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案谜宗 > 1 劫色,巴不得

罪案谜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 劫色,巴不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深夜,凌晨一点半。

    城市夜晚的霓虹灯不停闪烁,马路上已经没有行人了,只有建筑物投下一片片阴影。室内一片黑暗和沉寂。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种沉寂,将刘震宇从睡梦中吵醒,他强忍着睡意接听了电话。

    队长杨文龙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电话,关山一栋出租公寓里,女房东被人劫财劫色,被抢了一万一千块钱,还被强暴了。你立即叫醒杜月月、武建军,带领几名实习生赶过去看看!”

    刘震宇大声回答了一声:“yes sir!”

    杨文龙报了一遍那倒霉的女房东的电话号码,也没问刘震宇有没有记住,便挂断了电话。刘震宇苦笑着从公安宿舍里爬起来,打电话召集杜月月和武建军,带了几名实习警员,立即驱车飞一般赶到现场。

    被性侵过的女房东显得娇小可怜,只披了一件连体睡衣,脸上的惊恐之色仍未褪去,显然还没有从被劫财劫色的遭遇中恢复过来。可能是她有点紧张的缘故,在杜月月说要检查她的下身时,她竟忽略了还有几位男警察在场,当着他们的面解起了睡衣扣子,立即露出一片雪白的肚皮。

    她竟然没有穿内衣!

    刘震宇和武建军连忙转过身去,走出女房东的卧室,听见杜月月在问这个没穿内衣的女房东:“你怎么也不穿一件内衣?”

    女房东答:“我被强暴了,衣服都被抢劫犯剥光了,怕破坏了证据,影响你们警方破案,就没敢穿内衣,只披了一件睡衣。”

    “你别紧张,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下身,提取抢劫犯的DNA物质。”

    杜月月检查了她的下体后,让女房东将内衣穿起来,走出卧室对客厅里的刘震宇说道:“宇哥,女房东的下身有明显的撕裂伤,但没有提取到男性的体液,只提取到了润滑油。看来抢劫犯是戴着安全套强暴她的。”

    刘震宇立即询问已经穿好衣服的女房东:“你家里有安全套吗?”

    女房东回答:“没有。我之前一直想要小孩,一直没要上,老公就包小三不回来了,家里根本就不买安全套的。”

    杜月月问:“这个变态的抢劫犯身上有没有比较明显的胎记?”

    女房东回答:“他是光着身子搞了我,可是我太紧张了,都没有留意胎记。我真笨!”

    杜月月一声叹息,便不再问什么。

    武建军在女房东的屋里,也没有提取到抢劫犯的脚印。

    刘震宇检查了女房东的客厅大门,门锁完好无损,卫生间里也没有找到安全套。他对杜月月、武建军还有几名实习警员说道:“杨队让我负责主办这一起案子。现在我问你们,这一起入室抢劫案,应该怎么侦破?”

    杜月月和武建军和他同期毕业于公安大学,是已经满了一年见习期的正式警员了,他们刚刚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现在刘震宇发问,杜月月很苦恼地回答:“抢劫犯带着头罩,女房东没有看见他的相貌,惊慌之下也没有看清抢劫犯身上有没有胎记。依靠画相和身体上明显的胎记来查找抢劫犯,这一条路肯定是行不通了。”

    武建军也摇了摇头,沮丧地说道:“抢劫犯戴着安全套实施强暴,女房东也不敢抓挠他,没有任何DNA物质留下来。他劫财劫色后扬长而去,也没有留下脚印,这个案子我看是没法破了。”

    那几个实习警员不知道是没有经验,还是没有睡醒的缘故,脑袋里面都是懵的,根本回答不上来刘震宇的问话。

    刘震宇叹了口气,对他们说道:“这个案子很容易侦破。这明显是一起熟人作案。”

    这令杜月月、武建军和另外几个实习生非常疑惑:这个案子在他们印象中,还一点头绪都没有,都感觉是没法侦破的悬案了,刘震宇马上就锁定为熟人作案,这也太快了吧?

    刘震宇向他们讲解了他的推理判断过程:

    女房东在被抢劫后,还被强暴了。可是进行体液提取时,没有发现抢劫犯的体液,只提取到了润滑油。这说明了抢劫犯在实施性侵的过程中,一定是戴上了安全套。可是在现场,没有找到安全套。

    根据盘问,女房东因为婚后一直不孕,她的先生在外面包养了小三,到了闹离婚不回家的地步,家中根本没有安全套。

    可见案犯作案时,专门准备了安全套。

    房东家的门锁完好,说明案犯配有房东家的钥匙。

    房租才收上来,一夜还没过去,收的这个月的租金就被抢走了。

    这说明案犯是蓄谋已久的劫财劫色。

    一个有房东家中钥匙的家伙,在深夜蒙着面,带上安全套,到房东家里去抢劫。得手后还戴上专门准备的安全套,对女房东进行了性侵,结束了还不慌不忙地冲走安全套,安全离去。这不是熟人作案,还能是流窜作案吗?

    刘震宇这一解释,大家立即觉得案子很简单,全部兴奋起来,马上将女房东楼下的租客们全部集中起来,逐一带到现场布置的一个单间进行盘问。

    武建军首先带进来的是一个女租客。

    这个穿着睡衣的女孩进来时还一脸的不满,责问武建军:“我是女的,怎么可能强暴女房东?你脑袋进水了吗?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

    不过当她看见坐在询问桌后面的刘震宇时,脸上的不满立即消失了,换成了一副兴奋的表情,像小女生遇见了自己的偶像一般尖叫:“哇,好靓的帅哥耶!眼睛比黄晓明亮,鼻子比刘德华挺,好英俊潇洒,不枉半夜被叫起来了!帅哥,能合个影吗?”

