警察,那就算了,我先走了。对不起你们二位啊!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上面的警察来了,才碰上去的,既然你们不是警察,那我就走了。”

    这老人说走就走,走得还挺快,看他那步伐,显然应该没有受伤。

    武建军望了刘震宇一眼,讶然问道:“不是碰瓷的?”

    刘震宇连忙追上去,问道:“老人家,您找警察有事吗?”

    老人家停下来,一把眼泪从干涩的眼睛里流了出来,说道:“我儿子不见了,我儿子不见了,派出所不帮我找儿子!看你们是警车,我只好碰碰运气,希望能碰上好警察,帮我找找儿子!”

    刘震宇问:“老伯,能和我们说说你儿子的情况吗?您先到我们车上,慢慢给我们把情况说清楚。我们有朋友在市刑警队当警察,也许我们可以帮到您。”

    老人家狐疑地打量了刘震宇和武建军半天,跟着他们上了警车。也许是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跟刘震宇讲起了他儿子失踪的情况。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