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59 凶手是他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59 凶手是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今天书友20180101013310200为刘震宇打赏了100币,这一章为这位书友更新。

    更新前先说一件很神奇的事,上午很困小睡了一会,梦里看见某位起点的大神正在看新书榜排名,我一看这位大神的电脑,罪案谜宗排名掉到前10名以外了,我立马醒了,跳起来打开电脑网页一看,果然掉到12名了,不在榜上了。

    目前本书1400的读者收藏,如果每人每天投一票,也不会比排行榜上的差吧?

    梦里我没有争排名了,在我心里刘震宇就是第一名。

    我应该对支持本书的朋友负责,而不是对网站上的排名负责,只要把书的情节写精彩就好了,其它的事顺其自然。

    写完这本书,如果成绩不好,老余今后可能就不写书了。这一周有五个朋友打赏了这本书,老余有装逼的资本了。如果您觉得书写的还可以,就转发推荐给您9个最好的朋友和您一起看,如果您没有这么多最好的朋友,就转发给您最要好的朋友一起看,本书一定会带给您最好的朋友开心,智慧,和幸运!

    今后罪案谜宗不靠起点书榜上的排名吸引流量了,今后刘震宇只靠他的口碑吸引流量。如果您支持刘震宇,就把本书转发给您最要好的朋友,如果您这样做了,时空之力会将幸运之神的美好祝福印记在您和您朋友的身上,您和您的朋友就会一生平安!当您的朋友在书中看到这一节,他或她就会明白,原来他在您心中的位置如此重要,这是多么浪漫的事!

    ^_^^_^^_^^_^^_^^_^^_^^_^^_^^_^^_^^_^

    这次抓捕行动,刘震宇反复要求不要太粗暴,并且列举了足够的理由,包括案犯的杀人动机,以及案犯的过往,还有案犯的家庭情况。这些理由打动了领导们,上级才同意以一种温和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屋子里有点昏暗,那个高三女生古香莲,正在家中给卧床休息的奶奶按摩。见到刘震宇到来,惊喜地站起来,给他倒上茶水,请他坐下,兴奋惊喜的眼睛里,又隐藏了一丝惴惴不安,还有一丝不可言述的情愫。

    刘震宇将这些全部看在眼里,接过这位纯真小女生递过来的茶水,道了声谢,然后和她一起走出了奶奶的卧室,来到了她自己的闺房,问古香莲道:“最近功课学习得怎么样了?对报考公安大学有信心吗?”

    古香莲的眼神已经表示了她的决心,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有信心考上公安大学。”

    刘震宇叹息一声,说道:“我突然有点后悔支持你报考公安大学了。”

    古香莲问道:“为什么?”

    刘震宇说道:“因为从公安大学出来后,你将进入中国公安部门。我们每一个中国公安,身上背负的都是老百姓的一份期望,他们期望我们来维护这个社会的公平,公正,正义。可是在公平正义之间,有的时候,我们却很难选择。比如说换了是你,当了警察,假如你的亲人犯了罪,你怎么做?是抓他们,还是不抓他们?你将面临职业和良心的双重选择。职业上选择了,也许你的良心上过不去。良心上选择了,又对不起你的职业。在双重拷问下,你会很痛苦。”

    古香莲问:“是不是你现在就面临这种痛苦?”

    “是的。”刘震宇点了点头。

    古香莲轻声说道:“能说给我听听吗?”

    刘震宇说道:“有一个男人,进了监狱,他的上司垂涎他老婆的美色,伙同其它人下药,和他的老婆发生了关系,最后害死了这个良家妇女。这个男人在监狱里,就知道了老婆的死因,他在出狱后,开始了他精心策划的复仇计划。他杀了他曾经的上司,和上司的老婆,然后又去他老婆生前工作过的地方,放火烧死了他老婆生前的几个同事。而我现在,因为要抓这个男人归案,所以内心有点痛苦。”

    古香莲愣了一会神,美眸望着刘震宇,有点艰难地说道:“这个男人又不是你的亲人,你有什么好痛苦的。该抓就抓,这是你职责所在。”

