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3 尴尬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3 尴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时的刘震宇,正和杜月月一起在研究案子,哪里知道会有上级领导如此关心自己,特地给自己的同事面授机宜,教他对自己使用口蜜腹剑,笑里藏刀这一类的职场手段。

    他的脑海里只有案情。

    既然已经从死者身上检出气雾性质的麻醉剂氟烷的成份,相信致命伤口的鉴定意见也出来了。因此他问道:“法医对死者身上的伤口,是怎么看的?鉴定结果怎么样?”

    杜月月回答道:“两名死者身上均只有一处致命伤口。贾圆圆胸前的致命伤口,跟遗留在客厅沙发上的匕首完全吻合。黎小明颈部动脉被刺穿,刺痕的大小,也和匕首完全吻合。同时在匕首上提取到贾圆圆和黎小明的血迹。法医的意见是,现场遗留的那把匕首,就是致二人死亡的凶器。”

    刘震宇问道:“匕首上面的指纹是不是只有黎小明的指纹?”

    杜月月疑惑地问:“是的,上面只提取到了黎小明的指纹。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震宇回答得很干脆:“猜的。因为一开始接到报警台通报,有人打电话报警说杀了老婆,要自杀了,我就感觉这是一起谋杀。而如果是谋杀的话,那把匕首肯定被擦拭过,杀了人后,然后再让黎小明的手握着,这样自杀的现场就出来了。”

    杜月月又问:“那你再猜猜,法医从贾圆圆身上,还有什么发现?”

    “是不是贾圆圆死前,被人性侵过?”刘震宇几乎连想也没有想,就回答了杜月月这个问题。

    杜月月惊讶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已经看过验尸报告了?”

    刘震宇神秘的一笑,问道:“你真想知道?”

    杜月月点了点头,表示很好奇,一定想知道答案。

    刘震宇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说道:“好奇心,会羞死小女生的。很简单,我在现场查验女尸时,看见贾圆圆浑身上下没穿一件衣服,赤身的躺在床上,并且两只光光的大腿还微微叉开着。我就猜测她可能是死前被人性侵过。”

    杜月月的脸果然红了,骂了一句:“流氓!”如果不察看女尸的那个地方,怎么可能得出生前被性侵的结论,如果不是讨论案情,并且话题是她自己引出来的,她还会以为是刘震宇在给她性暗示。

    刘震宇显然也看到了杜月月脸上的害羞,正色严肃地说道:“严肃一点!现在你回答我,法医有没有在死者的下体,提取到男人的DNA?”

    杜月月的脸羞得更红了,有点后悔一拿到法医鉴定报告,就立马来找刘震宇,搞得现在他们孤男寡女之间,探讨这个两性话题,非常尴尬。

    但偏偏她还不得不回答这种尴尬的问题:“法医没有在贾圆圆的身体提取到有用的体液,不过却发现了润滑油,那种杜蕾斯上面常有的润滑油。”

    刘震宇点了点头,想起他当时勘查现场时,发现卫生间的抽水马桶在不断放水,显然是凶手在杀人前,最后资源利用了一次,戴着安全套在贾圆圆身上发泄了一通兽欲,然后把安全套扔进马桶,用水冲走了。

    刘震宇也觉得和杜月月的暧昧研究,应该适可而止,嗯了一声,发号施令道:“既然黄志刚不在警队,那么你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立即回来,调阅星汇园小区最近一周所有的监控,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出现。我还就不相信了,有人能够无声无息地溜进星汇园,杀了人,不让监控拍到的。”

    杜月月接受了命令,打电话之前,用带有一丝疑惑的语气,问刘震宇:“你说会不会有这一种可能,黎小明先和贾圆圆过了一次夫妻生活,然后在贾圆圆睡着后,将她杀死,再给自己喷了麻醉气雾,然后挥刀自杀,这样就没有那么痛苦?”

    刘震宇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们找不到所有可疑的线索,那么你说的这些,就是一种可能了。在这之前,我们要查找到一切可能的线索,追寻案件的蛛丝马迹,还原案件的真相。现在你立即给黄志刚打电话,让他立即回来查阅监控记录,认真查找,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出现在镜头里。你和我再去一趟星汇园,再去现场看看有没有遗漏掉的证据。”

    刘震宇和杜月月俩重新回到星汇园这间凶宅,穿上鞋套,戴上手套,再次在屋子里开始了翻找,希望能有新的发现。

    因为这间屋子里死了人,所以被封了起来,闲杂人等不能进来,除了尸体被运走了以外,屋子里一切还保持着昨夜发生命案的原状。

    虽然是白天,屋子里也开了灯,但地上的血迹,瞧上去有点阴森恐怖。

    杜月月忍受着恶心反胃,跟随刘震宇,在屋子里四处搜索着。一边搜索,刘震宇一边问:“昨夜我们已经对屋子里能找到的毛发全部清理提取了,法医有没有从里面发现什么?”

    杜月月说:“没有发现,提取的毛发,通过DNA分析对比,全部是死者黎小明和贾圆圆的。没有发现第三人的毛发。”

    刘震宇思索着说:“我之所以重新回来,就是听你说法医确定贾圆圆死前被性侵过,就在想贾圆圆死前,和她发生关系的如果不是她老公的话,那么这个性侵她的人,有没有可能会遗留下一点毛发之类的东西,或是其它痕迹。”

    杜月月说:“那我们应该去床上找。贾圆圆死在床上,性侵过程应该发生在床上,如果作案的家伙有毛发遗留,那也应该在床上。”

    二人立即离开客厅,来到主卧。主卧的床上也保持着昨夜的样子,雪白的床单被鲜血染得腥红,瞧去非常刺眼。

    一想到这里有一个女人,被人奸污在床上,然后又被人残忍地杀死,杜月月就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她的头有点晕眩,仿佛感觉面前有一个赤身露体的女人,流着血躺在床上,死死地盯着她。

    杜月月身子微微发抖,不由自主的趴在了刘震宇的背上。

    刘震宇正俯身认真查看着床单,突然感觉到一个温软芳香的身体贴着自己,心神一荡,反手搂住了杜月月的小蛮腰,象背着她一样,说道:“不要害怕,我们是来给死者申冤的,相信死者不会介意我们的冒犯。”

    杜月月仍然趴在他的背上,不说话,也不起来。

    刘震宇于是用手拍拍她的屁股,调笑道:“哇,好软的屁股!摸着好有弹性!你就这样趴在我背上吧,我一边背着你,一边搜查现场。”

    杜月月臀部被他的手摸了一下,象老虎被摸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从他的背上弹跳开来,羞得脸通红,嗔道:“你这个流氓,一点都不正经!我们在查案呢,能不能正经一点,别开思想的小差!”

    刘震宇微微一笑,“好,正经点!”继续在床单上查找着。

    杜月月一边和他一起搜查,一边说道:“这个案子查清了后,我想去美国纽约留学读研究生,你要不也跟我一起去深造一下?研究生毕业后,我们可以留在美国工作,美国是个开放包容的国家,任何移民都可以通过奋斗,参与政府工作,说不定你也有机会像奥黑马那样混上美国总统。”

    刘震宇摇了摇头,“我对去美国,尤其是对当一个美国公民,没一点兴趣,即使他们现在告诉我,去了就可以当他们的总统,我也没有兴趣去美国。我只想当一名中国公安,专管人间不平事,做一个象包青天那样的刑警。”

    他在床上没有什么发现,又起身去到洗手间,希望能有所发现。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