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46 究竟谁是杀人凶手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46 究竟谁是杀人凶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黄志刚说道:“现在很显然,赵刚知道自己说了就是死,所以他想顽抗下去,拒不交待问题。他不光是杀人,还贩毒给梅井芳,他交待了就是死,不交待还有一线生机。指望他交待问题,这是不现实的。”

    刘震宇摇了摇头,对黄志刚断定赵刚就是夜店纵火案的杀人凶手,持不同意见。他心里很清楚,赵刚和夜店纵火杀人案关系不大。他敲了敲桌子,说道:“在确定赵刚为夜店纵火案的嫌疑犯后,我查过赵刚的资料,对比过赵刚的背影,跟那个穿着雨衣的背影不一样。在押解他的时候,我也从他的背后拍过几张他的相片,PS上那个监控视频中的雨衣,你们可以看一下他的背部投影,跟那个开着他的三轮车的背影,是不是不一样。”

    他将PS的照片与那个雨夜骑着三轮车,从夜店后门监控中通过的背景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赵刚的身高,要比监控中的那个背影高出三到五公分。赵刚的身高接近一米八,而那个监控中的背影,通过技术鉴定,判断为一米七五左右。

    杜月月问:“可是那辆三轮车,明明就是赵刚的三轮车,他的三轮车怎么可能会被其它人开走?”

    武建军也点了点头,说道:“身高都是可以通过技术,来改变留在监控里的高度的。”

    刘震宇摇了摇头,指出赵刚拒不交待问题,不是因为他杀了人,而是因为他牵扯到毒烟交易。而毒烟交易,不在此次案件的侦查范围,这应该是上级要提走赵刚,进行另案侦查的范围。所以他拍板决定,对赵刚的审讯,不提毒品交易的事,只搞清楚他和夜店纵火杀人案,究竟有没有关系。

    定下来审讯方向后,四人重新回到审讯室。坐好后,刘震宇率先开口,说道:“赵刚,梅井芳的夜店,被人放火烧死了三名少女,你很清楚,对吧。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心里很清楚。不然你也不可能前一天晚上夜店起火烧死了人,第二天你就跑了。”

    赵刚连忙否认:“谁说我跑了?我没有跑,我是有事。我没有放火,我跟梅井芳店里的几个小妹关系都很好,我怎么可能放火烧死她们?”

    黄志刚怒哼一声:“你还否认?夜店起火,是有人淋了汽油,我们在你的三轮车上,提取到了汽油残留,经鉴定与夜店纵火案使用的汽油成份完全相同,属于同一批次的汽油。在案发前,我们也看见你骑着三轮车,经过夜店后门。如果火不是你放的,你干嘛那么晚了,还骑着三轮车,经过夜店后门?”

    赵刚连声叫起了屈,说道:“警官,我真的没有在梅姐的夜店起火那晚,骑三轮车经过她的店后门啊?并且我的三轮车,根本没有运过汽油,怎么可能有汽油残留?”

    刘震宇呼唤伍淑贞进来,将夜店纵火案的监控录相,放给赵刚看了一遍。赵刚看得口瞪目呆,张目结舌,嘴唇也有点哆嗦,连声说道:“不可能!那天晚上,我根本没有出去过,怎么可能骑三轮车?但是这个三轮车,又的确是我的三轮车呀!这是怎么回事?”

    刘震宇问道:“你的三轮车是不是每天都锁在你的店门外的钢筋墙上?”

    赵刚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店铺门外之所以焊了钢筋,就是为了锁三轮车。”

    “在纵火案发当晚,你在哪里?”

    “我就在家里睡觉。”

    “可有人证明你在家里睡觉?”

    “我儿子还有我妈都可以证明?”

    刘震宇加重了语气:“如果纵火案不是你放的火,那为什么案发后,你就失踪了?还有你的那辆三轮车,也跟着你一起失踪了。是交警部门在关山郊外发现了你的那辆车,通知我们刑警队去提回来的。”

    赵刚狡辩说:“我没有失踪,我朋友在嘉鱼经营液化气站,遇到了小混混敲诈他,我过来帮他摆平麻烦,有什么问题吗?”

    黄志刚厉声问道:“你没有失踪,那你跟你儿子联系,为什么还要搞两部手机,对着打电话?”

    赵刚很是光棍地回答道:“那是因为我到嘉鱼县后,收拾了当地的小混混一顿,我怕他们打击报复我的儿子,怕他们使用监听定位手段,找到我儿子,来报复我,所以我搞两部手机。有问题吗?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不允许公民使用两部手机打电话的?”

    黄志刚很是无奈地望了一眼刘震宇,表示他已经黔驴技穷了。

    赵刚是老油条,根本不交待任何犯罪事实,审讯工作很难有进展。

    几人结束了这次审讯,转而去调查纵火案发当晚,赵刚声称呆在家中睡觉的事实。赵刚的老母证实了这一点,但作为嫌疑人的亲属,提供的证明不能被采信,并且赵刚是和他儿子睡一张床的,他完全有可能趁赵泓睡着后,起身出门。并且在赵刚的家中,提取到了一双鞋,这双鞋,跟视频监控中那个踩着三轮车的人,穿的那双鞋是一样的。

    鞋的牌子一样,三轮车在夜店起火前,正好出现在小店后门,三轮车上也有放火用的汽油污渍。

    所以到目前为止,从物证上面来判断,赵刚就是这起纵火案的凶犯。

    “现在的问题是,赵刚不承认他纵火案发当晚,骑着三轮车到过夜店后门。而监控又显示他的三轮车出现在夜店后门。并且三轮车上的汽油污渍,与夜店案发的汽油污渍一致。从他家也找到了他经常穿的运动鞋,跟视频里的鞋子样式一样。从物证角度讲,赵刚参与了夜店纵火案,这是不容怀疑的事实。”黄志刚在对赵刚审讯后,侃侃而谈,作出结论性的意见。

    刘震宇否定了他的意见,加重语气纠正他的说法,道:“是赵刚的三轮车参与了夜店纵火案,这是不容怀疑的事实。他的三轮车就锁在店门外,为什么不能有别的人,穿着和他一样牌子的鞋,踩着他的三轮车,来作案?”

    “那你说这个别的人,是谁?”黄志刚对刘震宇在铁的证据面前,提出别的思路,颇为不屑,“现在离限期破案,只有一天时间了,现成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抓捕到案,铁证如山,你放着不办,却跟我说是别的人用他的三轮车在作案。你早干嘛去了?”

    刘震宇目露讥讽之色,“黄代总指挥,我要提醒你的是,我们身为国家警务人员,代表的是国家形象,我们不能搞冤假错案。现在只能说,他的那辆车子,还有和他平常穿的那双鞋相同牌子的鞋,出现在视频中。但这些证据,不能证明赵刚就是纵火案凶手。真正的凶手,完全可以骑着他的那辆三轮车,穿着他脚上的那双鞋,去放火烧店,然后嫁祸给赵刚。怎么找到这个真正的凶手呢?之前在你担任专案组代理总指挥时,我就提醒过你,要从僵尸案作手,并案侦查这两起命案。”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