    刘震宇望着古香莲那纯真清澈的眼睛,笑了笑,笑得有点发苦,叹息道:“是啊,这个男人又不是我的亲人,我有什么好痛苦的,这是我职责所在。可是我的良心呢?我得过我的良心这一关。我抓了他,他有病在身的老母怎么办?还有他的女儿的学费怎么办?还有,我很同情这个男人,也很欣赏他的血性。如果我是这个男人,我也会这么做,杀掉那几个该死的畜牲。所以从我内心来说,我不想抓他。可是我的职责又在告诉我,要依法办案,必须抓人。你说我痛苦不痛苦?所以我建议你,如果有更好的选择,你还是别报考公安大学了。我不希望有一天,你也经历像我这样的痛苦。”

    古香莲认真地看着刘震宇,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一定会报考公安大学。”

    刘震宇点了点头,也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好好学习,我一定资助你顺利读完公安大学,等你从公安大学出来后,我们并肩作战。”

    古香莲眼眶开始湿润,有点艰难地说道:“那个男人就在厨房里做晚饭,你去抓他吧。”

    刘震宇望着这个小女孩,伸出手指,给她白净秀气的脸庞上滚落的泪珠擦干,又实在没有忍住,在她的脸庞上亲吻了一下。这一吻下去,他明显感觉到古香莲浑身一阵颤抖,他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这么做,可是我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是警察。原谅我!”然后毅然转身,向厨房走去。

    他身后的古香莲只能无声的哭泣。

    进到厨房,古石碟站在煤气灶前面,安静地在煮着一锅汤。汤的气味从锅里飘出来,肉香还是很勾人食欲的。气雾氲氤中,古石碟背对着刘震宇,他的背影看上去很是悠闲,很是淡定,还能像老朋友一样,慢悠悠地打着招呼:“小同志,你来晚了。”

    刘震宇心中莫名升起一阵恼怒,怒哼一声,顶了回去:“我来得正好,不早也不晚。”

    古石碟附和着:“说的不错,你来得正好,这一锅汤已经煮好了。你要不要先喝一碗汤?”

    “哼,若是你女儿煮的汤,我倒可以喝一碗!你煮的汤,就不必了!一想到你杀了那么多人,还能这么淡定地站在这里煮汤,我不知道这汤喝进去后,会不会吐出来。”

    刘震宇一碗汤的情面也不给。

    “难道我杀的那些人,他们不该死吗?”

    古石碟理直气壮的质问了一句,颇令刘震宇感觉到很意外。他原以为古石碟会抵赖,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没想到古石碟竟然承认人是他杀的了。这令他来之前准备好的侦查证词,没有了用武之地。

    古石碟关了煤气,慢悠悠地转过身,双手伸出,递了过来,笑道:“铐上吧!”

    刘震宇没有给他上手铐,而是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逃跑?以你的本事,逃跑了,应该没人能抓到你。你杀了那么多人,不逃跑,被抓着了,就是一个字,死。”

    古石碟冷笑一声,解答了他的疑惑:“我一个热血军人退伍,你认为我是那种做了案,不敢面对,只敢逃跑的缩头乌龟吗?老实告诉你吧,我从部队退伍后,一直适应不了这个社会,现在老婆也死了,我的仇也报了。活着不觉得快乐,死了才觉得解脱,我为什么要逃跑?况且,我敢肯定,我不会被判死刑。”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你不会被判死刑?”

    “因为我在边境线上,为国家守卫领土,立过功。所以我相信在我杀了该杀的人后,国家不会判我死刑。从某种程度上讲,我杀这些人,是捍卫了法律的尊严。”

    刘震宇对古石碟这种一厢情愿的逻辑,感到有点无语,但也不想驳斥他这荒谬的法律谬论,只得转移话题,说道:“你不应该向我射出那一箭的。”

    “哦,你为什么这样认为?”古石碟来了一点兴趣。

    “你如果不向我射出那一箭,我找出真凶是你,可能要晚几天。但你射出那一箭,我立即就知道凶手是谁了。我只在你家里,对你女儿说过这两起案子的案情。而你的那一箭上,却画蛇添足,说杀人的是赵刚,如果我再追查到其它人身上,下场就是死。你说你这一箭,不是画蛇添足,不打自招,是什么?”

    古石碟撇撇嘴,笑得有点冷酷,也可以说是不屑,“你真以为我那一箭,是威胁你?”

    “不是威胁是什么?”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