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美人异传 > 一百二十七章 唐姬生病了

三国美人异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一百二十七章 唐姬生病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映雪掩唇娇笑,轻声道:“小姐还没决定,说是看你意见,你若同意,她就招,你若不同意,她就只招未出阁的女子。”

    袁熙听得心花怒放,别看蔡琰在家里处处强势,但是在这事做的端的是不错,袁熙很满意。

    两人来到偏厅,袁熙抬脚走了进去。

    见他回来,众女都松了口气,蔡琰迎上来笑道:“夫君赶紧入坐吃饭吧,你再不来我和姐妹们都快等不及要吃了。”

    袁熙道:“以后我这个点在没有回来,你们就先吃,不用等我,今天忙的有些忘记时间了。”

    “说的哪家话,晚上再和你唠叨。”蔡琰白了他一眼,把他拉倒主座位上,满脸微笑的对着众人道:“都赶紧吃饭,今天却是有些晚了,下次我也得注意着点时间回来。”

    “其实晚饭不一定非得天色微黑就吃,适当迟一些也不是什么大事。”袁熙微微笑道。

    “就你多嘴。”蔡琰知他关心自己,风情万种的嗔他一眼,说道:“秀儿她们玩了一天,只怕早早的就饿了,饭在晚吃一些,指不定怎么挨饿,你当别人都是你,伏寿和妍儿都正长着身体呢。”

    说着蔡琰还目光示意两人自己说的对不对,疯了一天的伏寿和小公主脸色都有些微红,她们是早早的就饿了。

    “好好,不说这些,不说这些,吃饭吃饭。”袁熙也就关心一下,没想到把自己给陷了进去,果然女儿家决定的事情,自己还是少参与的比较好。

    晚饭因为吃的迟了些,吃完后大家都有些困倦,便纷纷回去洗澡睡觉去了。

    因糜贞是新婚,今晚袁熙本该还去她的房间休息,但糜贞坚持不肯,非得让袁熙按照顺序轮流休息,袁熙知她心思,也不强求,就着灯光朝蔡琰的房间慢慢踱去。

    这个时候夏天勉强算是彻底过去了,大晚上的都有些寒冷,庭院深深,少了白日的嬉闹,给人一种孤寂之感。

    环境改变人的性格啊,袁熙轻叹一声,快步往前走去,有些经受不住这深夜的清寒。

    路过书房的时候,袁熙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匆匆的望着这边行来,似乎往着外面走去。

    他顿了下,喊住了那人。

    “啊,秋桃见过二公子。”那小丫鬟见是袁熙,忙行了一礼。

    袁熙皱着眉头道:“大晚上的,你行色匆匆的去做什么?”

    秋桃把头低的死死的,轻声道:“回二公子,我家小姐身子不舒服,我想去让厨娘弄碗姜汤给小姐去去寒。”

    袁熙眉头皱的更紧,小姐?哪个小姐,今天晚上人到的都挺齐,也没见谁不舒服啊。

    眼前的小丫鬟有些面生,袁熙也不知道她说是哪个小姐,想了想,便道:“你家小姐是谁?”

    秋桃愣了下,抬头见他眉头紧皱,马上又低着头,说道:“我家小姐是唐姬。”心里却在哀叹,原本以为自己家小姐都和二公子只差一线了呢,没想到他连自己都不认识,看来似乎并没有自己想的那般啊。

    “哦,我知道了,你速去速回。去吧。”袁熙摆了摆手,原来是唐姬身子不舒服,自己倒真是没有看出来。

    秋桃离去后,袁熙想了想,没有直接过去,这个时候虽然礼教不甚严防,但是大晚上的一个大男人过去,影响却是有些不好。自己不在乎,不代表唐姬不在乎啊。

    先去找文姬吧。

    袁熙继续朝着蔡琰的房间走去,对于唐姬,虽然他心里早就把她看做了自己的女人,但是却并没有想好该怎么捅破两人这层关系,一来唐姬就在自己的家里,他不是很急;二则他现在要忙的女人当务之急就是甄家五女,让他没有闲工夫去管唐姬的事情,这才连她生病了都不知道。

    蔡琰房内烛光摇曳,房门微敞,想来是刚刚洗澡回来。

    袁熙推门走了进去,果然见到蔡琰正坐在梳妆台前打理自己的及臀秀发。

    “夫人,你大晚上的洗什么头啊?”袁熙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毛巾,给她擦拭湿漉漉的秀发。

    深深吸了口气,满满的是皂角的清香。

    “你怎么过来了?”蔡琰不回他,扭过身子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今晚不是让你去糜贞妹妹的房间休息的吗?”

    “她不让我进去啊,说要轮流睡。”袁熙虽然也想再和糜贞温存一晚,但是人家惶恐他也没有办法,都是自己的夫人,总不能强来吧?

    “她不让你进去,你就不进去了?”蔡琰夺过他手里的毛巾,嗔道:“当初对我们的厚脸皮呢?”

    “好了好了,”袁熙把脸蹭在她的秀发上,轻声道:“她怎么能和你们相比,我回来两天,还没有和夫人同床共枕呢。”

    蔡琰心里甜蜜,脸色却是更加羞红,有心说他两句,可见他懒洋洋的惫赖表情,只能轻叹一声,道:“糜贞妹妹性子软弱,这种话以后可莫对她说起,不然我们姐妹就没得做了。”

    袁熙心道你当我傻啊,我这不是在你面前说的嘛?

    嘴上却是笑道:“好好,我觉得她说的也对,糜贞是那种讲究公平,便会心安理得之人,强求去她的房间休息,反而让她更加惶恐,这不便于融合,等以后都熟悉再说吧。”

    蔡琰也就是说说两句,闻言轻轻嗔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

    “夫人,我帮你擦干吧。”袁熙再度接过她手里的毛巾,把她满头秀发都包裹在毛巾里,轻轻的揉搓|着。

    袁熙觉得女人的长发是女人最性|感的标志之一,别看这个时代女人都是长发飘飘,但是发质却大不相同。

    比如他府里几女中,蔡琰的发色微微偏黄,但是发质很好;糜贞的头发不是太好,但是很柔顺;最直最亮的是刁秀儿的长发,不过她年纪轻轻,又仗着袁熙的宠爱,却不是太过于珍贵自己的长发,打理没有其她几女勤快,但是没办法的是,人家的头发就是最好的。比都比不了。
三国美人异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