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55 一支利箭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55 一支利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刚“朕的青春”打赏了本书,并留言“写的不错,继续加油”,老余在此谢过这位少年天子的打赏了。有打赏,就更新,为“朕的青春”和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加更一章。

    ^_^^_^^_^^_^^_^^_^^_^^_^^_^^_^^_^^_^^_^

    这个性感女郎听说刘震宇是人民警察后,妩媚地笑着,愿意免费让人民警察爽一次。

    刘震宇也是男人,如此色诱之下,也颇为意动,但这个状态怎么能破案子呢?

    他连忙在心里默念了几句:我是人民警察,任何骑在人民身上的想法都是犯罪!

    他等思绪清醒后,继续与这性感女郎闲聊着,问道:“哎,刚刚你还说到你师傅,被啥病折磨得自杀了,对吧?能说说你师傅得病的症状吗?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可能得了什么病,治不好的吧。”

    性感女郎见刘震宇提到她的师傅,便不再提皮肉生意的事,说道:“我师傅也不知道得的什么病,发作起来就像癫痫发作一样,口吐白沫,浑身痛得像打摆子一样。她要有钱治病,也不会去发廊打工了。就是为了养家糊口,才去发廊忍受羞辱的。”

    刘震宇听了这病痛发作的症状,心中明了,便不想再与这个性感女郎浪费时间,便问:“你师傅叫什么名字?你手机上有没有她的相片,能不能给我看看?”

    “我师傅叫郭小燕,你问这干什么?”虽然好奇,不过这个按摩女郎还是掏出手机,翻出郭小燕的相片,给刘震宇观看。

    相片上的郭小燕,消瘦清秀,面容看上去很年轻,看着很眼熟的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刘震宇一时想不起来,性感女郎又在耳边问他:“你猜猜,我师傅年纪多大了?”

    “二十七八岁?”刘震宇在想着相片中的郭小燕,为何看着这般眼熟,就随口道出了自己看了相片判断的年龄。

    按摩女郎听后笑了起来,“猜错了,任何看了我师傅的人,都以为她很年轻。实际上我师傅的真实年龄,比相片中看上去的年纪,要大上十岁。”

    刘震宇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郭小燕,值得他去调查一下,让按摩女郎将郭小燕的相片发到他手机上,不想再在发廊里浪费时间,于是从按摩床上直接起身,笑着对按摩女郎说道:“谢谢你专业的按摩,我现在感觉浑身舒服多了,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去办,今天就不能打炮啦。这是一百块钱,就当我预付了下次打炮的订金,下次打炮时,钱不够你再给我说?”

    这按摩女郎接过一百块,妩媚地笑道:“好,这是订金,你想打炮时直接来找我。别人想上我,没有一千我不答应。对你这样的帅哥,这一百块就够了,我不再另外收你钱了。”

    刘震宇笑了笑,又问这个性感女郎:“你们打炮,不会是在这张按摩床上吧?”

    性感女郎摇了摇头。

    刘震宇又问:“那打飞机呢?”

    性感女郎还是摇了摇头,还补充了一句:“我们打炮打飞机的场所是分开的,打炮打飞机的场所,是非常隐密非常安全的,不会在这么不隐密的地方。这张按摩床,就是正规按摩的客人用来按摩的。”

    刘震宇点了点头,暗暗嘘了口气,看来回去不用扔衣服了。他道了声谢,出去买了单,离开这家发廊,向梅井芳那间失火的发廊走去。

    通过和刚才这位按摩女郎的闲聊,他了解到一个信息,就是梅井芳用特殊香烟控制店里的小妹,而这种特殊香烟,吸食了后,烟瘾发作时会痛不欲生。郭小燕可能就是忍受不了这种痛苦,投江自尽的。关山夜店纵火案,这摆明了就是仇杀,有没有可能跟这个郭小燕的死有关?这个郭小燕也需要调查一下。

    刘震宇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失火的发廊,站在烧得发黑的屋子前面,想起三个花枝招展的失足少女被烧死的惨状,他就握紧了拳头,暗中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个凶手,将之绳之以法。

    他为那三个死于非命的少女默哀完毕,出得小巷,又来到赵刚的那个废品店门前,正准备打出租车回警队时,突然感觉到一阵急风迎面飞来,刘震宇急忙脑袋一偏,紧接着便听见身后的墙壁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他回头一看,竟然是一支利箭插入赵刚店铺的墙壁,箭身还在不断的摇晃!

    刘震宇浑身毫毛立即竖了起来,立即弯下身子,躲到停在门前的一辆越野车后,眼睛扫视着马路对面。天色已黑,透过街灯,对面马路边没有发现形迹可疑的人员。他躲在车后半天,没有发现危险了,才到已经插入墙壁,还在微微摇晃的利箭前,拔下利箭,仔细观察着。

    这是一种强力弓弩射出来的弩箭,这种箭一旦射中人体,与子弹的威力相比并不差多少。只见这支利箭上面,还夹带着一个字条。展开字条,在昏黄的街灯下,细细辩认着字条上的字迹,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我是赵刚,火是我放的,再查其它人,死!”

    那个死字,是用红色彩笔所写,在昏暗的街灯下,腥红的死字显得格外阴森。

    威胁,这是"chi luo"裸的威胁。

    刘震宇看了这个字条,第一反应就是,他的查案方向是对的。他认为夜店失火案,不是赵刚所为,与专案组判断赵刚是凶手的结论意见不一致,要继续深入调查。现在有人要阻止他继续查下去,还采用这种手段威胁他。

    显而易见,刚刚那个人,并不想真正射死他。如果真想射死他,可能这一箭就已经射入到他的身体当中了。

    想想刚刚劲风扑面的情形,刘震宇冷汗直冒。他今天孤身一人出来,并没有携带武器,也没有穿防弹背心,但有人用弩箭威胁他,他岂能就此胆怯。他拿着箭身和字条,穿过马路,沿着马路察看可疑的地方。

    他判断刚刚那一箭是从马路对面射过来的。他在路边遥望赵刚的铺面,根据箭身的轨迹,迅速锁定路边一个公用电话亭。这是一个废弃的电话亭,里面正好可以看清楚马路对面的情形,并且塑料亭壁面对废店回收店的方向,破了一个大孔,应该就是架设弩箭的地方。

    他迅速左右观察。这个电话亭,处在这段马路两边监控的中间,属于一个监控死角。但这里没有其它逃离的路线,从这里射出弩箭后,要逃走,必须要经过监控,肯定会被探头拍到。

    刘震宇冷哼一声,竟敢用弩箭威胁刑警办案,完事了还能安然逃走,他不相信监控探头拍不到这个家伙。他钻入一辆过来的出租车,朝警局回返,准备先提审梅井芳,然后调阅这段时间的监控录相,找出这个大胆狂徒。

    别说是一支弓箭了,就是真正的子弹,也休想阻止他查清案件的真相!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