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29 三轮车上的油渍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29 三轮车上的油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武建军见黄志刚把刘震宇代表警方对学生的关心行为,说成了也想泡校花,眼睛一瞪,骂了起来:“你TMD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人民警察来到老百姓的家里了,如果发现老百姓生活困难,不管不顾,不闻不问,对得起我们的职业吗?我们要想办法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增加我们与老百姓之间的感情。如果所有公务人员都像你一样,没有一点同情心,没有一点良心,只想着升官发财,最后谁还会相信我们?”

    黄志刚笑了起来,“吆喝,小军子的理论水平提高了,把刘震宇的那一套都学来了?”

    二人正说笑间,刘震宇已经将古香莲家中的基本情况摸清楚了。

    古香莲的爸爸早在五年前,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入狱五年。

    他的妈妈一年前自杀了,家中只剩下她和奶奶。

    奶奶靠着每天摆摊卖点麻辣烫,赚钱养家糊口,并供古香莲读书。

    古香莲一般放学后,就会去帮助奶奶卖麻辣烫。

    刘震宇问清古香莲爸爸的姓名后,决定到时帮这个小姑娘查一查她父亲的情况。

    按道理五年前判了五年有期徒刑,现在应该出狱了。

    可是在这个家里,并没有看到他,显然他没有回来。

    至于古香莲的妈妈为什么自杀,古香莲不说,刘震宇自然不问,以免给小姑娘伤口撒盐。

    临走时,刘震宇掏出钱包里的一千块钱,递给古香莲,说是代表上级部门来看望老百姓,捎来的慰问费。

    他给小姑娘留下了手机号码,让她有任何困难时,随时可以给刘震宇打电话。

    推了好几次,小姑娘才把钱收下,站在黄昏的冷风中,看着警车绝尘而去,她的美目含泪凝望了许久,都收不回目光。

    “宇哥,莫非你也想泡校花?”

    坐在飞驰的警车上,黄志刚靠在后排坐上,调侃起了刘震宇,见没有人接他的话,他哼唧地嘲讽刘震宇,“真是牛马警察啊,连小姑娘的感情也骗,是不是打算把她当作情感的替补啊?”

    刘震宇微微一笑,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杜月月如此优秀,我这种山野村夫出身的,怕追求不到她啊,所以我的确有物色一个女孩,给杜月月当替补的想法。”

    他们二人在警队里,跟杜月月的关系都很微妙。黄志刚一直在追求杜月月,现在听了刘震宇的话,摆明了要跟他抢杜月月,气得他猛踹驾驶坐椅。

    刘震宇正准备停车,教训一下这个警界泼皮,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伍淑贞的来电。接通后听她在电话里说:“宇哥,刚刚收到关山交警支队的协查通报,他们在关山郊外的一条马路边,发现了一辆被人丢弃的三轮车,正是我们要找的那辆三轮车。交警支队没有动那辆三轮车,让它留在原地,等候我们的人过去勘查。”

    刘震宇精神一振,大声说道:“你立即给他们打电话,代表我们刑警队感谢他们的工作,速度把定位发过来,我们马上赶过去!”

    三人根据定位驱车赶了过去。

    在关山郊外一处穿过麦田的沥青省道上,看见关山交警支队的队长和五个交警,已经在等候。

    在他们身边省道边上的麦田里,一辆“望江军工”的三轮车,侧翻在麦田里。

    在这辆三轮车的后车厢盖上,喷着非常小的电话号码,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正是赵刚的手机号码。

    三轮车的其它特征,也完全与视频监控中出现的三轮车一致。

    刘震宇一眼就可以断定,这就是关山夜店纵火案发前,出现在视频监控中的车辆。

    三人与交警支队的同志们寒喧一番后,开始了仔细勘查。

    他们首先对三轮车进行了勘查,在黄昏的余光下,三轮车厢里有几处油渍,泛着微微的彩光。

    看来这辆车此前应该运过汽油一类的物质,所以才在车厢上留下了油渍。

    黄志刚说道:“关山夜店纵火案是凶手泼了汽油,然后点燃了火。大面积的焚烧,不是一点汽油就能够做到。应该是运了很多汽油过去,泼洒后点燃的火。这辆车上有汽油的油渍,并且出现在案发前的视频监控中,看来这辆车就是作案工具之一。”

    再对三轮车附近的痕迹车辙进行了勘查。

    附近没有明显的刹车胎印,三轮车身上也没有撞痕,现场有三条车辙,从沥青路边的泥土滑向麦田。基本可以断定车辆是人为开到麦田里的,故意让其翻车。

    现场没有留下其它线索。

    赵刚为什么要把三轮车遗弃在这里?

    根据通讯监控,赵刚的手机号显示不在服务区,看来是直接把手机电池取下来,然后拔卡了。

    这家伙反侦查意识很强,重大纵火杀人案发后第一天,夜店老板娘被抓了,在纵火案发前出现在监控中的失足妇女,还有戴着一个耳环的黄毛青年,都已经被控制起来了。

    到目前为止就这个赵刚,还有那个老头,没有任何音讯。

    刘震宇让交警部门的拖车将三轮车吊起,拖回刑警队,另外对赵刚的亲友进行布控,一旦发现赵刚的蛛丝马迹,就立即抓捕。

    专案组的几名骨干人员,审讯了一下黄毛青年秦小进后,基本排除他的作案嫌疑。

    这家伙那天晚上,约了一个哥们,想去这家夜店捣乱,报复一下。可是他们去的时候,夜店已经失火,这家伙幸灾乐祸,立即掉头走远了。

    他巴不得夜店被烧掉,因此也没有打火警电话。跟他同行的是他的另外一个狐朋狗友,名叫黄小冠,今天因为拉肚子,没有和他一起去关山中学敲诈学生。

    刘震宇火速找到黄小冠,就地进行盘问,口供与秦小进的口供一致。

    这二人之所以被刘震宇排除嫌疑,首先他们二人口供一致,其次二人在监控中出现时,手中空无一物。

    而夜店纵火案,现场有淋过汽油的证据,这二人空手进入,没有携带汽油,基本可以排除作案嫌疑。

    现在最大的作案嫌疑人赵刚,从他的三轮车上,发现了汽油污渍。

    现在必须要尽快将赵刚找到,抓捕到案,才能搞清楚事实的真相。

    在刘震宇他们理清夜店纵火案思路后,刑警一队的队长杨文龙从省厅开完会,回到刑警队。

    他听取了1708专案的工作进展报告,在听说夜店老板娘的住所找到一条可能是毒品的香烟后,杨文龙眼睛一亮,让人将香烟立即拿去鉴定,片刻后得出结论,这种香烟,就是公安部督办的缉毒案中的新型毒品!

    他立即提审夜店老板娘梅井芳,在铁的事实面前,她低头承认这条烟不是真正的香烟,而是手底下小妹做生意前,给她们抽一根,增加乐趣的新型毒品。

    小妹做生意有乐趣,这才愿意留在她的店里,死心踏地替她赚钱。

    盘问她香烟的来源,她交待是赵刚卖给她的。

    赵刚的三轮车在夜店案发前,出现在监控当中,现在又贩毒,可是他既然卖毒品给夜店,为何又要放火烧死夜店的小妹呢?

    这些疑问,只有等抓到赵刚后,才能搞清楚了。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