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锦绣小娘子 > 第二百零六章 人各有命

锦绣小娘子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六章 人各有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夫子愿意让你去试试,那就是说,你有那个能力。”苏酒儿勉强一笑,缓缓的开口。

    苏酒儿这话可是说到了赵氏的心窝子上了,赵氏顿时心花怒放,“那可不是,夫子还专门来家里跟我们说小牧的事情,就是让我们多看着小牧,让他多看会书,回头也好去考试。”

    “是,这书可不能不看,”苏酒儿接着赵氏的话,“我听人说,那字两三天不看,就会忘记了。”

    苏酒儿的话给赵氏提了醒,赵氏忙走上前将苏牧手中的饺子拿过来,捏好放到一旁。

    “小牧,这活你别干了,你是读书识字的人,平时不想看书了,就练练字,我听人说,字写好了,看你卷子的官爷才会满意你的文章。”赵氏紧张的开口说道。

    瞧着赵氏这么紧张的模样,苏酒儿忍不住地笑了笑。

    苏牧要考童生,那又少不了得花钱,苏酒儿这些年来,往苏家送了不少银子了,不然苏父的药钱的、苏牧的读书钱从哪里来?

    “娘,家里可还有银子,小牧这一次考试,肯定要花不少钱,咱们可要提前准备好,省的到时候钱不够就不好了。”苏酒儿笑眯眯地看向赵氏,认真的询问道。

    苏父听闻苏酒儿那么说,眉头微拧。

    “这.......”赵氏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瞄了一眼苏父,心中警钟大作,忙道,“家里还有钱,真的。”

    赵氏刚刚的小动作苏酒儿早就记载了心里,心中知道家里可能没钱了,苏父却不愿意他们再从她这个出嫁的闺女手中拿钱。

    苏酒儿觉得她出钱给苏牧读书是好事,她们是姐弟,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血浓于水,帮助自己的弟弟是好事。

    不过苏酒儿现在也没有将话说出来,想着过几天再过来的时候,她跟相公说一声,再拿一百两银子过来。

    书斋里的书不便宜,现在苏牧年纪小,读的书不多,所以家里花销不是很大,但是苏牧长大的话,需要买更多的书来读,到时候那花销可就大了。

    “这布摸着可真舒服,一看就是好料子,”赵氏的手摸了摸苏酒儿送过来的布,“其实这些好料子,以后你留着自个用就好了。”

    “娘......”苏酒儿心里一直想着安泽清的事情,手抓着篮子,对上赵氏看过来的目光,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

    “怎么了?”赵氏见苏酒儿支支吾吾地,半天也没说个所以然,心中困惑不已。

    她昨个那么坚决拒绝了赵氏借马车的事情,苏酒儿知道她现在再主动开口问安泽清的事情,肯定会让赵氏想得多。

    但是她不开口问,苏酒儿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做好。

    “是不是有啥事啊?”赵氏瞧着苏酒儿吞吞吐吐的样子,“该不会是你跟顾峰吵架了?”

    苏酒儿神色一顿,惊愕地看向赵氏,瞧着赵氏看过来的视线,忙摆摆手,“娘,您这是说啥,我跟相公好着呢,我们两个人平日里不吵架的。”

    “我这不是担心你们。”赵氏想起昨个苏酒儿神色如常,也便信了苏酒儿的话。

    “娘,您还记得王将军嘛?”苏酒儿打算绕开话题,省的赵氏想别的,“就是那个曾经救了咱们村、现在在凉州带兵打仗的王将军。”

    苏父一听苏酒儿说王将军,目光全都落在了苏酒儿身上,不等赵氏问话,满怀希冀地开口,“王将军咋的了?”

    “王将军说请我们一家正月十五去凉州。”苏酒儿谦虚地看向赵氏,羞赧道,“我跟相公两个人琢磨着要不要带什么东西去,毕竟不能空着手。”

    见苏父跟赵氏两个人面露喜色,苏酒儿继续开口,“这种事情我不大懂,爹娘,你们说,我们送些什么好呢?”

    听到苏酒儿这么说,赵氏面色凝重,斟酌了片刻,抬眸看向苏酒儿,“你们现在打算送什么?”

    “相公说,王将军喜欢收集兵器,他打算将家里那个他花重金买的匕首送出去,”苏酒儿惆怅了下,“他现在上山打猎了,说是给师兄在弄个动物皮,回头做衣服,这些是不是有点少啊?”

