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37 偶遇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37 偶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震宇虽然处在停职期间,但仍然每天到办公室上班,一坐就是一整天,发着呆。没有随同出警去抓捕赵刚的伍淑贞,看见他发呆的样子,给他泡了一天的茶,中午给他把饭盒拿到办公室吃的饭。到了晚上,看见他还在办公室里发呆,不由鼻子一酸,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小声说道:“宇哥,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你这样让人很难受!”

    刘震宇望着伍淑贞那白净娇嫩的面庞,突然微微一笑,说道:“我怎么让你难受啦?我很好啊!我是在想案件。你说,赵刚三轮车上有汽油的油渍,这是否就跟他一定是放火烧店的凶手有关联呢?我实在是想不通他放火烧店的动机啊!她跟梅井芳的关系那么不一般,并且梅井芳的夜店还是他的重要客源,他没有道理去放火烧梅井芳的店。他在案发后失踪,我估计是与夜店购买的毒品有关,而不是因为火是他放的才逃跑。”

    伍淑贞点了点头,思索着说道:“还有一点最让人难以理解的,赵刚跟夜店的死者生前肯定很熟,如果是他放的火杀的人,他是怎么把三个死者全部弄晕的?法医从三个死者体内,都没有提取到麻醉剂的成份。难道是他戴着僵尸面具,把三个死者吓晕后,才下的手吗?”

    刘震宇无奈地笑了笑,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说道:“这一切,只有等抓到赵刚后,才能搞清楚了。领导们急着抓赵刚,我估计跟夜店纵火杀人案不相关,而是跟猎狐计划有关。也就是说,赵刚可能是因为贩毒,才被领导重视的。”

    正说着,刘震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听后听见一个女孩的哭声传来:“警察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奶奶,求求你快点来,救救我奶奶!我求你了!只要你能快点来救活我奶奶,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电话里的这个声音,很耳熟,哭得是那么的恐慌,那么的无助,这让刘震宇靠在椅子上的身子,立即弹了起来,连忙问道:“你是哪位?你奶奶怎么啦?你慢慢说,不要着急!”

    电话那头的声音哭得更伤心了,抽咽不停,断断续续地才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原来这个女孩是他去关山中学时,从那个被流氓秦小进的魔抓下解救下来的女生。她叫古香莲,当时秦小进正在非礼她,刘震宇正在抓监控视频中的可疑人员,伍淑贞监听这个流氓的手机,得知他要去关山中学敲诈勒索学生,连忙赶过去,正好将她救下来。

    后来他们亲自开车送这个女学生回家,发现她家里非常贫困,就代表政府给了一点慰问费,并给她留了自己的电话,让她有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打他手机。

    现在听她在电话那头哭个不停,问清楚了原因,原来是她奶奶在家中突然晕倒了,栽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喊她也不醒。

    刘震宇第一时间判断这个老人可能是中风了,在电话里交待古香莲千万不要扶动老人,让她拿出家里的针,在老人的十指尖和耳垂上刺出血,把血挤一点出来,再给老人找来被子盖上,等待救援。

    他在电话里吩咐完这些后,立即和伍淑贞叫了120急救车,然后驾驶警车,火速往关山小巷赶去。

    来到古香莲家中时,因为古香莲按照刘震宇的吩咐,没有移动老人,并且给老人放了血,刺破了她的耳垂和十指,及时给老人降低了血压,因此老人头部血管没有进一步破裂。

    医护人员赶到后,将昏迷不醒的老人抬上担架,被步诊断后,告诉古香莲说她奶奶口鼻没有发生歪斜,情况应该不算严重,但仍需要住院治疗。

    就在他们要将老人抬上救护车时,一个中年男人冲了过来,跪到担架边,哭喊起来:“妈,妈,你怎么了?我回来了,我回来得太晚了!妈,都怪我回来晚了!妈,我对不起你!”

    刘震宇扫了这个男人一眼,眼睛本能的收缩了一下。

    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给他的感觉是不简单,看见自己的老母晕倒在地,哭得很伤心,虽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但依然给人一种很挺拔的感觉。那种感觉有点像山岳在风雨中,又有点像江河面临着山洪爆发,既有悲伤,但不失坚强。他虽然跪在地上,但自有一种凌厉的气息。

    刘震宇本能的思索起来。这个男人,应该是古香莲的爸爸。此前刘震宇帮助古香莲时,听说她爸爸因为故意伤人罪,被判了五年徒刑。按时间推算,即使没有减刑,也应该在一个月前就刑满出狱。什么原因导致他晚归家一个月时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历练,让他显得如此凌厉而挺拔?

    “爸,你终于回来了,奶奶都累病了!你看怎么办吧?”古香莲看着这个跪倒在奶奶面前的男人,痛哭着说道,“如果不是这位警察哥哥赶过来帮我,奶奶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刘震宇由于停职了,没有穿警服,如果不说他是警察,还没有人能看出来如此英挺的一位年青人,会选择警察的职业。

    不知是刘震宇的错觉,还是这个男人服过刑,对警察有一种本能的敏感,刘震宇感觉这个男人在听说他是警察后,身体似乎收缩了一下。但再细看时,这个男人又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擦着眼泪站起身,转向刘震宇,单膝跪地,表示感谢。

    刘震宇觉得这个谢礼太大了,受之不起,在这个男人单膝跪地之后,他也连忙单膝跪在地上,还礼安抚,并抬住他的手,要将他托起。

    手中沉重,刘震宇竟然没有托起这个向他跪谢的人,而这个人手中有老茧,手指刚劲有力,直觉告诉刘震宇,这是一把以前经常玩枪的手。

    “你以前当过兵?”刘震宇问道。

    “是的,以前退伍之前,在西藏军区当了几年侦察兵。”这个男人答道。

    刘震宇这才明白过来,“哦”了一声,“难怪气度不凡。我查过你的服刑资料,你应该在一个月前就出狱,怎么现在才回家。你如果早点回家,也许伯母就不会摔倒在地了。不过120急救医生说问题不大,只是需要住院治疗几天,你不用太紧张。”

    这个男人再次表示感谢,刘震宇客套了一番,驱车载着古香莲和她爸爸古石碟,随着急救车驶往就近的医院。由于古香莲没有带钱,她爸爸又是刚刚服完刑回家,身上也没有多少钱,刘震宇和伍淑贞俩给他们垫付了住院费,二人才从医院离开。

    二人出来上了警车时,伍淑贞还小声夸赞古香莲:“这个小女生长得真清秀,我都想认她做妹妹了。宇哥你喜欢她吗?如果你喜欢她,我们就资助她读完大学。”

    刘震宇发动车子,瞪了伍淑贞一眼,训斥道:“我说你这脑袋里面,整天都在想啥呢?我帮助一个可怜的女生,就是喜欢人家了啊。我还准备成立一个公益基金,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呢。”

    伍淑贞听刘震宇说想成立一个公益基金,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立即鼓掌欢迎,表示要为公益基金捐款。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