    刘震宇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她坐下,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我们要先问你几个问题,你愿意配合吗?”

    睡衣女一副小迷妹的样子,对他抛了个媚眼,说:“我非常愿意配合你!”站在她身旁的武建军无奈的叹息了一句:“这人和人之间的待遇怎么相差这么大!”

    小迷妹立即白了他一眼:“你能跟帅哥比吗?我喜欢帅哥,你管得着吗?”

    坐在刘震宇身边的杜月月连忙打断,问她:“你平时对你们房东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这位小迷妹心直口快地向警方说:“这个女房东被人抢劫强暴,只是早晚的事情。”

    刘震宇立即追问:“为什么这样说?”

    小迷妹说:“她有时来收房租时跟我聊天,我问她老公经常不回家,她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要是遇到了贼,怕不怕?她说怕什么,如果遇到入室抢劫的,要劫财,多了没有,桌子上放得有几百块钱,拿走别要我的命就行。要劫色,巴不得,去卫生间洗干净了再来上。你说她这样子说,那还不早晚被强暴?”

    刘震宇听了微微一笑,难怪女房东在被抢劫强暴后,竟然能毫发无损的。如此奇葩的女受害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刘震宇示意这位小迷妹可以出去了,命武建军带另外的租客进来。

    小迷妹出去前,欢快地挨着刘震宇的脸来了个自拍,还要问刘震宇要电话号码。刘震宇让她出去后问武建军要,武建军非常无耻地报了自己的手机号,还不忘了对小迷妹说:“他只加微信聊天,不接电话的哦!”

    如此这般盘问了几位租客,都没有可疑的发现。

    这时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租客,刘震宇扫了他的眼睛一眼,在他的眼神里察觉到了一丝躲闪。再一看体形、身高,与受害人描叙的案犯特征极为相似,立时精神一振。

    刘震宇定定地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的女房东在凌晨一点半的时候,被人劫财劫色。在这个时间段,你在干什么?”

    这家伙非常镇定地回答:“这个时间段,当然在睡觉了。”

    刘震宇不再询问什么,只是眼神锐利地盯着这家伙的眼睛,居高临下地释放着威压。过了一会儿,刘震宇突然喝问:“你的心跳为什么这么快?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这家伙矢口否认:“你有没有搞错啊!你是神仙吗,你能听到我心跳的声音?我的心跳根本就不快。”

    刘震宇厉声讯问道:“我不是神仙,我是警察!刚刚一分钟之内,你的心跳次数达到了一百二十下!正常人的心跳是七十次。你若没有对你的房东劫财劫色,为什么这么紧张,心跳这么快?”

    这个家伙叫道:“喂,你们警察怎么随便冤枉好人!我的心跳快吗?我觉得我的心跳很正常啊。你们没有证据,别诽谤好人!”

    刘震宇身边的杜月月,立即起身上前,拿住这家伙的脉搏,掏出手机,测起了他的脉搏。

    过了一分钟,她望着刘震宇,说道:“一分钟内跳了135下。”

    “135下?够紧张的啊,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吧?别这么紧张,放轻松点,我们没说劫财劫色的人是你!”刘震宇对嫌疑犯嘲讽地笑了笑,然后对站在那家伙身边的武建军一使眼色,武建军会意,立即转身出去。

    武建军是去搜查这个家伙的房间了。虽然有点不合程序,但趁这家伙被留置在临时讯问室,让房东拿着钥匙,一起去这家伙的房间“参观”一下,还是没有大问题的。

    法律规定,搜查需要有搜查证,无搜查证取得的证据无效,但对于可能会转移或隐藏犯罪证据的,则不需要搜查证。并且房子的主人是房东,经房主同意的搜查,在法律上是有效的。

    很快在这家伙租住的房中,发现了一团灰烬,还有一只与作案蒙面用的相同的女性丝袜。让这个家伙把丝袜套到头上,眼睛部位果然留有两个孔洞,应该是作案时蒙在头上的丝袜。

    在他的钥匙扣上,找到一把能打开女房东房门的钥匙。还在他的床下发现了与被抢金额完全相同的一万一千元现金。显然是这家伙作案后,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先溜回出租屋睡觉,没想到警方如此神速赶到案发现场,因此还没有来得及挥霍赃款。

    刘震宇都有点无语了。奇葩的房东,引来了奇葩的抢劫者!

    没有找到作案时穿的黑色宽松衣服,显然是这家伙回到屋里,便烧成了灰烬。

    立即对嫌疑人进行了拘留,审讯。可是这家伙就是不承认,说现金是他自己的,女性丝袜是他平时意淫时的道具。屋里的灰烬是他给祖宗们烧的纸钱。

    嫌疑犯不认罪,刘震宇又提倡文明审讯,审讯只能干耗下去。

    都耗了一天一夜了。

    同一个警队的同事黄志刚,听杜月月说了审讯的情况后,几次进到审讯室,对刘震宇说:“你出去一下,我帮你啃一下骨头?”都被刘震宇拒绝。

    审讯不能这样僵持下去,于是刘震宇对嫌疑犯说道:“你认不认罪,证据都在那里摆着,你觉得有这必要做无用功吗。”

    嫌犯被带到一个绝对漆黑的禁闭室里,放上水和食物后,就再也没有人理他。

    嫌犯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见一点光线,仿佛整个世界都将他遗忘,心里越来越慌。

    僵持到深夜,这个嘴硬的家伙终于想清楚了,供述了他入室劫财劫色的过程。
罪案谜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