    “送礼就要送人家喜欢的。”赵氏对于顾峰送匕首觉得挺合适,只是现在大过年的,送人家兵器,是不是有些大吉利。

    还是要送些吉利喜庆的东西,赵氏琢磨着,倏地,眼前一亮,笑着看向苏酒儿,“顾峰送匕首挺好的,不过大过年的,再送些喜庆,去年你们家地里都有什么好东西,送些特产过去。”

    “这样行吗?”苏酒儿有些拿不准,毕竟特产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凉州跟沙台县紧挨着,沙台县产什么东西,凉州也产的。

    “你们本来就是庄户人家,能有什么拿得出手,送特产就好了,若你还有绣好地画,送过去也挺好的。”赵氏也知道苏酒儿的绣活应该都卖了,所以一开始没哟说那个。

    “家里还有个绣活,只不过那个是单面绣,”苏酒儿是绣娘,一直潜心研究女红,对于各种绣都研究了一个遍,即便单面绣再怎么出彩,在双面绣面前,还是差了点。

    “单面绣也挺好的,装裱了挂在墙上就好了。”赵氏拿着手比量着,“他那儿肯定没有这种东西。”

    苏酒儿想想也是那么一回事,便点头应了,暗自庆幸来问赵氏了。

    苏酒儿最佩服赵氏能够处理好跟别人家的关系,就连送礼也有各种讲究。

    以前赵氏教她,苏酒儿自认为自己不笨,可是学了许久,还是没学会,最后只能呆在家里学学女红,做些姑娘家的事情。

    “我以前还担心你跟顾峰过不下去,”赵氏想着苏酒儿现在刺绣比起原来可是好了许多,忍不住的感慨道,“你家里的活也不怎么会做,地里的活更不会,从小没吃过什么苦,现在看到你们过成这个样子,我跟你爹也就满足了。”

    感动在心中流转,顺着血脉流到全身各处,苏酒儿羞赧的笑着垂首,眼底闪过一丝狡猾,“现在我也挺满足的了,若是嫁给了安泽清,说不定现在死的那个人是我了。”

    若是以前,苏酒儿一定会各种夸顾峰,让赵氏知道她有多幸福。

    不过,此时为了套话,苏酒儿换了个说法。

    “谁说不是呢!”

    果然,赵氏顺着苏酒儿的话说了下去。

    “昨天他只有喘气没有进的气了,后来直接晕倒了。”赵氏说道这,心疼的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泽清那孩子也是她看着长大的,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她心里也不好受。

    苏酒儿抬眼看向赵氏,见赵氏不再说了,脸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装作不在意地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赵氏耷拉着眼皮,叹了口气,摇摇头,“安泽清她娘拿着地契当抵押,借了村长十两银子,请了村里的郎中给安泽清看病,可是......”

    苏酒儿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了眼,见赵氏停下来不说话了,急得团团转,目不转睛的盯着赵氏。

    苏酒儿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雀跃,认真地问道,“郎中怎么说?”

    “怕是要不行了,不过就这两天的事了。”赵氏惆怅地叹了口气,眼圈也有些红了,女人总爱心软。

    苏父听着赵氏那么说,无奈的摇头垂首。

    “人各有命,”苏酒儿压抑着内心的雀跃,淡淡的说道,“这些都说不是我们能选择的,是上天决定的。”

    上天让她重活一世,就是让她报了上一世的仇。

    这一世安泽清膝下无儿无女,如果在现在死了,那安家就是断后了。

    想到这,苏酒儿的心就飞了起来,努力地绷着唇,不让嘴角扬起来。

    苏酒儿心满意足地站起身子,对着赵氏说道,“娘,我回去了。”

    赵氏心思沉重,听苏酒儿说要回去,勉强地笑了笑,“那成,我送你。”

    还未走出屋子,苏酒儿不放心的问道,“他真的快死了?”

    赵氏听闻苏酒儿那么问,神色严肃,目不转睛的望着苏酒儿,似乎要看清苏酒儿是怎么想的。

    被赵氏看的头皮发麻,苏酒儿后退了一步,“娘,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我瞧着你怪高兴的。”

    村里人知道安泽清快不行了,一个个心里也挺难受的,不管怎么说,安泽清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平日里乖巧懂礼,读书也好。

    可苏酒儿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赵氏这就有些费解了。

    “我有什么好高兴的?”苏酒儿绷着脸,冷冷的开口,“他现在跟我没什么关系,更何况,我一想到他娘,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安母跟苏酒儿两个人确实不对付,赵氏心里也是知道的,“唉,只是觉得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就这么没了,他到现在还没成亲呢!”

    “他不是纳了几个妾嘛?”苏酒儿心不在焉地说道,神色平常。

    “谁说的,他哪里有什么妾?”赵氏听苏酒儿那话,郑重其事的解释,“那些都是丫鬟,他那人,怎么可能不娶妻就纳妾?”

    “他以前不还有个怀孕的小妾嘛。”苏酒儿最不喜赵氏偏向安泽清,“那小妾还生了死婴,他竟然还想要抱走我的孩子!”

    “那死婴不是他的,他当初是为了......”赵氏忙噤了声,脸色发白。
锦绣小娘子》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