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美人异传 > 两百一十一章 真是晦气

三国美人异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两百一十一章 真是晦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步练师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精致的面容上,显得波澜不惊。从袖口拿出信纸,递到他面前的石桌上。然后静静的看着他。

    袁熙无语道:“劳烦你把我的穴道解开,你这样我怎么写?”

    步练师没有理他,把脸转向了一边。

    袁熙愣了下,身体微微使力,发现身体动弹的时候,居然已经不疼了。

    奇女子啊,袁熙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把信拿到手里,看了起来。

    信纸两张,信上没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内容,无非就是袁熙想要退婚,另外一张是让他不要牵连亲人。

    签字画押按手印,袁熙把信纸放在石桌上,说道:“有毛笔没?”

    “自己去拿。”

    袁熙站起来就往外面走,见她没有阻拦的意思,不由奇怪道:“你就不怕我找人来抓你?”

    步练师冷冰冰的一言不发,把目光投在了刁秀儿的身上。

    玛德,臭女人!

    袁熙心里怒骂一声,转身就走。

    退个婚而已,老子才没有闲工夫找人堵你。

    快速的回到书房里,拿好笔砚,袁熙推门而出,迎面撞上一个女人。

    “啊。”女子娇呼一声,袁熙忙伸手去抓住她,定眼一眼却是唐姬。

    “二,二公子。”唐姬面色通红,低着螓首,柔弱的嗫嚅了一声。

    “有事吗?”若是平时袁熙怎么也得口花花两句,只是这个时候还有三个女人等着自己去救,现在可没有这么无聊。

    “我,”唐姬微微抬头,看着他手里的笔砚,语气一转,问道:“我就过来看看,二公子是要去哪里吗?”

    袁熙没有注意她语气中的不自然,打了个哈哈,随口道:“去后花园写点东西,秀儿她们还在等着我呢,我先去了。”

    说着绕过唐姬,袁熙快速的离去。

    唐姬呆呆的看着袁熙远去的背影,嘴巴张了张,黯然的垂下了螓首......

    袁熙急匆匆的拿着笔砚走向后花园,片刻便到。

    远远的看着那被丝绸布帘围住的亭子,袁熙心里一阵暗恨,真是好巧不巧,步练师也真会挑选时间,不过似步练师那种女子,没了这层布,估计她还会找到更加让他防不胜防的法子。

    哎,本以为遇到仙子,结果惹到鬼了,真是晦气。

    袁熙拿着笔砚走进去,放在桌子上,随便磨了磨,用毛笔蘸了蘸,毫不犹豫的在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步练师点点头,淡淡道:“画押吧。”

    袁熙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问道:“怎么画?”

    “你自己想。”

    “想不出。”袁熙对她的语气实在是不耐烦,犟嘴了一句。

    步练师皱了皱眉头,“咬破手指头画就好。”

    袁熙直接跳脚:“你是不是闲的?怎么不咬你的手指头?”

    “爱咬不咬,我数三声,再不弄好,休怪我不客气。”步练师语气清冷的威胁道。

    他娘的,真不是玩意,对于这种女人,袁熙觉得比张宁那种女人还让人生厌,白长了这张脸蛋了。

    刁秀儿几人在侧,袁熙也不得不按照他说的去做,勉强咬破自己的手指头,袁熙分别摁了两下,然后把信纸扔给她:“拿着快滚,说的谁还想愿意娶你似的。”

    步练师不置可否,低头看了看,站起身子掀开帘子,往外面走去。

    袁熙等她出去,马上上前把最靠近他的伏寿抱起来,刚想摇醒,想了下,又把伏寿抱着靠在石桌上,然后把小公主和刁秀儿分别抱着靠在石桌上,这才把三人分别叫醒。

    果然很容易就把人叫醒,见三人慢慢的睁开眼睛,袁熙舒了口气。

    “我怎么睡着了啊?”刁秀儿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嘀咕道:“才一大早哎,真是奇怪。”

    小公主和伏寿也是面面相觑,尤其是伏寿,眉头皱的更深,因为她睡着之前,记得自己是去拿象棋的,怎么一回来就睡着了?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副疑惑的模样。

    “咳咳,”袁熙轻咳两声,才把三人唤得清醒过来。

    “夫君,你刚才有睡觉吗?”刁秀儿冲着袁熙问道。

    “呃,我也睡了一会,”袁熙假装挠挠头,“这里的空气有些古怪,哦,对了,这炭不能一直这样烧着,容易中毒,得适时的透透气才好。”袁熙胡乱的诌着。

    “唔,我们刚才不会中毒了吧?”刁秀儿大吃一惊,捂着嘴巴道:“烧炭居然能中毒,夫君那以后我们怎么办啊?刚才没有事情吧?”

    袁熙打了个哈哈,府上的炭都是经过严密检验过的,而且这烧炭也是很有讲究,只是刁秀儿不清楚而已,她们很难中毒的。

    “小心一点就没有事情了。”袁熙道:“以后烧一个时辰左右,就把布帘打开让透风片刻,这样应该没事,不要一直闷在里面。”

    “哦,”刁秀儿微微放心,马上指挥着伏寿道:“伏寿,去把布帘弄开一会,让毒气跑跑。”

    袁熙:“......”

    看着伏寿拉着布帘,站在外面被冻得瑟瑟发抖,袁熙心疼的把她拉进来,说道:“透气一会就好,用不着一直待在外面。”

    刁秀儿也发现问题所在了,吐了吐粉舌,招呼道:“下棋,下棋。”

    袁熙摇摇头,把伏寿拉了进来。

    这里没啥好待的,看着她们下了一会棋,袁熙站起来,说道:“我回去了。”

    “好的,夫君。”刁秀儿头也不抬的,下了一步棋,“该你了。”

    袁熙走出亭子外面,冷风袭来,不由裹了裹衣服,想起之前的步练师,心里还是一阵蛋疼,毕竟被一个女人给退婚,这事实在太过于憋屈。

    回头打开后面的布帘,袁熙伸头道:“秀儿,以后大冬天的,尽量在房间里下棋吧,这里不方便。”

    “啊,这样啊。”刁秀儿终于舍得抬起头了,满脸为难的道:“那好吧,房间里下都没有气氛的...”

    袁熙权当没有听见,还气氛,又不是雪地里青梅煮酒,几个小丫头要什么气氛,刁秀儿就喜欢瞎胡闹。
三国美人异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