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48 姜还是老的辣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48 姜还是老的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古人是闻鸡起舞,老余是凌晨四点多起来写书。起的早的人通常成绩好,罪案谜宗登上起点灵异新书榜第一的位置了,得了这个第一怎么老余没有开心的感觉呢,老余这么勤劳给看官码字,有木有土豪出来打个赏?

    ^_^^_^^_^^_^^_^^_^^_^^_^^_^^_^^_^

    刘震宇如此有信心,这让公安局副局长郭开喜咪起了眼睛,认真慎重的打量着他。

    刑警大队长刘新华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杨文龙更是直接地说道:“你小子,别给我绕弯子了,赶快给领导们汇报一下你的调查发现!”

    刘震宇慢条斯理地说道:“杨队,之前我向你汇报我的发现,以及我确定的侦查方向,你让我在停职反省期间,按照我自己的侦查思路去调查,我查我的,专案组调查专案组的,互不干扰。我这两周的调查,已经基本摸清这两起案件的眉目了。严格来说,这两个案子已经告破了,现在只是需要提请领导批准抓人就行。”

    刘新华问:“抓人?这么说这两起命案,不是目前已经被我们拘留的人犯下的?星汇园的命案,不是曾军干的,那就有点麻烦,他顶着政协委员的身份呀!”

    郭开喜知道这个曾军,是他自己的亲外甥查办的,冷哼一声:“政协委员又怎么啦?他在命案当晚,出现在死者家中,就有杀人嫌疑。没有哪一条规定说政协委员涉嫌杀人,不能被拘留的。况且他一开始拒不承认,直到你们把证据摆在他面前了,他才承认案发当晚,的确到过死者家中。这就更可疑了。抓他是非常正确的,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凶犯。如果他不是杀人凶手,对我们拘留他有意见,就查查他其它的问题。他有涉黑的背景,要好好查一查。我们要给老百姓一个安全的环境,不能让黑社会分子混到我们的队伍里来。”

    郭开喜这一番话,让在座的各位松了一口气。有了上级领导的支持,在押的曾军是不是杀人犯,都不用担心了。大家心中的一个隐忧去掉了,关注点立即转移到1708专案的真凶上面来。

    真凶究竟是谁?为何在大家迷雾一团时,刘震宇却胸有成竹,只等领导批准抓人。

    “你说说,这两起案件究竟是谁干的?把你调查的结果,尽快给我们汇报一下。”刘新华有点迫不及待了,这个案子如果如期告破,他这个刑警大队长,自然脸上也有光。原以为这个案子限期内破不了,现在下属告诉他已经掌握了真相,真是意外之喜,因此十分期待地望着刘震宇。

    刘震宇将龙之杰叫了进来,让他列席会议,然后讲述起案件的调查经过。

    “本来此前我对案件的调查思路,与专案组的思路是保持一致的。但在龙之杰将杜月月遇袭的僵尸面具给我看了后,我对1708专案的调查思路,出现了转折。为什么会出现转折,请各位领导和同事耐心听我说介绍。当时我们专案组的同志,去到星汇园命案现场调查时,发现死者家门前走廊的那个监控探头坏了。如果这个监控探头不坏,那么进出死者家中的人员,会被记录得一清二楚。而我们查看了这个监控探头坏掉的时间,非常巧合,正在案发前的一周。坏掉的原因,也是人为有意破坏。于是我让伍淑贞恢复了监控记录硬盘上的部分数据,发现了这幅画面。”

    刘震宇让伍淑贞调出她恢复的那幅图像,呈现在会议室的大屏幕上。

    视频监控记录显示,那个清洁工来到监控下方,此后监控就坏了。

    这幅录像放出来后,在座的各位刑侦人员,立即判断这是人为蓄意破坏。放大清洁工的头像时,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家伙,什么面部特征都没留下。

    大家立时觉得这个人很可疑,有丰富的反侦查经验。

    但可疑有什么用呢?他一点线索都没留下。你即使知道监控探头是他破坏的,即使怀疑星汇园两条人命可能与他有关,又怎么样?从这段视频录相中,根本看不出他是谁,一点面部特征都没留下。

    大家都觉得很遗憾,心头憋闷得慌。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遗憾,很愤怒,很憋屈?是不是对这个值得怀疑的家伙,感到无可奈何?别着急,接下来我们再看一段视频。”

    刘震宇让伍淑贞又播放了一段视频,正是夜店纵火案发前,一度被专案组的同志们认为是赵刚骑车经过的视频。

    视频显示,一个身穿雨衣的人,在夜色中骑着一辆望江军工的三轮车,冒雨经过了夜店后门。在这辆三轮车的车厢中,拉的全部是一桶桶的液体,毫无疑问,虽然视频中不清楚这些液体是什么,但通过后来找到的这辆三轮车上留下的油渍,大家都知道这是汽油。

    郭开喜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段视频,命伍淑贞将这个身穿雨衣,骑着三轮车拉汽油的家伙的头像放大。

    杨文龙提醒郭开喜,这段视频大家看了很多遍,都没有看出来什么。

    但是这位搞刑侦起家的郭副局长,不太信邪,还是让伍淑贞将他的头像放到最大。果然就像杨文龙说的,这个家伙整个脑袋,都缩在雨衣帽子里,根本看不出来一点面部特征。

    郭开喜默默盯着看了一会,说道:“这个家伙伪装水平很高,跟星汇园那个清洁工的伪装手段,是同一个水平的。两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老手,反侦查意识非常强。从视频特征来看,这两个家伙的伪装水平,很像同一个人啊!”

    刘震宇不由得衷心佩服起这位搞刑侦出身的技术官僚。

    虽然这位副局长多次公开打压过自己,但从他一眼就看出这个穿雨衣的家伙,与那个清洁工很像的论断中,他感觉这位主管刑侦工作的公安副局长,绝对是刑侦高手,绝非浪得虚名。

    难怪黄志刚这个肥得像猪,笨得像驴一样的猪对友,也能屡破迷案的,原来背后有这样一个刑侦高手指导。

    他点了点头,赞叹道:“姜还是老的辣啊!郭局不愧是刑侦专家出身,一眼就看出这两个家伙特征很像。如果郭局能早点主持这次专案组的会议,我们的侦破就能少走很多弯路。”

    郭开喜听了刘震宇的话后,对他的不喜之情略有改观,享受着这种公开场合的赞扬,故作姿态的问刘震宇:“小同志,你说我如果能早点主持这次会议,你们的工作就能少走弯路,此话怎讲?难道你的调查发现,跟我的判断一致吗?”

    刘震宇点了点头,调出他合成的一张图像,说道:“当时我反复观看了星汇园那个清洁工的图像,还有夜店纵火案发前的这个骑三轮的图像,发现他们都看不出任何面部特征,但是他们的体形,身高,头部轮廓,非常相似。他们一个留下的是正面影像,一个留下的背面影像。当时我就突发奇想,如果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他们的正面影像和背面影像应该会完全重合。于是我将他们的正面影像和背面影像PS到一张立体效果图上,没想到这正反两面完全吻合。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星汇园的命案和关山小巷纵火案,应该系同一个人所为。这是我PS出来的图像,请大家过目。”

    大家看了这张合成的图像,果然这两处不同地方的监控图像的正面和背面,完美的吻合在了一起,无论身高、体形、头形,以及手脚,非常一致。

    “真是太吻合了!这绝对就是同一个人!”在座的警界精英,都作出如此判断。

    “刘震宇行啊,这样也能让两个案子并案起来!”“震宇同志不愧是公安大学的英才啊,这计算机技术简直神了!我老了,不服不行罗!”“有了刘震宇同志制作的3D图像,抓到这个善于反侦察的家伙,还不是指日可待!”

    坐在众警员中间的黄志刚,听着众位同事赞扬刘震宇,心中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同时翻滚着。

    刘震宇加大声音盖住同事们的赞叹:“相似的不仅仅是这两处的监控录相。还有一处记录也是相同的特征。”

    他又调出杜月月夜半出警,遇到僵尸袭击,被行车记录仪记录下来的图像,展现在各位同事们面前。

    大家看着僵尸图像,经过仔细比对后,果然发现身体各主要特征,与星汇园及夜店纵火案发前的监控录相,拍到的人影高度一致。大家因此作出判断,星汇园命案及关山夜店纵火杀人案,与僵尸袭警案,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作出这样的结论后,看似扑朔迷离的两起案件,就变得简单了。破案的关键,就是找到僵尸面具的来历,问题就解决了。”郭开喜是搞刑侦出身的,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关键,又问刘震宇:“现在僵尸面具找到了吗?”

    刘震宇点了点头,让龙之杰讲一讲僵尸面具的来历。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